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じゅんななな】诀别的REVUE、前进的REVUE

#看图写文100字,今天我也不小心超了规定字数20倍【流下本想摸小段子的泪水】

#听着少女歌剧的歌单,中途的歌突然舒缓起来,导致整个过程也不可避免地抒情起来,不想改了,希望前后文章情绪不会出现衔接偏差

#名字瞎起的,不要管它

#图放最后。顺便因为是群里看到的图,不知道这样会不会侵权,如果有的话请告知我,马上删。


正文↓


我本以为这一次的REVUE不会再遇见纯那ちゃん。


镜面般的大理石舞台上,第99回Starlight的塔横倒其上,我立于塔身之尖沐浴着光芒,与塔底阴影下若隐若现的那人遥遥相望。


轮舞已经牢牢地握于手中,身体也习惯性地下沉着摆出了战斗姿态,纯那ちゃん所处的阴影中有金属的光芒一闪而过,我的双脚动了起来,箭矢从耳际破风而去,而纯那ちゃん的身影已经隐匿于那阴影之中无从寻觅。


我本以为在输给华恋ちゃん以后,我不会再参与REVUE。


但是为什么我与纯那ちゃん会在这里呢?两个已经不可能再竞争top star的人之间的revue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在塔身上奔跑着,侧头瞥了一眼一如既往地屹立于看台之上的那头长颈鹿。

 

那头长颈鹿究竟想做什么?

 

无从猜测,无从反抗。

 

在我胡思乱想着奔跑的时候,纯那ちゃん的第二支箭矢从身侧袭来。

真是挑了个好时机呢,纯那ちゃん。

 

我抬起“舞”将剑挑落。

 

但是对我没有用喔,虽然已经没有再演的必要了,但是与纯那ちゃん在无数轮回中战斗的经验还好好地保存在脑海里,你的一举一动我都能预见。

 

正如我所预料的,第三支箭矢紧随而来,接着第四支、第五支、十几支箭矢先后从暗处射出,“舞”的刀锋在我手中不断变换方向,“轮”也很快加入其中。

 

习惯性地挥舞着双刀,习惯性地打落了箭矢,无论力道还是方向,都是那么的熟悉。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纯那ちゃん又要再输一次了。

 

“轮”挥舞的轨迹稍稍停滞了一点,立刻便有一支箭矢擦过扣子表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擦痕。

 

我不自觉地皱起了眉,纯那ちゃん一定已经发现了我在revue中的心不在焉,接下来的攻击相比会更加猛烈。

 

不可以放水,不想让纯那ちゃん再输下去,但是更不想让纯那ちゃん认为自己被轻视。

 

心下一沉,脚上发力,我纵身从塔上一跃而下,纯那ちゃん的箭矢也随着我下落的轨迹密集地射来,我挥动着“轮舞”将它们一一打落,而后在落地的瞬间顺势向右前方一个翻滚,几支箭矢已经钉在了原本的落脚处。

 

这样,我也与纯那ちゃん一样身处塔身下的阴影之中了。

 

凭借着记忆所积累起的直觉,我的脚步自然地朝向纯那ちゃん会在的地方前进,箭矢射来的方向开始移动,射击间隔也慢慢变长,我轻松地拨开这些力道都弱了些的箭矢,笔直地前进着。

 

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的脚步有些犹豫地慢了下来,不知隐藏在哪处黑暗中的射手还没有射出下一支箭矢。

 

当我的脚步声彻底停下时,舞台一瞬间寂静下来,就连风声都失去踪影。

 

纯那ちゃん去哪儿了?

 

以前的战斗中也有过找不到纯那ちゃん的时候,但那时我总是站在光芒之下,而这次,我也立于阴影之中。

 

怀着心中微弱的不安,我警戒着跑动起来,直到绕过庞大的塔底,重新进入射灯照耀着的、纯净的大理石反射着耀眼得难以直视的光芒的外侧舞台上。纯那ちゃん依然不知所踪,脚步声,箭矢破空的声音,全部都像消失了一样。

 

这个只有光芒照耀着的舞台,寂静无声的舞台,只有我一个人伫立在这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双刀的刀尖垂下,我故意卸下戒备抬头望向看台,却发现长颈鹿已经不知所踪,而我所期待着的箭矢也没有破空来到我身边。


这算什么,是对我无数次轮回的惩罚吗?

 

面部仿佛失去了知觉,我垂下头,大理石地面清晰地映出我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趴在讲台上无聊得睡去的冬日夜晚,只有电暖炉的橙红色光芒陪伴着我,直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人拉开教室的门。

 

这次,就连纯那ちゃん也要抛弃我吗?

 

明明说好了会陪我一起去的,那个新的未来,新的第100回Starlight。

 

“……骗子。”

 

我蠕动着嘴唇,几乎没有发出声音,脚步拖沓着走向舞台中央,双手随意地扬起,随后控制不住地缓缓跪坐下来,眼眶一阵干涩。两把刀飞上半空又直直地落下,“轮”笔直地插进了大理石舞台,“舞”则刀柄落地,发出了闷闷的“咚”的声音。

 

“咚”?

 

我有些艰难地半抬起头,朝向“舞”所落下的地方看去,在它的刀柄下压着我再熟悉不过的白色本子。

 

“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有人解答我的疑问,原本照射着舞台的射灯纷纷黯淡下去,空气在微弱而又密集的光线中看起来像是变成了淡蓝色。

 

忽然间舞台上响起清脆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仿佛在敲击着我的心脏使之跳动。眼中的干涩感瞬间褪去,我有些急迫又有些期待地直起身子,抬起头——

 

我的纯那ちゃん沐浴着月光般柔和的淡蓝色光芒缓步向我走来,翡翠弓的弓弦虚挂在她的食指上,很快便受重力牵引“啪”地掉落在地,她另一只手捏着的箭矢几乎也是同时落地。

 

我就这样怔然地看着她,看着她纤细的手指抚上左肩的金色扣子,捏紧、然后扯下。鲜红色的披风随之落地。

 

我就这样看着她,鼻尖嗅到的味道越来越清晰,阴影笼罩在我抬起的面庞上,纯那ちゃん的双手穿过我的耳侧,在我的颈后缓缓收紧,耳边是她温热的吐息,眼前是她紫色的秀发。

 

我最喜欢的低沉声线轻轻地、清晰地响起——

 

“我来了,奈奈。”


啊啊——多么、多么……

 

干涩感再度爬上眼眶,我只是愣愣地透过纯那ちゃん的发隙看向空无一人的看台,周边的空气中仿佛有点点微光在闪烁。

 

那是星星?还是我眼中盈起的泪水呢?

 

眼前的空气似乎更加柔和而模糊起来,纯那ちゃん背后那温柔的光就是未来的模样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令人期待啊。

 

慢慢地沉浸在纯那ちゃん的气息之中,我就像一个跋涉万里的旅者终于回到家乡的爱人那熟悉的怀抱里那样安心下来,停止了思考。

 

 

 

FIN.

 

 

 



评论(1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