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中之人】【晌萌/もえぴな】昼夜更迭

#这篇的氛围稍微有点抑郁,不过换个角度也是能当糖吃啦,大概。

#萌p虽然很沙雕的样子,但她真的什么都明白。

#日向也是心思很细腻的女孩子喔。

#粗体字心理活动,本来不打算区分的,不过因为连在一起不太能看得出来,还是区分了一下。

#可能有OOC和错字,发现的话还麻烦各位指正了。

#里面涉及时间的问题也许和现实有点出入,写的时候并没有仔细设定这篇的内容发生的时期,请大家自由地理解w


正文↓

 

·夜


喜欢一个人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

佐藤日向这几夜总是在床上翻来覆去,浓重的困意搅得太阳穴闷疼,可无论多少次呼唤自己的意识进入黑暗,无论多少只羊跳过栅栏都没能驱散那些无孔不入的画面。

是不是喜欢上那个人了呢?

佐藤日向无法阻止自己的思维飘散开来,这个问题在脑海里形成的瞬间便得到了答案,和重要的幼驯染不一样,和一直以来开心地度过学生时代的好朋友们不一样,和工作中遇到的好前辈好同事不一样,只有那个人会在寂静的深夜忽然突入自己的脑海,将自己的神经高高挑起,不得安眠。

皱着眉头闭紧眼镜,佐藤日向今夜又翻了个身将被子卷在怀里蜷缩起来,那个人的音容笑貌就像幽灵般徘徊在脑海里。

要停下来吗?

明天还有工作。

必须停下来。

再多想一会儿吧。

可睡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但是,还想在这里再多看看。

佐藤日向的意志愈发薄弱起来,被大脑的放空命令死死阻挡在外的思绪如钻鼠穴般迅速击溃了名为“睡眠”的大堤,汹涌而来。

 

*

“如果我中了一百万日元的大奖,我就拿五万去买我想要的电子产品,再拿五万去买我喜欢的书,给辛苦养育我的爸爸妈妈二十万,再把五十万存进银行,剩下的钱就用来带萌香ちゃん去周游全国。”

不对,这是什么东西。我不可能中奖的,我连彩票都没买过,不要再想这个了。

佐藤日向半翻了个身摊开四肢,床头的玩偶被她用头顶到一边。


**

“萌香ちゃん,我可不可以搬到你家去住?”

“诶?”

“你看我现在还住在家里嘛,最近工作越来越多了,每次都要深更半夜才回家,”眼前的人有一点点模糊,但能看出表情愣怔,视野里自己的手急忙摆动起来,“就是,不想再麻烦爸爸妈妈为我守门了,想着干脆搬出来住吧……什么的。如果说是和萌香ちゃん一起的话,他们应该就能放心了。”

“嗯……可以啊,现在租的公寓空间也不是很小,”小泉萌香的脸在说话的瞬间清晰了起来,笑起来时嘴角勾起的弧度,眼睛微微眯起的模样,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真实,“而且日向的话,完全能和我挤一张床呢。”

总觉得有鼓面被剧烈敲击的感觉,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好像要蹦出来了。

佐藤日向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手按住心脏剧烈鼓动着的胸口,一次深呼吸后,她再次闭上眼睛。


***

“日向,东西就这么多吗?”小泉萌香提着她的巨大行李箱艰难地爬着楼梯,想要伸手去接过来,却发现自己手上同样拿满了东西。

“诶?已经很多了吧,萌香ちゃん那个箱子拎得动吗?果然还是我来吧?”担忧地看着她的背影,垂下的刘海,扎在脑后不时晃一下的小辫子,因为用力而稍微有些憋红的脸,以及紧紧攥着行李箱手柄的纤巧双手。

几束阳光从楼宇间的缝隙中撒下,其中一束正好照在她修长的小腿上,今天的她穿着那条白色牛仔裙,被阳光照射着的皮肤看起来有些透明,落在几阶楼梯下的自己的视线刚巧与她的小腿持平,没来由的幸福感突兀地填满了胸腔。

抬腿再上几阶,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和手臂上,照得她手中的钥匙串闪闪发光。

“日向?怎么站在那边不动,我先进去了,你也快点来。”声音传来时仿佛被温暖的空气模糊了一些,听起来比平日更加温软舒适。

温暖的、微汗的、阳光明媚的夏日。

白色的、透明的、裸露着的充满神圣感的肌肤。

都是那个人的模样。

佐藤日向的眉头微微舒展一些,缩在被窝里的手臂抽出来搭在额上,焐热的脚不知何时将被子一角踢开,暴露在秋日微寒的空气中。


****

“说起来,萌香ちゃん家里没有沙发呢。”自己搬来的东西都已经被收拾妥当,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并排立于客厅的角落。电视机前铺着软和的地毯,一张小圆桌放置其上,旁边还有两三个不同颜色的大布团。

“哪里没有了?那个就是啊!”说话的人伸出手指向地毯上摊着的三个大布团,满脸写着“你瞎了吗”般的惊讶。

“这不就只是懒人沙发吗?”

“你都说是懒人沙发了,这就是沙发啊。”

“不过我也挺喜欢懒人沙发的,太大了家里都放不下呢。”不再纠结于懒人沙发是不是沙发的奇怪问题上,选择了转移话题。

“对吧,晴天的时候拉开窗帘然后靠在那上面看书,很舒服的喔。”小泉萌香走近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地笑着,看上去就在想象些很幸福的事情。

“在日光下看书对眼睛不好诶。”看着这样幸福的模样,不知怎的就有点坏心眼想要逗逗她。

“……”果然小泉萌香眯起来的眼立刻睁大,嘴唇也微微撅起,看着那样的表情就会想起在做放送局的节目中时被SE大叔“噗噗”了以后的她,明明全身都表达出了“生气”,可是怎么看都只有“可爱”。

自己此刻的表情大概很傻吧,眼前的萌香ちゃん已经绷不住生气的脸了,完全是憋着笑的样子。

没有办法,得以同居的当日,站在她家洒满阳光的客厅里和她说话,无论如何也只能露出幸福的傻笑。

佐藤日向的眼睛微微睁开,一片黑暗中勉强还能辨识出自家的天花板与吊灯,放在被窝外的脚有些凉了。

喜欢的人。

不知何时紧绷起来的胸腔,佐藤日向恍惚地看着一片黑暗,缓缓地吐气,脑海里的画面也随之模糊散去,但她知道,闭上眼后,那些画面仍将继续下去。

深吸一口气,黑暗愈发浓重,思绪再次陷入无尽的循环。

 

舒缓的歌声在耳边流淌,佐藤日向迷迷糊糊地睁了眼,阳光照亮了窗帘,却没能穿透过来侵入房间,天花板和吊灯的形状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她伸手按掉仍在歌唱的闹钟,翻个身再度睡去。

再次醒来时,手机已经不再歌唱,手指点亮屏幕,佐藤日向意识到自己再不起来必然会以迟到收场。因失眠而突突地疼着的太阳穴被忽略,佐藤猛然掀开被子,揉了揉自己睡得毛毛躁躁的一头乱发,快步奔向洗手间。

今天是周末,父母还在沉睡着,家中只有自己在这悠闲日子还有工作要做。

用力刷了几下牙齿,清水扑面,稍微粗暴地梳顺了头发,无暇再去思考今天的发型与妆容,套上常穿的背带裤与T恤衫,随意化了个淡妆,背上前夜收拾好的小包拉开大门。

时间依然很紧张,佐藤下了电车后一路小跑起来,甚至无暇在工作地点楼下的便利店给自己买份早餐。当她的脚终于踏进目的地的门槛,今日工作的负责人也正好从走廊出现。

“佐藤さん,”他看上去有些匆忙,瞧见自己后更是快步走来微微躬下了身子,“非常抱歉,上一个事项稍微有点拖延了,所以佐藤さん的工作大概要再延后半小时左右。”

佐藤咽下一口没喘匀的气,如释重负。

“啊,没关系的,我先去附近打发下时间就好。”

“好的!麻烦您了!”

“我这边才是之后要麻烦您们。”

礼节性的谈话很快结束,佐藤日向目送负责人消失在一扇门后,转身走向了电梯间。

她决定先给自己买份早餐。

日上三竿,便利店里的货架上满满当当地摆着饭团等速食品,佐藤犹豫了一会儿,随手拿下一个鸡肉三明治,向前走向摆着饮料的冰柜。

望着冰柜架上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佐藤有些眼花,冰柜散发出的寒气使得太阳穴被忽略已久的闷痛重新袭来,不想再多作思考,凭直觉随手拿下一瓶。

扶了扶从鼻梁滑落的眼镜,佐藤认出了手上饮料的标签,表情忽然间怔住,昨晚的种种画面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飞速播放。

半晌,她“噗”地笑了一声,嘴角僵硬地扯起微笑的弧度。

“我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呢……”

伴随着轻轻的叹息,她将苹果汁放回架上,走向收银台。

 

 

·昼

 

不锈钢制的打蛋器搅拌棒与同样材质的大盆摩擦撞击,夹在两者中间的糊状物减缓了冲击,富有节奏的搅拌声已经响了近五分钟,而握着打蛋器手柄的人望着厨房的窗户,表情放空,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今天是个阴雨天,没有工作,也没有聚会。

独居公寓中的小厨房被闲置了近一个月,直到这样一个悠闲的日子才被它的主人重新想起。

小泉萌香举着打蛋器的手臂有些酸痛了,她看了看一旁手机的时间,按下开关,将它提起,打蛋器的尖端的粘稠流体短暂地形成了两个尖角后又直直地垂落回盆中。小泉端详了一会儿盆内的物质,摸了摸下巴,把打蛋器横放在一旁的料理台上,拿起旁边装着乳白色液体的量杯倒入二分之一后再启动打蛋器继续搅拌,等到盆中的物质基本融合后再次加入剩下的液体,一直搅拌到盆中糊状物的表面完全光滑,甚至有些反光时才停下。

放下打蛋器时,小泉萌香停顿了一会儿,手还握着打蛋器的手柄,嘴里小声念叨着什么。

“接下来是……”

她伸长手打开墙上的柜子,从里面摸出一个中号的网筛便关上柜门,另一只手从料理台的一角拿过一盆白色的粉状物质。

“……面粉过筛……和黄油混合……”

网筛被架在刚才搅拌黄油的盆上,另一只盆中的面粉倾覆而下,粉尘顿时飞散开来,干净反光的黑色石质料理台染上了点点雪白,大约倒了三分之一的量,小泉挪开面粉盆,将网筛和它上面的面粉平抬至黄油盆的上方,轻轻地左右抖动网筛,洁白的面粉从网眼漏出,仿佛下雪般掩盖住盆中的黄油。

之后再将这个步骤重复两次,再倒入用小碟装着的盐与杏仁粉,换用木质的手动搅拌器来轻缓地将这些混合在一起的粉状物搅开,待它与黄油稍稍黏合之后逐渐加快搅拌速度。

做点心时的小泉脑袋里总是什么也不想,就只是专注地看着盆里的内容,用力搅动手中的搅拌器,偶尔也会像刚才打发黄油那样望着窗玻璃上的雨滴发呆。

“呼……”

停下手上搅拌的动作,盆中的面糊已经十分光滑,提起搅拌器后完美地在尖端形成了漂亮的尖角,小泉满意地勾勾嘴角,把搅拌器上的面糊随便在盆沿刮了几下便将它丢进洗碗池。

“那么……用哪个裱花嘴呢?”

几个不同形状的裱花嘴被放在料理台上一字排开,小泉萌香捏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嗯……这个能挤出樱花形状的……”拿起。

“上次用过了吧……”放下。

“不然用普通的六齿形?”视线转移。

“太普通了……”

“这个呢……嗯……也不行。”

“唔……好难选啊,日向会喜欢什么形状的曲奇呢?”

“不然发个line问下……啊不行,今天她好像一天都有工作。”

小泉皱起眉头,最终还是拿起了那个能够挤出樱花形状的裱花嘴。

“日本人的话都会喜欢樱花吧,而且还是日向呢。”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小泉赞同了自己的想法,探过身子去拿起搁置一旁的裱花袋,正要缩回手的时候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啊咧?”

我一开始有打算做来送人的吗?

手还是带着裱花袋一起收了回来,小泉心不在焉地拿起剪刀在尖角处剪下一个小口,套上了樱花形状的裱花嘴。

确实最近没怎么见到过日向,广播也还没有轮到我做嘉宾,放送局那边我的下次出场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小泉一手撑着裱花袋,另一手拿起硅胶刮刀将盆里的面糊铲进裱花袋中,脑袋里的思绪也没有停歇。

说起来,自从来了东京我就没怎么做过点心了呢。

裱花袋中的面糊越积越多。

好像也是前段时间录音时看见年轮蛋糕才想起来要做点心诶。

刮刀在盆中搜刮着最后的面糊。

唔,难道说……

最后的面糊也被装进裱花袋。

不不,不可以。

装满面糊的裱花袋被垂直提起,小泉一手抓住尾部多余的袋子,用小橡皮圈扎紧。

虽然我确实很喜欢日向,我们也很合得来,即使喜欢的书不一样也能聊得到一起,而且她在工作上还帮了我很多……

沉默着分别在两个烤盘上铺开烘焙纸,小泉提起裱花袋摆好了架势。

不过这次的量挺多的,就当是做多了送给她也没关系的吧?

一个个樱花形的面糊落在烘焙纸上。

但是要是直接送给日向的话,她一定会发推说的。

第一个烤盘已经快要铺满樱花。

虽然发推也没什么,但是之前在做放送时好像不小心放松过头了,这次又发推说的话……

手上的裱花袋转战第二个烤盘。

果然还是会被认为是营业吧……虽然《放课后战记》的时候也有过差不多的情况……

小泉的手停下来。

“不想和日向营业……”

“……”

“啊,不小心把面糊全弄完了。”

在胡思乱想的期间,手上习惯性地动起来,不知何时两个烤盘都已经铺上樱花,而手上的裱花袋也已经完全瘪了下去。

“还是送出去吧……就跟日向说下不要发推就好?”沉默地盯着两盘樱花看了一会儿,小泉自言自语道,“但是日向一定会问为什么的。”

“直接告诉她原因的话,会被误会吧……”

“……也许会觉得我很奇怪之类的……”

“……”

眼眶稍微有点红了。

“还是先把它们放进去烤了吧……”

手背匆匆抹过眼角,打开预热已久的烤箱放进烤盘,扭动标示着时间的刻度盘至20,小泉走出厨房,摘下围裙后随手挂在墙上的挂钩上,整个人扑进了放置在客厅一角的软绵绵的懒人沙发里。

转了转头让鼻子能够呼吸,小泉的视线被懒人沙发的布料遮挡大半,余光只能瞥见阳台落地窗玻璃上的雨滴滑落,而窗外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

“……天黑了呢。”

明明早上还是晴天,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天就忽然阴下来开始下雨。

手伸进牛仔裤的裤兜摸索了一下,小泉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还在厨房料理台上放置着,于是撑起身子起身又走进厨房,被遗忘的手机黑着屏,并没有任何消息传入。

“日向的工作还没结束吗……”

稍微有些寂寞。

这么想着的小泉摇了摇头,拿着手机又重新回到懒人沙发的怀抱。

一旦停止自言自语,独居的公寓中就会迎来无尽的寂静,烤箱运作中的微弱噪音只会显得整个房间更加安静。小泉萌香趴在懒人沙发上,余光瞥着望着落地窗发呆,明明灯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她的脸上却露出了如窗外的天空般昏暗的神情。

“还是不送了吧。”

她轻声道。

“我还……不想被日向讨厌……”

熟悉的干涩感爬上眼眶,小泉知道它马上就会落下。

“只要做朋友就好……”

有水划过脸颊,懒人沙发慢慢地被濡湿了一小块。

 “现在这样就好了……”

窗外的夜空中,细密的雨丝仍未停歇,灯光明亮的公寓里飘出黄油曲奇的奶香味,只有客厅角落棕色的懒人沙发上留下了一小滩深色的痕迹。

 

FIN.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