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终末的伊泽塔】事事休

不浪废喵:

 


天虽亮了,但时间还早得很,菲涅和伊泽塔困意全无,彼此依偎,共赏那日光碎在银装玉砌的连绵雪山上,清清脆脆的声音吹散在风中,像是要诉尽这人世悠悠。


菲涅从背后拥住伊泽塔,两人手臂相互交错,指节与指节紧紧相扣,像是上了一道锁,也像是个解不开的结。


无言。


沉默。


今天菲涅就要离开了。沉默又被赋予了其他意义。


谁也没有先开口,或者说是压根不想打破现有的宁静,这份难得的安稳。


可必须要走的人纵然有千般不舍终归是要走的。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这四个字,它写作身不由己却读作无可奈何。离开是责任,是担当,是为了一国臣民。菲涅,一国之君,能为所有人创造希望,独独没能为她带来期冀。


菲涅的愧疚像个迟迟不肯离去的幽灵。相处越是欢愉,结束它的片刻便越是难过。尤其想到眼前人总是笑盈盈地送别,回过身暗自吞下酸楚的样子,恨不得抛开一切,只为向她狂奔。但菲涅可以吗。不可以吗。可以吗。


 


太阳渐渐升高,留给她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菲涅你差不多……”伊泽塔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来,想是担着对别离的苦闷。


“……你我昨天沾了一身风尘还未掸去,尚且余些时辰,我……和你一起去梳洗一番吧……”菲涅打断了伊泽塔正准备说的话,打断了接下来会出现的伤感。


伊泽塔没再作声,眼眸低垂,淡淡忧愁如雾气笼住了双瞳。即使只是一瞬间的情绪流露,也被菲涅看在眼里,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就这样被自己搪塞过去,难道说绝口不提就能阻止事情发生吗,到底还是幼稚了。


 


菲涅起身将伊泽塔抱起,连车子也不要,径直走进了浴室。


 


衣服被一层层褪去,饰品被一件件摘下,发辫也被仔细地拆散开来,动作细腻又缓慢,菲涅似乎在尽可能地让时间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倘若就此静止,也最好不过了。


水温温柔柔地淋在身上,菲涅颔首替自己梳洗着,眼梢涌了几点晶莹,不知是泪是水。伊泽塔见菲涅如此神情,无需揣度,伸手拂过三千发丝,将她揽入自己胸口,顶上的水哗啦啦地流过伊泽塔的前额、眼眉、脸颊,随后聚拢成细细水柱又落在菲涅发上。


知道你要走比不知道更难受,总是担心你哪会儿子就要走了。好比盼你来又不盼你来,不想你走又想你走。


 


时间可以用它的魔力带走一切烦忧,那水能用它的纯洁洗净这离愁别绪吗,哪怕是暂时也好。


 


两人回到卧房,准备换上外出的衣物。伊泽塔执意只让菲涅帮忙穿戴腿部,其余自己来即可。菲涅拗不过她,便到一旁选了衣服换上。正在准备盘发的菲涅透过衣橱镜注意到伊泽塔神色慌张,像是在找什么。


“伊泽塔你在找什么吗?”菲涅一边编发一边看着镜子里的人问道。镜中人许是被突然发问,一时支吾,没有及时作答。


菲涅奇之,松下束发的手,回望过去,“嗯?怎么了?”


“那个……呃……


“菲涅你送我的……鹿角……不见了……”伊泽塔低着头嗫嚅道,不敢抬眼。


“嗯……别着急……我们一起找找,肯定能找到的,别担心。”菲涅的语气就像是大姐姐在安慰不小心犯错的小孩,春风一样暖。


“大概是刚才洗浴的时候摘下忘拿了,我去浴室那找找。伊泽塔你在这儿看看,等我回来。”


“嗯。”


只要有菲涅在,就能让人安心呢。


 


浴室里还充满着热气,洗手台上的镜子蒙着一层雾,正在以一个圈为中心散去朦胧。蒸腾而上的水汽遇着冰冷的花洒和管道,凝结成细密的水珠,恍若沁出了汗。毛巾挂在架上,拧干的痕迹还留在没扯平的褶皱里。瓷砖地面湿漉漉的,一不小心就会摔跤似的。


 


菲涅扫视了浴缸和洗手台,并没有发现项链的存在。菲涅猜想可能是搁在台上不巧被碰落了,应该就在地上。菲涅蹲下身,一寸一寸找着,浴室并不很大,却怎么也寻不到它。菲涅又把角角落落可能供它躲藏的地方都翻查一遍,腿都有些蹲麻了,还是没有看见。这会是什么预兆吗,菲涅隐约感到一丝不安。不管怎样还是要给伊泽塔找出来,不然不知道她会怎么自责呢。


“啊…找到了。”


项链卡在水池和墙壁的缝隙里,不上不下,垂坠在那,难怪先前没有看到。伸手去摘,并未拉动,菲涅怕将之扯坏,便曲起身缩到水池下,全力解救它。不多时,“人质”成功脱离险境。


菲涅盯着躺在掌心的项链,看那鹿角安安稳稳的继续泛着光,原本的不安消失殆尽。菲涅想到伊泽塔还在等,便一把握住项链,一手把住洗手台边准备起身,却没想到就在举起手臂的同时,肩膀一阵疼痛难忍,她吃痛站起,眼前瞬间失去色彩,脑子一片空白,腿不受控制的软下去,咚地一声,整个人摔在地上,头在低矮的浴缸边磕了一回昏在了浴室里,血染花了湿漉的瓷砖。


 


伊泽塔在隔壁左右等不来菲涅,听见这么一声响,心慌不已。着急之下竟忘了自己已不能行走的事实,上身向前倾,作势要起,下一秒就重重跌落在地,轮椅随之翻倒,正好压在伊泽塔身上。锐利的金属边割破了伊泽塔的腿,鲜血直流。


 


众人闻讯赶来,只见伊泽塔倒在地上,疼得说不出话。比安卡刚上前想抬开压在伊泽塔身上的轮椅,就听见另外两个近卫在隔着一道房门距离的地方呼喊公主殿下的声音。


 


“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




tbc……




———————————————————————————————




更新……



评论

热度(11)

  1. 云兽汽水味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