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中之人】【晌萌/もえぴな】听说眼镜撞在一起的话就会笑得停不下来

#灵感是真的源自于生活啊朋友们!

#文中很多对小动作的描写,很多都是有言外之意的w包括以手掩嘴啊之类的,大家可以适当联想一下w

#斜体字是心理活动。

#也许有OOC和错字以及衔接或逻辑上的错误,可以的话请指正w


正文↓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在排练的中途休息的时候,九九组成员们四下散开聚成一个个小团体的场面似乎已经不足为奇了。虽然比起首次见面时的关系已经好了许多,成员们互相之间都能够熟络地聊起来,但休息时依然会下意识地与最亲近的对象待在一起,人类的本能就是这样呢。

佐藤日向四处张望着,一边胡思乱想些没什么用的哲学问题,一边走去坐在靠墙的第二张椅子上,自然地往一旁顺势倒下,正好靠在自己那侧坐着的好搭档的背上,并熟门熟路地在对方瘦削的肩上找到了那个不会硌痛双方骨头的位置,把自己婴儿肥的脸蛋软软地搭了上去。

她的好搭档——小泉萌香连头都没回,专注地坐在椅子上用手机刷着自己的推特,顺手给几条夸自己可爱的推文点了赞。

因为排练中的体能消耗量相当巨大,所以好不容易停下来休息时给出的时间也有近一小时之长,有时大家稍作休息之后也会闹腾着拍些搞笑的小视频上传到推特,偶尔也会由某个人牵头玩起叠叠乐然后拜托工作人员拍照……正是这样的休息时间使九九组成员迅速熟悉并要好起来。

甚至最近因为大家越来越熟悉了,工作人员们还会在休息时间的后半段突袭恶搞部分九九组成员,尽管有点困扰,但快乐的时间也一同增加了。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佐藤日向拿出手机点开相册,里面存着排练开始以来拍过的所有小视频,很多是她自己拍的,还有些是找其他成员或者工作人员要的。

快乐的回忆越来越多了。

日向脑袋中的思绪四处飘荡,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机械地往下滑着,忽然看见一张熟悉的照片划过视线,于是又停下来往回翻了几下——那是一张她与小泉萌香的自拍照。

说起来那时还是年初,天气依然冷得要命,佐藤日向还记得拍下这张照片的那天小泉萌香穿得相当可爱,米奇头LOGO的白色毛衣,森系针织外套与同样是森系风格的灰白围巾,可爱的脸蛋上那副装饰用的平光圆框镜使得这份可爱又上升了一个级别。

在这张自拍照旁边紧挨着一个熟悉的视频,仅仅看一眼佐藤就想起这是当时自己排练完后一时兴起拉着大家拍的“面白いこと言って”的视频,当然没有放过自己的好搭档小泉萌香。后来这段视频还被上传到推特,大家在这条视频的推文下面留下的评论与转推数相当惊人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佐藤日向点开那张自拍的大图看了看,那副十分熟悉的镜框很快便勾起了她早上来时的记忆。

“萌香ちゃん,今天好像也戴眼镜来了呢。”

“嗯?”

对方疑惑的声音像是从肩胛骨隔着两人的皮肤传过来,佐藤日向觉得自己脸上的颧骨好像也随着音波微弱地震动着。

原来如此,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骨传导吧。

小泉萌香的背微微动了一下,扭过脸来:“是戴了,怎么突然问这个?”

姿势的缘故,小泉的脸扭过来后直接贴在了佐藤的头顶上,同时刚才刷手机时没有注意到的,对方呼吸起伏的节奏也顺着身体接触的部分传递过来。

啊,是骨传导。

并不知道自己与对方想了同样的事的小泉只是默默地保持着脸贴在对方头顶的姿势,眼神微微向下瞥去,静静地等待佐藤的回答。

“其实我今天也带了自己的眼镜来,”佐藤稍稍沉默了几秒才说道,语气一如既往地充满活泼的气息,“萌香ちゃん也戴上眼镜,我们来久违地拍张照吧~”

还以为是什么严肃的事情,小泉稍稍吊起的心又落下,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后她哼哼地笑了几声,肩膀顶了顶佐藤仍然搁在上面的脑袋,不一会儿身后也传来哼哼的笑声,肩上的重量也随之消失了。小泉轻轻扭动几下卸去重量后格外轻盈的肩,离开了佐藤的脑袋这个热源,肩膀和后背总觉得有些凉飕飕的。

这份感觉很快被她抛之脑后,转而起身去翻自己的包,身后亦响起椅子的金属部分轻轻碰撞在一起的清脆声音。

很快两人各自戴上眼镜回到原位,佐藤日向已经打开了手机的前置摄像头,见小泉也进入镜头范围后便自然地将空着的手绕过背后虚搭在对方肩膀处的衣服上,却没有落下。两个戴着眼镜的人笑嘻嘻地面对镜头,佐藤的手按下了快门键。

“再来一张?”

“好啊w”

于是佐藤举着手机尚未放下的手臂重新伸直,方才虚搭在小泉肩上的手这一次绕过她的脖颈指向了脸上的圆框平光镜,同时小泉也顺势微微靠在佐藤怀里,伸出手指向佐藤的眼镜,还俏皮地作出一幅微惊的表情。

设置成静音的手机微微震动一下,佐藤的手自然地缩了回来,但身体还是贴着小泉坐着,而原本就轻靠在她怀里的小泉似乎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就这样看起了刚才两人的自拍照。

“hina,用这个贴纸试试看?”

“啊,这个星星吗?好可爱,把它们放在眼镜旁边~キラキラ~”

“キラキラ~”

“キリンだよ~”(是长颈鹿哟~)

“噗哈哈……キリンだよ……这什么鬼啦w”

小泉笑得埋下了头,佐藤日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近在眼前的黑色脑袋,结果对方却干脆把脸整个埋在手掌里伏下身子,于是佐藤不禁也跟着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手掌轻轻放在小泉的背上,对方为了忍笑而微微颤抖着的感觉完全透过手掌传递过来,笑声仍未停止,佐藤脸上的笑容稍微加大了些。

“等等……萌香ちゃん,”受对方感染而有些停不下笑声的佐藤努力地憋住笑容,故作正经地拍了拍小泉的背,“笑太过了啦,笑太过了……”

话音刚落手掌下颤抖的感觉就停止了,随后听见像是在做深呼吸的声音,佐藤稍稍探头去看,不料小泉却突然抬起身子转过头来——

“咔嗒”

“啊!”

“呜哇!”

两个人的眼镜镜片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同时响起的还有两个人的惊叫声,以及分开时动作过大引起的椅子撞击声。

“哈哈哈哈……竟然撞到眼镜了……”佐藤日向靠在椅背上,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得太过猖狂,抖着手扶起滑落下去挂在鼻翼上的眼镜,另一只手同样抖着指向小泉,眼睛笑得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小泉倒向另一侧的椅子,一手支起手肘支撑着身体,另一手扶着眼镜朝完全看不出有在憋笑的佐藤日向丢去一个白眼,随后自己也忍不住跟着呼呼笑起来。

“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在搞些什么啊?”远处被笑声吸引着观望了许久的伊藤彩沙终于按捺不住走了过来,看向戴着眼镜笑作一团的两人的眼神写满了奇怪。

“哈哈哈……哈……只是在拍照啦。”勉强还能说话的佐藤用手掌轻轻地掩住嘴巴,回答时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哮喘患者在大喘气,伊藤的眼神顿时更加微妙了。

“呼呼呼……哈哈哈……”小泉萌香则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憋着笑,甚至无力顾及伊藤这个前辈的存在,但很明显即便她用手捂住嘴都没能遮住自己漏出来的笑声。

“……”

伊藤彩沙在两人间徘徊着的视线中充满了关爱,最后还是选择默默地撇下笑意正盛的两个笨蛋,并决定今天再也不要管这两个奇怪后辈的事情。


FIN.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