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终末的伊泽塔】樱桃派


#《kirschbaum的休店日》的后续
#这篇文其实是17年写了发出来的的,但看来隔了一年半没人记得……所以我再来重新说明一下。
#因为是一年半前的文所以很糟糕,请不要打我。
#私设有,OOC有

正文↓

1.
菲涅大公的一天,自早晨的议会开始,由深夜的公务结束。每至深夜,偌大的城堡仅有走廊亮起盏盏灯光,站岗的士兵昏昏欲睡,守在大公办公室门口的比安卡倚着墙闭目养神,而大公办公室内的灯光仍不曾熄灭。

 

挂在墙上的时钟安静地走着,办公室里亮着暖黄色的灯光,绿色灯罩的台灯在办公桌上洒下明亮的光,大公纤柔的手拿着黑色的钢笔在公文上时写时停,手的影子在洁白的纸面上起舞。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了,比安卡的声音隔着木门依然清晰:“菲涅殿下,该休息了。”

 

大公终于抬起头来,手边解决的公文早已在办公桌上堆积如山,门边墙上的时钟正指向十二点三十分。

 

“再三十分钟就好,比安卡。”大公回应着自己的近卫队长,又低下头去。

 

门把转动,比安卡叹了口气,推门而入,不顾大公不满的眼神伸手抽走了她正在批阅的公文,在大公开口之前用一句话堵住了她的嘴——

 

“伊泽塔大人的命令,不能让您熬夜工作。”

 

准备抢回公文的金发大公顿时偃旗息鼓,乖乖地合上钢笔起身回房,任由自己的近卫队长在身后一路说教。

 

 2.

本来比安卡并不是一个啰嗦的人,但自从与伊泽塔认识后就越来越关心大公的健康问题,在战事结束近三年后的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得如同大公的老妈子。

 

但比安卡终究只是大公的近卫队长,在大公殿下偶尔态度强硬的时候便只能任由她继续工作——直到伊泽塔来信。

 

收到伊泽塔的信时,比安卡差点以为这封信是寄错了人,要不是封面上端正地写着“比安卡收”几个字,她都要将这封信直接转交大公办公室了,但她看完后将这封信小心地收在了内侧衣袋里,并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

 

当天的夜晚十二点,勤恳的金发大公仍然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奋笔疾书。比安卡掏出怀表看了看,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不等大公抬头说话就从怀里掏出信纸压在公文上。

 

信纸上仅有寥寥几行字,唯一使大公动摇的是这几行字的落款,是一个意外的名字——伊泽塔。

 

菲涅伸手想要拿起这张纸,但被比安卡眼疾手快地抽走了,不禁露出了埋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近卫队长,却只得到了“伊泽塔大人吩咐我这么做”的回答。

 

也多亏了这张纸,菲涅大公自那以后便鲜少熬夜了,比安卡后来甚至不用掏出信纸,只需要简单一句“伊泽塔大人的命令”便可以轻易击溃大公任何不顾自己身体的坚持,乖乖休息。这种毫无理由的服从令比安卡在给萝特写的信中多次提及,最近她在信中这样写道:“伊泽塔大人的话对菲涅殿下这么有用,要是能让伊泽塔大人在这里看着菲涅殿下就好了。”——萝特的回信来得很快,第二天比安卡就收到了信,但信纸上不是萝特的字迹,而是她前段时间几乎每晚都要看见一次的、伊泽塔的字迹。

 

这一次不像上一封信通篇写着对菲涅的担忧并附上一纸“命令”,而是十分简洁的几个单词:我后天就来。

 

比安卡的内心波涛汹涌。

 

她早该想到萝特肯定会把自己的信和伊泽塔大人一起分享的!

 

比安卡把这封信收在自己的书桌抽屉里,上锁,决定在后天给勤奋的大公殿下一个惊喜。

 

 3.

现在比安卡走在通往大公卧室的走廊上对大公最近试图熬夜工作的行为喋喋不休,心里却开始策划第二天的惊喜——是的,明天就是伊泽塔说要来的日子。

 

向来一身正气的近卫队长面前若是有面镜子,一定会发现自己脸上挂着少有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被比安卡一路送回房间,菲涅在她走后换下衣服,简单沐浴一番便穿好睡衣爬上了柔软的床铺,伊泽塔叉着腰警告自己不可以熬夜的样子浮现在脑海,小夜灯在菲涅脸上洒下昏暗的光,映出她嘴角的笑意。

 

“伊泽塔……”

 

 

事实上,我们敬爱的大公殿下还是很高兴收到来自她亲爱的伊泽塔的命令的。

 

 

次日菲涅起床时,天色已经大亮,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她的金发上,愈发耀眼。

 

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时钟,菲涅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错过了早会,而无论是比安卡还是代替萝特服侍自己的女仆都没有将自己叫醒。

 

但年轻的大公毕竟经历了不少,她很快冷静下来,快速地洗漱更衣后就准备前往办公室。比安卡并不会毫无缘由地放任自己错过早会,而女仆始终没有出现在房间的情况也让菲涅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既然她能在床上安睡到现在,就意味着这并不是什么坏的发展。

 

金发大公步伐快速地走在通往办公室的走廊里,沿途有站岗士兵向她行礼也被忽视,她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

 

菲涅的心砰砰直跳,她隐隐意识到比安卡会不通知自己的事情或许和自己天天思念的人有关,但心里却又不停地否定着——

 

也许伊泽塔真的过来看她了呢?

 

也许伊泽塔现在就在办公室里等着我呢?

 

不不、我真是糊涂了……伊泽塔怎么会来呢,她还无法行动啊。只是比安卡偶然的疏忽而已吧……

 

理性的抗争终究难以抵过内心的情感,菲涅紧张地转动门把,轻轻地、慢慢地推开木质门扉——红木制的办公桌后空无一人。

 

失望瞬间涌向年轻的大公,她垂下肩膀,自嘲地笑了笑,将门随手推开进入后又关上,整个人泄了气般地靠在木门上滑坐下来。

 

“也是啊……伊泽塔怎么会来呢。”

 

拍拍脸,菲涅撑着膝盖起身。

 

“赶紧工作吧。”

 

然而办公桌上连一张纸也没有。菲涅一愣,快步走到桌边探头看了看桌底,亦空无一物,她直起身子环顾整间办公室,无奈地笑了笑。

 

“……强制休假也不用这样吧……”

 

菲涅推门而出,没有公务要处理,也没有要开的会议,她难得放缓了步伐走在走廊上,侧头看着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外的花园,正中央的喷泉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如同耀眼的碎钻,菲涅想起了伊泽塔。

 

她慢慢地走向洒满了阳光的露台,曾经她与伊泽塔一起喝过茶的地方早已当年的纯白魔女炸成了废墟,如今的露台不过是按照原来的模样重新建起来的。夏日的阳光很炫目,露台正对着开满了火红色玫瑰的花丛和清凉的喷泉。

 

“说起来那天还是伊泽塔第一次请求我呢……虽然是为了我才做出的请求。”金发大公抚着白色的石质栏杆,自言自语,“好久没吃樱桃派了。”

 

樱桃派一直以来都被宫内的所有人公认为是现任大公最喜爱的食物,比安卡最初担心大公忙于公务身心疲惫,也常常派人去买樱桃派回来犒劳大公。

 

起初看到樱桃派的大公确实发自内心地感到欣喜,但在不久之后对于某位隐居的魔女的思念就如浪潮般盖过了吃到樱桃派的喜悦,她太久没能抽空去看望伊泽塔了,距离上一次看望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现在宫内的大多数事物都能勾起她与伊泽塔的回忆——经过露台会想起她戴黑框眼镜的可爱模样,夜晚大厅辉煌夺目的华丽灯饰与铺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厚重地毯令伊泽塔身着礼服的身影不断浮现于眼前……

 

而樱桃派亦令她思念起隐居湖边的少女。

 

“……伊泽塔”

 

“嗯,菲涅。”

 

金发大公的思维停滞了一瞬,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传达至大脑的信息,身体却诚实地迅速转了过去——她日思夜想的人儿此刻就坐在轮椅上,就在她身后,脸上是她最熟悉的笑容与晶亮的红眸,那火焰般的红发留长了一些,温顺地垂至肩膀,一改以往的毛躁。

 

“伊泽塔……”菲涅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抬了起来,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红发的少女笑着身子前倾,伸出手握住了菲涅的双手,将她向前拉一步来到轮椅前。

 

“嗯,菲涅。”

 

第二次被呼唤了名字的大公殿下露出欣喜而又不敢相信的眼神,蹲下身子使自己能与伊泽塔平视,同时习惯性地摩挲起少女柔软的掌心,一言一行中都透露出喜悦。

 

“伊泽塔……为什么突然来了呢?”

 

“菲涅不想让我来吗?”和萝特住了几年,伊泽塔也慢慢地跟着腹黑的小女仆学得有些坏心眼了。

 

“不是的!……伊泽塔能来我很高兴……不、非常高兴……”大公罕有的慌乱回答令躲在一边偷看的萝特和比安卡都忍不住笑出声,但正沉浸在喜悦中的大公并未注意到这些。

 

“我也很高兴能见到菲涅,有很多话想和菲涅说……”伊泽塔回握住那双不停地摩挲自己掌心的纤细双手,露出温暖的笑容,“但是现在先吃饭好吗?”说罢瞥了一眼正在暗处偷偷观察的近卫队长和前女仆。

 

“啊……”终于注意到不远处有人的大公殿下脸颊微红,有些尴尬地松开了握着伊泽塔的手站起身来,绕到轮椅后面推着伊泽塔向露台靠内布置的餐桌走去。萝特已经跑出来将餐点从推车上转置于餐桌。

 

落座时菲涅自然地坐在了伊泽塔的身边,却招来萝特的调笑:“上次在这里喝茶时殿下还坐在桌子一头呢,现在就坐到伊泽塔大人旁边去了啊。”

 

“什……”被戳中痛处的大公涨红了脸想要反驳,但很快又平静下来,“是啊,毕竟很久没见伊泽塔了,倒是萝特你还把那时候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呢?”

 

“那是当然的——毕竟萝特和伊泽塔大人没事做的时候只能谈论这些了呢。”已经长大的前女仆小姐不甘示弱地回击。

 

“诶诶诶诶、萝特——!”伊泽塔看见两人开始斗嘴,反倒慌乱起来。要是被大公殿下知道自己和萝特每天的话题都围绕她转,脸皮意外薄的大公可能会羞愤欲死。

 

“好好好,萝特我就不打扰两位大人吃饭了,请慢用——”一边说一边伸手扯过比安卡的胳膊,不顾情商低下的近卫队长的挣扎将她拉出了露台。

 

萝特和比安卡一走,餐桌上反而陷入了沉默,菲涅和伊泽塔并排坐在一起,谁也没有先动口吃饭。

 

换做以往菲涅肯定会以轻松的语气打散这份沉默,然后愉快地和伊泽塔用餐,但这次菲涅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比较好,心中莫名的紧张令她手心也微微冒汗,她局促地偏过头想看看伊泽塔,却正巧对上红色的眼眸中隐隐的担忧,紧急打好的腹稿顿时消散无踪,上任三年多的大公殿下此刻仿佛一个面对心爱之人的女孩,微张着嘴说不出半个字。

 

于是这一次伊泽塔先开了口:“菲涅,快吃饭吧。”说完她歪头轻笑,“一会儿我有东西想给菲涅。”

 

“诶?是什么……”菲涅学着伊泽塔也歪头问道。

 

“萝特说不能告诉你,菲涅吃完饭就会知道啦。”

 

红发的少女一本正经地说着,拿起了叉子开始用餐,菲涅看了看自己盘中的食物,鼓起腮帮子叉起一颗小番茄喂进伊泽塔嘴里,以示不满。【气鼓鼓】

 

“伊泽塔就这么听萝特的话么……”

 

“唔?唔唔唔唔……”

 

嘴里塞了番茄的伊泽塔意识到菲涅话中有话,急忙挥舞双手想要辩解,却因为嘴里还嚼着番茄而只能发出奇怪的声音。

 

“噗,逗你玩的。”

 

“唔……菲涅坏心眼……”

 

“哈哈哈抱歉抱歉……”

 

“……”

 

结束了久违的共同午餐,萝特来收拾桌子的时机恰到好处,令菲涅不禁怀疑她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躲在哪里偷听着。但这些都不重要,此刻菲涅更好奇伊泽塔要给自己的东西,她曾经的纯白魔女总是能给自己带来出其不意的惊喜,相信这次一定也值得期待。

 

“伊泽塔,要给我看什么呢?”大公殿下有些按捺不住了。

 

“啊、那个的话还要再等一会儿喔。菲涅先在这里等着好吗,我和萝特去准备一下——”伊泽塔坐在轮椅上微微抬头,露出歉意的笑容。

 

萝特收拾好桌子后就过来接手了伊泽塔的轮椅,菲涅目送着两人离开自己的视线,而后头也不回地唤了一声:“比安卡。”

 

“是。”站在菲涅身后的近卫队长应道。

 

“你知道些什么吗?”开始小步地走动起来。

 

“您是指?”比安卡装作一无所知并投以疑惑的眼神。

 

“就是那个、她们要给我看的东西……”菲涅来回地走着,显而易见的期待与紧张显露在脸上。

 

没想到伊泽塔大人效果这么强烈,等会儿菲涅殿下该不会要感动哭吧——比安卡心中默默腹诽,还是扯出一个微笑:“菲涅殿下只要坐在位子上等待伊泽塔大人她们回来就好了。”说着拉开一张椅子将菲涅轻轻推过去坐下,又补充了一句,“我想她们一定会令您满意的。”

 

“嗯……”菲涅轻轻地靠在椅背上,视线依然定格在伊泽塔离去的方向。

 

“菲涅殿下现在就像是一个没了心爱的事物的孩子呢。”比安卡看着大公一脸失魂落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嗯…………诶?”下意识回答以后突然反应过来的菲涅瞬间涨红了脸,“不、我……”

 

“没问题的,大家都知道您和伊泽塔大人感情深厚。”

 

“……比安卡。”大公无言以对,只好递了一个无奈的眼神给自己的近卫队长。

 

“是。”

 

“你也跟萝特学坏了吗……”

 

“您谬赞了,我还远远不及呢。”

 

“哈……”菲涅斜睨着比安卡,嘴角勾起一抹促狭的笑容,“明明每周要给萝特寄两、三封信?”

 

“什……您怎么知道的!不、那只是向伊泽塔大人汇报您的情况顺便问候她们……”

 

“我的情况?”

 

“不、请当我什么都没说。”

 

“比安卡……”

 

“……”

 

“算了,也多亏你我现在才能见到伊泽塔呢。”

 

“……十分抱歉。”

 

谈话间轮椅车轴转动的轱辘声自露台入口出响起,萝特推着伊泽塔回来了,两人一眼就看见了伊泽塔腿上放着的一个盖着厚重餐布的小餐篮。

 

“伊泽塔。”大公起身迎去,脸上自然地流露出期待的笑容,“这就是要给我的东西吗?”

 

双手自然地扶上伊泽塔轮椅的扶手,菲涅蹲在轮椅前打量着这个毫不起眼的餐篮,即使有厚重的餐布盖着,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也无法掩盖它散发出来的香甜气味。

 

“这是……樱桃派?”菲涅低头轻嗅,这熟悉的香甜气味结合伊泽塔特意的准备令她很快联想到自己最爱的甜点。

 

“嗯。”伊泽塔笑得羞涩,微微低下头伸手掀开了餐布,香甜的气味伴随着些许热气升腾起来,在两人的臂弯中散开。刚烤好的樱桃派色泽艳丽,烤得微软的圆润樱桃点缀在晶红的樱桃果酱上,映着伊泽塔红色的眼眸与火红的发丝更加夺目。

 

“这可是伊泽塔大人亲自做的喔!”萝特在一旁适时地插话,她已经摆好了餐具和茶杯。

 

“伊泽塔……做的?”大公闻言惊讶地直起身子,这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虽然知道伊泽塔会做饭,但没想到她还会做自己最爱吃的樱桃派。

 

但这也在情理之中,伊泽塔那总是为别人考虑的性子,和她从不考虑自身的坏习惯一直以来都令菲涅既感动又头疼,这次也不例外,怕是为了自己特地学的吧。

 

将伊泽塔的轮椅推到桌前,萝特接过餐篮将樱桃派取出,用长刀利落地将这块不大的樱桃派切成了四份,期间菲涅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只要一想到这是伊泽塔特地为了自己做的,她就感到自己胸口有什么正在不断地膨胀着,这个女孩总是能轻易地引起她情绪的波动,仅仅是站在身边都令她生出莫名的愉快。

 

“给,菲涅殿下。”萝特将一块樱桃派递给菲涅,“要趁热吃喔。”

 

“伊泽塔大人花了好多心血才做出来的。”狡黠的笑容,前女仆朝着红发的少女眨了眨眼,“菲涅殿下可不能辜负了啊。”

 

“萝特!哪有那么夸张……”红晕迅速蔓延。

 

“……我开动了。”菲涅有些呆然地拿起叉子,切下一块放入嘴中细细咀嚼着。酸酸甜甜的果酱和甜蜜的樱桃果实刺激着味蕾,外酥内软而又不失嚼劲的派皮使口感更加丰富——菲涅仿佛透过这块樱桃派看见了伊泽塔小心翼翼地将派放进烤箱烤制的样子。

 

“怎、怎么样……菲涅?”有些紧张地绞着裙摆,伊泽塔一直不敢抬头看菲涅的表情,却迟迟没有回应,直到萝特与比安卡的惊呼声响起她才抬头看向大公的面庞。

 

“菲、菲涅?!怎么哭了……不好吃吗!”看见泪珠自金发大公的眼角滑落,绛紫色的美丽眼眸中泪光晶莹,伊泽塔顿时慌乱起来,不顾自己的腿疾就扶着桌子想要站起来,却在一阵不稳后跌入了大公温暖的怀抱。

 

比安卡早已被机智的萝特拽离了现场。

 

菲涅伏在伊泽塔肩头,双臂环过伊泽塔的背脊,慢慢收紧,声音哽咽。

 

“不是的,伊泽塔。”她说,“派非常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樱桃派。”

 

“我很开心……非常开心……”菲涅抬起头来,下巴抵着伊泽塔的肩,眼角微红却笑得温柔,“但是我太久没见过你了……我很想念你。”

 

“这次看到你出现在身边,又吃到你亲手做的樱桃派以后,不知怎的就哭了出来……”脸颊轻轻地蹭着伊泽塔柔软的红发,刚刚烤过派而遗留在身上的浅甜气味萦绕鼻尖,菲涅轻叹着。

 

“谢谢你,伊泽塔。”

 

伊泽塔因受惊而一直悬在菲涅背后的手慢慢地搭上了大公并不宽的肩背,轻柔地抚摸着。

 

“不……我才要谢谢菲涅。”她半倚靠在菲涅身上,“一直以来,都是菲涅在拯救我呢。”

 

“没那回事。”菲涅微微退开一步扶住伊泽塔的双肩,伊泽塔的双手亦搭在她的手臂上,“伊泽塔才是,一直以来我都依靠着你的力……等等伊泽塔。”

 

大公的语气中流露出惊讶与难以置信的欣喜。

 

“你站起来了?”

 

“诶?啊……”伊泽塔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其实这次来也是想给菲涅看看这个的,现在可以不依靠拐杖走一小段路了呢……菲涅?”

 

话音未落就重新落入了大公的怀抱,向来稳重的大公在此刻开心得像个讨得了甜头的孩子。

 

“太好了伊泽塔……”

 

“嗯……”

 

伊泽塔伸手顺着菲涅耀眼的金发来回轻抚,闭上双眼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微笑着应道。

 

远处偷窥的萝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珠,不动声色地递给旁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比安卡一方手帕。

 

大公与她的魔女共度的人生,现在才正要开始。

 

FIN.

评论(9)

热度(45)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云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