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中之人】【晌萌/もえぴな】留宿后醒来的早上要做什么

#OOC有,各位萌推日向推先不要打我,哪里OOC请指出来告诉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抠细节也行【ball ball各位!】

#写文真的太累了,我真的只是想摸段子,最后为啥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

#因为放飞了自我,所以可能有衔接不合理、时间和现实对不上、季节对不上等等问题,有的话就告诉我,我……不懒的话就改改。

#感谢在这冷爆的小圈圈里产粮的其他几位太太,爱你们

#也感谢各位显微镜群友和脑洞大开的群友,还有各种扒情报和照片的群友。

#让Hrk打了个酱油,因为实在没力气了解hrk的个人情报了,如果有hrk推看到什么描写不对的地方请指出来谢谢!

正文如下↓

1.

舞台剧演出结束后已经接近22点,兴奋劲还没有褪去的九九组成员纷纷聚在后台合影或闲聊,阵阵喧闹中时针很快接近了数字12,终于意识到再不离开就连末班车都要赶不上的事实,大家匆匆散开收拾起个人物品。

身心的疲惫在情绪冷静后逐渐涌上,平日里隔着几米远都要继续的闲聊也被不约而同地中止,大家加快了收拾速度,然后一窝蜂地涌向最近的车站。

“大家,路上小心喔!”

“之后见~”

“回家路上小心哦,之后再见~”

“明天好好休息吧,今天辛苦了!再见~”

“……”

分散地住在东京的各个角落的成员们先后下了车,依然同行的佐藤日向与小泉萌香与九九组的同伴们挥手道别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看着几乎是瘫坐在旁边发呆的小泉,佐藤日向虽然也很疲惫,但还是伸出手在她眼前虚晃几下,看见她回过神后望过来的样子,露出了恶作剧时的笑容。

“辛苦了,萌香ちゃん~”

“辛苦了,日向……你又要干什么?”小泉萌香下意识地作出回应后,因疲惫而迟钝的大脑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露出了略带警戒的眼神。

“来说点有趣的事吧~”

“……现在不想说啦……”

脑袋后仰着贴上了窗玻璃,小泉闭着眼睛拖长了声音回应她,见状佐藤也没再不识趣地骚扰对方,尽管很喜欢恶作剧,但读懂空气氛围的能力她还是有的。

“日向——”

肩上突然沉重起来,拖长的呼唤声由远及近,佐藤日向脑袋放空了一秒,很快也偏过头去靠在枕着自己肩膀的小泉萌香头上,蹭了几下后才回应道:

“萌香ちゃん怎么啦~”

“你今天要不要来我家留宿?”

佐藤日向的表情凝固了一会儿,“诶”了一声后又听见小泉自顾自地解释起来:

“日向家离练习的地方最远不是吗,每次练习完回到家都一点多了吧,我在twitter上看到了噢……”

萌香ちゃん的声音感觉像是快要睡着一样。

佐藤这样想着,轻轻地抬起自己的头,尽可能保持身体不动地探出头去,视线下移,不出意料地看见了紧闭着眼睛的小泉蠕动着嘴唇嘟嘟囔囔说话的模样。

“……我家还挺近的,也有多的衣服和被子,只是一晚的话完全没问题……”

在心里感叹着“这家伙真可爱啊”,佐藤又小心地把脑袋靠回了小泉的头顶,那软软的嘟囔声仿佛透过头皮传递过来了一样,总觉得能感受到心脏与声音的频率慢慢重合了起来。

“……所以你要来吗?”

“好啊。”

回复来得比预想中迅速,嘟嘟囔囔中几乎要睡着的小泉萌香半睁开眼,看着对面通透的玻璃倒映出两个人亲密地靠在一起的样子,玻璃上佐藤有点疲惫的脸打消了心底的一丝怀疑,随意地“嗯”了一声后,小泉重新闭上眼睛。

同样看着玻璃的佐藤注视着合上双眼似乎已经睡着的小泉萌香,在列车偶尔的颠陂中压下心中的杂绪,放空了脑袋,困意随之一涌而上。

 

“XX站到了——请要下车的……”

 

眼皮还没合拢又立刻睁开,身体随着列车刹车的惯性稍稍飘起一点,广播声回响在空荡的深夜车厢里,差点倚在一起睡着的两人匆匆地扶着栏杆站起来冲出了车厢。

十月的夜晚气温略低,空旷的室外站台上呼啸的凉风席卷过面颊,钻入卫衣宽大的领口,瞬间清醒的两人条件反射般抱住了对方的手臂贴在一起。

“好冷!”

“这太冷了吧!”

被低温激得叫出声来的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萌香ちゃん冷吗?”

“超冷的——”风声略大,小泉萌香本就不大的回应仿佛被风吹散一般有些模糊。

“那我们快跑!”佐藤日向抓起小泉泛着凉意的手,突然跑了起来。

“诶?!”

两人以并不算大的音量“啊啊啊啊”地叫着跑向出站的下行阶梯,一路蹬蹬蹬下来后又冲到出站闸机前面才堪堪停下。

喘着气半靠在出站闸机上的两个人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完全忽略了不远处工作人员投来的疑惑视线,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摸出口袋里的交通卡,滴滴两声出了车站。

“说起来这是第一次去萌香ちゃん家留宿呢w”

“好像是喔……那你明天要发表什么留宿感想吗w?”

“可以发表吗?我会把萌香ちゃん家的秘密全都抖出来……”佐藤说着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你想尝尝轮舞吗?”小泉不甘示弱地停了下来,做了个持刀劈砍的动作回击。

“我的翡翠弓也不会输呐!”佐藤也立刻停下脚步摆出拉弓的架势。

两人摆着架势定在原地盯着对方,几秒种后一起喷笑起来。

“别闹了快回家啦!”小泉不再理会佐藤,自顾自地在回家的路上小跑起来。

“诶你居然丢下我!萌香ちゃん等等——”反应迅速地跟上小泉的脚步,佐藤日向一边跑着一边假装被丢下的可怜模样喊着,跑在前方的小泉很快回头瞪了她一眼,但还是放慢了速度与她齐肩并行。

“跑的真慢啊佐藤さん~”

“只是偶尔给你放水而已哟小泉さん~”

“你说什么~!”

“不服比赛啊w”

两人在路上一番胡闹,完全不顾及自己的体力问题,直接导致了最后累得互相扶着对方才进了家门,佐藤也完全没有了打量屋内环境的力气,两人轮流冲了个澡就双双扑在了小泉家柔软的单人床上。

“晚安萌香ちゃん。”

“晚安日向。”

佐藤已经躺在被窝里几乎睡着,小泉从被窝里挣扎着伸手关了灯,立刻便缩回去闭上了眼睛,要多拿一床被子的事情早已被疲惫的大脑遗忘在角落。两个人紧紧地挨着躺在并不宽敞的单人床上,睡意如浪潮般涌来,房间里很快寂静下来,只有书桌角落的加湿器亮着微弱的光孜孜不倦地释放着水汽驱散秋日的干燥,温暖的被窝里传出两人轻柔绵长的呼吸声。

 

2.

第二日早晨八点,厚重的窗帘遮挡了所有的光线,本该响起的闹钟也因为在前一晚忘记被打开而沉寂着,从昨晚开始一直保持着静音的两部手机偶尔亮起,很快又黯淡下去,沉浸在梦乡的两人依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窗外的日光随着时间的流逝缓缓地改变着投射下来的角度,直到窗帘缝中也漏出光线的时候,睡在外侧的小泉萌香终于迷迷糊糊地睁了眼,伸手去摸床头的手机。

“……”昏暗的环境里手机屏幕明亮的光线有些刺眼,视线也有些模糊。小泉萌香皱眉,揉了揉眼睛,视线终于清晰了一点,屏幕左上角的时间与一连串line消息纷纷映入眼底。

“嗯……嗯?11点了……”慢慢清醒过来的小泉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发愣,自从九九组成员开始为第二次舞台剧排练,她再也没睡到大中午过。

“……什么东西……”终于感觉到有什么压在自己腿上和腰上,小泉微微地动了动有些僵硬发麻的小腿,艰难地转过头去看自己身后,一团黑发在自己背后散开,却看不到主人的脸,“啊……日向……”

小泉萌香这才想起自己昨天邀请对方来自己家中留宿的事情,在心里悄悄吐槽了一句“睡相好差”后便小心翼翼地从日向毫不客气搭过来的腿下拯救自己发麻的小腿,同时身体慢慢地往床铺外沿蹭过去。

好不容易将两条腿都解救出来,小泉用手肘撑住床铺,缓慢地完成了一个翻身,面对着依然熟睡的佐藤日向躺了回去。

“动作这么大手也不会滑下去啊……”无言地掀起被窝一角望了望仍然稳稳地搭在自己腰上的佐藤日向的手,小泉萌香并没有要挪开它的意思,反倒是轻巧地拨开盖在佐藤脸上的头发,露出她婴儿肥的脸蛋。

盯着这可谓是安详的睡颜看了一会儿,小泉突然想起上回自己不小心躺在椅子上睡着还被对方拍了照传上推特的事情,忿忿地举起手机镜头对准了这张睡脸。

“让你天天恶作剧,这就是报复~”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萌香满意地看着手机相册里保存的好几张不同角度的佐藤日向牌睡脸,打开了twitter。

“啊……这个背景绝对会被误会。”智商总算回到脑袋的小泉在点开编辑栏时突然醒悟,悻悻然地按灭了手机屏幕,转而开始思考如何叫醒佐藤比较能报仇。

看着睡脸思考了几秒后,小泉伸出手去,精准地捏住了对方的鼻子。没一会儿,佐藤开始挣扎,脸下意识地往被子里蹭去,试图摆脱这个钳制她呼吸道的恶魔。于是恶魔小泉松了手,看见对方重新安静下来后,又一次伸出了恶魔之手精准地捏住她的鼻子。

 

3.

佐藤日向在一阵窒息感中醒来,还没睁眼就感受到自己鼻翼两侧温暖的手指的触感,比起睁眼,她本能地选择了逃跑。

挣脱了那股窒息感后,佐藤依然紧闭着眼睛装睡,与反应迟钝的小泉不同,醒来的瞬间她就意识到了是谁在玩她的鼻子。很快那人的手指又捏上了她的鼻子,打算就这样闭着眼睛陪她玩的佐藤也没有乱动,直到氧气用完,窒息感再次传来的时候才佯装本能反应地躲开。

这样的过程反复了三、四次,感到对方还没有要停下恶作剧的想法,脑袋在被窝里钻进钻出的佐藤也有些装不住了,心里想着“也该停手了吧”,打算在下一次被捏鼻子时就睁眼。

 然而随后而来的却是落在鼻尖的微凉指尖,佐藤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意识到自己要露馅了之后又放松了胸口恢复正常,不明白手的主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才能把手拿开,佐藤只能努力地让自己的眉头不要皱起来,努力地保持呼吸的平稳,感受着指尖从鼻尖落到上唇,又轻轻滑下,从下唇绕去嘴角……

佐藤感到自己的脸颊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热,随后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啊”,脸旁的床铺微微陷了下去,原本搭在什么上的手也滑了下来,紧接着脑袋上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小泉萌香嗔怪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醒了就快起来啦!”

 声音响起的瞬间,佐藤立刻“噗嗤”一声地哈哈笑了起来,同时伸手随便揉了揉眼睛就看向坐在床上的小泉,也许是被她放肆的笑声感染,也许是因为她刚醒来蠢蠢的脸,小泉萌香原本努力绷起来的生气时的扑克脸马上就绷不住表情一起笑了起来,笑声中两个人的脸颊都格外红润。

 

 

4.

“啊,haruki发line来了。”佐藤叼着一支刚拆的新牙刷,手指点开一则消息通知。

“说了什莫?”正在刷牙的小泉口齿不清地问道。

“说我们情热组要不要出去玩,还附了一家烤肉店的地址信息说是最近广受好评的店。”佐藤的手指规律地轻敲手机边缘,另一只手捏住牙刷柄开始刷牙。

“你去吗?”咕噜咕噜地漱了口,小泉拿下挂在墙上的发圈固定住乱晃的刘海,将洗面奶挤在手心里开始揉搓。

“嗯——”佐藤拿着牙刷迅速在嘴里变着方向轻捅几下,拿起水杯接了水漱口,“我比较想吃萌香ちゃん特制的年轮蛋糕~”

“嗯嗯嗯……”正闭着眼往脸上搓泡沫的小泉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佐藤伸手替她打开了水龙头,看着她快速地接了水扑掉脸上的泡沫后又适时地递上毛巾。

“你还在记着上次的年轮蛋糕啊。”脸埋在毛巾里的小泉说道。

“因为纯那给banana亲手做了瑞士卷,所以banana也要回报纯那。”佐藤一本正经地借了漫画的梗。

“喂——那明明是用来感谢banana的!”小泉立刻喊了起来,随后将头上的发圈摘下来递给佐藤,“不过你想吃的话也可以做啦,但是haruki那边要怎么办?”

“萌香ちゃん真是个好人~”佐藤套上发圈,“那我跟haruki说今天要和萌香ちゃん秘密约会w”

“给我等下——!”

“萌香ちゃん不愿意和我约会吗?”正在手心揉搓泡沫的佐藤睁大眼睛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也不是……啊我知道了你就这样说吧!”

“真是个好人啊~”

 

最后满怀期待的岩田阳葵收到了佐藤日向和小泉萌香先后发来的“今天在家大扫除,对不起haruki,下次请你吃烤肉”的line消息,她瘪了瘪嘴角,只好改邀了三森和小山一起出门。

 

5.

“萌香ちゃん,午饭吃什么?”

“不然吃拉面?前面有条商店街。正好把年轮蛋糕的材料也买回来。”

“Y——eah~!萌香ちゃん特制年轮蛋糕!”

“你是小孩子吗?”

“我本来就是啊w”

“啊……”

“今天久违地做我姐姐吧萌香ちゃん。”

“我本来就是你姐姐吧!”

 

大门“咔擦”一声落了锁,两人的笑声在门外渐渐远去。

 

 

FIN.


评论(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