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绯绘】年轻人不要走夜路(三)·完结

抱歉这么晚才让各位看到完结篇!

今天是绯沙子生日(日本时间),没时间码贺文只好拿这个先凑个数,贺文之后再补。【万分抱歉啊啊啊绯沙子大人!!】

可能会有点突然,而且剧情完全偏离了我一开始预想的发展路线……不过我也没空再细细修改了,还请各位凑合着看看吧。

以上——绯沙子大人!生日快乐!!【撒花~~



一阵混乱过后,绯沙子还是接过了绘理奈拿在手上半天的便当盒,两人一起坐在柔道部的休息室内,气氛尴尬。

    因为是女子柔道部,部室内并不像男子柔道部那边总是飘着难闻的汗臭味,反而因为除汗剂与空气清新剂的大量使用,小小的房间里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绯沙子低着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咀嚼着饭菜,眼神总是不自觉地往旁边绘理奈的黑色西装外套上瞟,全然没注意到对方一直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薙切绘理奈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放在腿上,专注地看着绯沙子吃饭的样子,也将她时不时瞟自己一眼的可爱模样尽收眼底,脑海里开始回放起第一次见到新户绯沙子的时候。

 

两个月前举办的全国高中生柔道大赛中,来自薙切家旗下企业的赞助占了相当的份量,而那家企业啥巧又分属于薙切爱丽丝的父亲管理。

这场柔道大赛单人赛开赛的那天,因为跟父亲理念不和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薙切绘理奈刚刚从一家公司获取聘用书后就被自己的表妹一把拽去了柔道赛场,美其名曰支持自家赞助的竞赛,实际上只是闲的没事去看高中生们“打架”而已。

薙切绘理奈带着满脸的不情愿坐在主办方特地为赞助商们提供的最前排座位上,会场内人声鼎沸,场上的比赛即将开始。不同于一旁兴致勃勃地期待着“打架”场景的爱丽丝,绘理奈无聊地支着下巴,视线在场上扫过,定格在一个面目清秀的紫发少女身上。

“行礼!”

“请多多指教!”双方互鞠一躬。

“准备——比赛开始!”穿着白色道服的裁判手一挥,面对面的两人立刻摆好了架势,按兵不动,等待对方先出手。

僵持十秒后,紫发少女对面的选手先忍不住出击了,她脚踩着碎步快速地接近紫发少女,迅速地伸出手试图抓住紫发少女的道服衣领,而紫发少女依然面色沉着,眼神锐利,毫不动摇。

就在对手的手即将碰到紫发少女衣领的那一刻,绘理奈看见少女仅仅是侧了侧身子,随即对手的手腕就被她抓住并摔了出去。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绘理奈看得出神,直到裁判宣布本场比赛的获胜者时才回过神来。

“新户绯沙子……”口中喃喃地念着这个紫发少女的名字,绘理奈将其记在了心里。

这之后,薙切绘理奈尝尝私下跑来观看柔道比赛,而且仅仅是观看新户绯沙子的比赛。为了不让爱丽丝发现,她从不坐主办方准备的舒适位置,反倒是远远地坐在后排关注着绯沙子的一举一动。

直到决赛结束的时候,看着紫发少女开心地捧起奖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薙切绘理奈有些恍神,她一直坐在位置上看着,等到观众们都陆陆续续离开时才起身随人流走出会场。

决赛结束时恰巧开始下雨。薙切绘理奈站在会场门口,看着外面不断飘着的雨丝,开始思考该奔到车站还是打个电话叫家里的司机,虽然她已经暂时离开了薙切家。正在思考的时候,旁边突然递来一柄浅色的折叠伞。

“那个,不嫌弃的话请用吧。”清澈的女声在耳畔响起,绘理奈惊讶地转过头,紫发少女清丽的面庞就这样撞入自己的视线。不等绘理奈做出回答,不远处就传来了少女队友们的呼喊声。紫发少女转头应了一声,歉意地笑了笑,随即将伞往绘理奈手中一塞就跑走了,跑之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下来回头看着她。

“不用还也没关系,请尽快回家吧。”随即那抹紫色渐渐从绘理奈的视线中远去。薙切绘理奈低垂了头,视线锁在那柄浅色的折叠伞上,鼻尖萦绕着少女靠近时传来的淡淡香味,自己的心跳声如雷贯耳。

“……新户……绯沙子么。”在经历了离家出走事件之后,薙切绘理奈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那个,薙切小姐?”新户绯沙子吃完了便当,小心地将饭盒与餐具用紫色棉布包好后放在一边,结果一抬头就看见薙切绘理奈盯着地看着自己方才放着便当的地方出神,不由得担心地出声唤她。

<该不会是没吃饭吧?>

“嗯?”薙切绘理奈从回忆中悠悠回神,抬眼正对上新户绯沙子投来的担忧视线,突然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

“你刚才动作那么大,真的不会痛么?”

“诶?哪里痛……啊。”

新户绯沙子看着刚刚说完就突然涨红了脸的绘理奈,下身的酸麻感也在此时忽然涌起,令她将原本的疑问全部吞入腹中,红晕染上脸颊,她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两个人通红着脸僵持不下,最后还是较为年长的绘理奈打破了僵局。

“咳。我、我说——”绘理奈轻咳一声,“晚上我请你吃饭吧……那个,算是昨天的赔礼。”

“当然我会对此负责的,并不是想要一顿饭就揭过这件事!”

不等新户绯沙子回答,她又急忙补充道,然后用那双绛紫色的美丽双眸直视着绯沙子的琥珀色眼睛,红着脸却又格外的坚定。

<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新户绯沙子这样想着,脸上的红晕慢慢褪去,她露出微笑,肯定地回答道:“请不要担心,我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薙切绘理奈的满心羞涩与坚定的心情在那一刻全部凝固。

然而新户绯沙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绘理奈略微扭曲的表情,自顾自地说着:“您那天毕竟正在醉酒,或许是将我当作什么人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我可以理解的,也不会因此纠缠您,所以赔礼的话一顿晚餐就已经足够了喔。还请……”

话没说完,新户绯沙子就被抓住了肩膀,连退几步抵在墙上,一抬头就看见绘理奈美丽的绛紫色眼瞳近在眼前,呼吸略显急促,吐出的拂过绯沙子的面庞,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八重樱的清香,令绯沙子脸上染出一片浅浅的红晕。

“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你也多考虑考虑自己的事啊!”

说完绘理奈就吻了上去,一触即离。

 

新户绯沙子呆愣着,嘴唇上仿佛还存留着那柔软的触感。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绘理奈亲吻,且这一次也不如前夜那般深入,但仍让绯沙子的心跳不断加速。绯沙子身前双手撑着墙的薙切绘理奈一直深深地埋着头,头顶抵在绯沙子的胸口,感受着自那传来的有力的跳动声。

不知过了多久,当预备铃声突兀地响起时,薙切绘理奈抬头,带着凛然而坚决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道:

“绯沙子,请和我交往。”

 

 

当天下午,三好学生的新户绯沙子第一次翘课了。

而隔天的社团活动中,女子柔道部成员们隐隐发现了自家部长的不对劲,而她们心中五花八门的猜测在目睹新户绯沙子更衣时脖颈上挂着的项链坠着一枚戒指,而绯沙子又将其珍重地藏在衣服口袋里的时候得到了证实。

于是周一的时候,“女子柔道部部长有男朋友了”的新闻就在校园内流传开来了,不知碎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

之后女子柔道部的成员又一次发现,每次社团活动临近结束的时候,总是有一个漂亮的金发女性站在道馆门口等候,然后将刚刚换好衣服的部长一把拐走。

社团内八卦度第一的某某同学表示:她真的没有看见那位金发女性脖颈上挂着的疑似与部长同款的戒指。

于是后来校园报上的头条又从“女子柔道部部长疑有男友”变成了“女子柔道部部长被不知名的金发女性拐跑了”,在新闻部的同学拼死拍到那位金发女性的侧颜并在校园报上刊出后,又有不知多少少男少女不忍放下的恋情就此止步。

顺便一提,隔天那张侧颜就被愤怒地冲进新闻部的女子柔道部部长给删除了,包括登有侧颜照片的所有校园报,以至于那一期校园报就此绝版。

 

后日谈:

在两人交往后得知事件全程的薙切爱丽丝立刻拨打了自己母亲的手机,并在电话中大呼小叫。

“我真没想到绘理奈是这种人!”

“她竟然强【哔——】了一个未成年的高中生!”

“还趁机告白了!”

“居然还成功了!”

“而且她早就认识那个高中生了!这是有预谋的!”

“妈妈你在听我说吗!绘理奈太过分了!她都不告诉我!”

“嗯嗯嗯,所以爱丽丝你其实只是在气绘理奈没给你八卦的机会就把人搞到手了吧?”蕾欧诺拉听着话筒中女儿的抱怨,捂嘴轻笑。

“当然不!”爱丽丝迅速做出了反驳。

“我气的是她俩那啥时我没能全程围观。”

“噗。”

 

FIN.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