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绯绘】起床困难户

咳,这篇是8月31号做开学准备的时候——突然间断网了。【惊恐】

于是太无聊只好打开码字精灵开始今年的第一篇文。

完全不敢点锁定的我居然写完了……

果然还是因为开学了好慌张的说。

总之,招待不周——


    在遇到新户绯沙子之前,薙切绘理奈每日清晨的起床时间都度过得无比痛苦。这并不是低血压或起床气带来的结果,仅仅只是因为这位薙切大小姐她——并不想太早起床。

   但拥有“神之舌”的绘理奈每日的试吃行程并不轻松,尤其是各大节日前后,发来薙切家的邀请尤其多,直接导致了绘理奈睡眠时间的缩短。薙切家中的仆人们总要想方设法在不激怒大小姐的前提下用最短的时间将其唤醒,因此每到那段时间的清晨,薙切大宅中负责照顾大小姐起居的仆人们就总是顶着生无可恋的表情徘徊在绘理奈的闺房门口。

   简直跟见了鬼一样。

   不过这种情况在新户绯沙子正式成为薙切绘理奈的秘书后改善了很多 ,责任感强烈的绯沙子刚刚上任就有效地排除了一些不必要和没资格的试吃邀请,并在短短几天内通过各个渠道摸清了大小姐的起居时间以及生活习惯。

   针对绘理奈早上难以起床的特点,绯沙子花了不少时间将部分行程挪到上午九、十点以后,但每日的清晨依然是新户绯沙子最为头疼的时候。薙切绘理奈的赖床病并没有任何改善,甚至因为早晨时间的宽松而更加嗜睡了。

   于是某日,新户绯沙子觉得——她不能再放任绘理奈大人继续嗜睡下去了。尽管成长期的中学生确实需要充足的睡眠,但长期的过度睡眠反而会引起种种不适。

   综上,中学二年级的新户绯沙子在冬日的某天早晨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既然绘理奈大人不愿起床,那么只要在她睡眠时打点好一切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新户绯沙子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叩响了门。

    咚。咚。

   “绘理奈大人,我进来了。”

    “……”

    门内并无回音,新户绯沙子转动门把,轻轻地将门向里推去。房间中央的大床上,绘理奈金色的发丝披散开来,整个人侧着身子背对着绯沙子,蜷缩在暖和的羽绒被之中,平稳的呼吸声细碎地传入绯沙子的耳中。

    对于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的绯沙子伏下身子,一手撑在床沿,一手轻摇绘理奈的肩膀,轻声呼唤。

    “绘理奈大人,该起床咯。”

    “绘理奈大人?今日的工作要迟到了,差不多该起床了。”

    “嗯……再一会儿……”

    连续的呼唤并没有效果,仅换来绘理奈皱起的眉头和断断续续的嘟囔声,双眼依然紧闭着。

    绯沙子轻声叹气,决定使用最终方案。

    “那么绘理奈大人,需要我为您更衣洗漱吗?”

    “……唔嗯……”

    虽然绘理奈只是在睡梦中随口嘟囔一声,但绯沙子便当作她同意了自己的方案,随即从床头取过昨日就准备好的便服,伸手将侧卧着的绘理奈轻轻地扳过身子,右手穿过她的颈项,握住她的肩膀,稍一使力便将绘理奈扶坐起来,并在她感到寒冷之前将滑落的被子扯过裹在绘理奈身上,动作小心地将绘理奈拉过来,让她背靠在自己怀里,头则轻轻地搭在颈窝。做完这些后,绘理奈依然睡得安稳。为了不打扰绘理奈的睡眠,绯沙子放缓了呼吸,动作轻柔地伸出右手将衣服散开,确认好正反后,稍稍掀开了被窝,迅速地解开扣子,露出了里面的贴身内衣。【大概就像秋衣那样的东西,因为冬天很冷】

    一边要维持被窝的温度,一边要脱下被压在被窝下的衣服十分困难,绯沙子因此将绘理奈抱到床头,抓过几个枕头竖着排放好,并让绘理奈靠在上面。随后一手环过绘理奈背后撑起被子,一手脱下了睡衣,并以极快的速度为绘理奈套上了毛衣后又轻轻地抽出手来紧了紧上半身的被子,并以同样快的速度褪去了睡裤穿上了裙子和较厚的黑裤袜。

    期间绘理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嘴巴吧唧几下后便没了大的动静。而绯沙子则已经连外套也已经严严实实地裹在她的身上,并抬起她的双脚为其套上了褐色长靴。

    一切完成后,绘理奈依然靠在枕头堆上半梦半醒。新户绯沙子将她的双脚轻轻地放在地板上,转身去卧室自带的洗漱间中取来了毛巾和热水,微微拧干后轻柔地擦拭着绘理奈白净的脸颊。

    感受到脸上传来的湿意和暖意,起床困难户的薙切绘理奈终于从梦中悠悠醒来,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自家秘书紫红色的发丝与近在咫尺的脸庞就这样映入绘理奈眼中。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绯沙子的清澈而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早上好,绘理奈大人。”

    “……绯沙子?”

    试探地唤出秘书的名字,绘理奈得到了对方的微笑以及回应。

    “是。”

    随后绘理奈就瞄到了绯沙子手上浅黄色的毛巾以及自己身上已经穿戴完毕的服装,顿时感觉眼前的一切有些难以理解——自己睡着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察觉到绘理奈正在打量自身的衣服和自己手上的毛巾,绯沙子会意一笑,向她解释起来。

    “请不用在意这些,绘理奈大人。”绯沙子顿了顿,“为了让您在冬天的早晨拥有充足的睡眠,我在您睡时为您穿好了衣服,刚才也已经清洁好面部了,接下来只要刷完牙就可以出门工作了。”

    听着解释的绘理奈一脸茫然,视线在自己的衣服和眼前的浅黄色毛巾上游移,直到听见了“只要刷完牙就能出门工作”这句话才猛然惊醒过来。

    “……诶?所……所以我的衣服是……”

    “我换的哟,绘理奈大人。”

    “啊……?但……但是……”

    “没问题的,绘理奈大人。身为您的秘书,我理应照顾您的生活起居,仅仅是替您穿衣洗漱这点小事,我十分乐意喔。”

    “……这也算是秘书的职责之一么……”

    不喑世事的绘理奈小姐在自家秘书一本正经地解说下,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仍坦然地接受了以后起不来的早上就将由绯沙子为自己更衣洗漱的事实。

    在这天之后,薙切宅内的仆人们发现以往起床困难的大小姐仿佛一夜间消失了一般,每天早上都能够准时地出现在早餐桌前,也鲜少会在较早的工作中迟到了,这一变化令众人啧啧称奇。

    而成功叫醒大小姐的新户秘书,则在之后备受薙切宅众多家仆的尊敬,也一度被认为是唯一能够改变大小姐恶习的厉害人物。

    

     END.

    

后日谈:

    升入高中后成功与自家表妹和好的绘理奈,某日早晨被其闯入闺房,目睹了起床的全过程。

    那之后,薙切爱丽丝抱着喜闻乐见的心情以此作为把柄,在名为姐妹聚会实为爱丽丝单方面骚扰的茶会中质疑自家表姐曾经庞大的羞耻心时,却得到了“绯沙子作为秘书帮我换衣服有什么不对的吗”这样理所当然的回应,而感到心情万分复杂。

    “秘书子在我心里的形象都崩坏得七零八落了的说。”

    

后日谈【续】:

    新户绯沙子最近发现薙切爱丽丝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

    尤其是早上她和绘理奈大人一同从薙切宅的大门走出来的时候。

    绯沙子表示不明所以,但令人高兴的是这位小姐最近打扰绘理奈大人休息时间的次数显著减少,真是可喜可贺。



OS:总觉得几年没动笔写过同人,文力飞速下降——啊啊啊如果找到错字请告诉我!或者哪里设定不对性格不对之类的。这大概是今年的最后一篇文了……高三狗伤不起啊……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