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UMP9】寂寞独白

#本来只是睡前一首歌,结果我偏偏作死看了歌词,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灵感来源是一首叫《寂寞独白》的歌,40mp的作品。

#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心情,采用了ump9的第一人称,可能会有点看不太懂。大概是UMP9和UMP45相遇前的心情。

#很可能有OOC。毕竟我完全不知道459是怎么相遇的,也不知道相遇时45是什么样的45,9又是怎么样的9,所以私设如山,请多多包涵……

#如有不适,请点击右上角。

正文↓

我做了一个梦。

那是寂寥无声的漆黑夜晚,我独自一人躺在残留着白日温度的柏油马路上,摆出了一个大字型。昏昏沉沉的路灯有一下没一下地闪着,夜空却永远闪烁着点点光芒,仿佛我伸手一抓便是满手繁星。

耳朵里灌满了风的声音,它吹着一个塑料袋从街边的昏暗角落滚过我的手边,不一会儿又重新没入黑暗,只听见沙沙的声音渐渐远去,最终湮灭在街道尽头的黑暗。

这是一场孤独的梦境。

偌大的城市只有萧萧风声与我作伴,只有满天繁星与我为被,只有冷硬柏油地面充作床褥,只有频闪的路灯为我上演安眠的戏剧终幕。

我最后望进一眼星星点点,疲倦地合上双眼。

窸窸窣窣……哗……啪沙……

“喵——”

啊,还有一只来自草丛的猫。

我翻了一个身,以手臂为枕,好让自己能够舒服地观察这位“不速之客”。

那是只黑灰毛色的猫咪,拥有一双清澈的金色猫瞳,瞳孔在一闪一闪的路灯下始终保持着尖尖的纺锤状。

我凝视着它的双眼,搭在地面上的左手试探着抬了抬指尖。

“嗨。”

你好。

“你叫什么呢?”抬起食指。

和我一样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吗?

“你的同伴呢?”放下。

你也是独自一“人”吗?

“你……”我低下目光,手指在粗糙的柏油马路上画着圈,“要不要和我一起?”

它没有回应。

它不会回应。

我闭上眼,又睁开,它那金色的双瞳依然定定地直视着我。

“你还会待多久呢?”

我问道——心中的期待不小心溢出了喉头,化作话语。

“喵。”

“啊,等等……”

不要离开。

它短促地叫了一声,一个后跳,转身匿入了黑暗。我慌忙探过身子,伸手想要挽留它的哪怕一丝毛发,却最终只抓到一团虚无的空气。

……

我又躺回了大字型,瘫在柏油马路的中央。无论如何努力地扩张自己的领域,都无法填满这块只有我一个人的空间。

“真讨厌啊……”

我的眼底倒映着繁星,从我的眼角悄然溢出。

“已经受够一个人了……”

忍不住面向着猫咪离去的方向,蜷缩着身体。

“哪怕只有几秒也好……”

对着黑暗喃喃自语。

“可不可以再陪我一会儿呢……”

眼前水雾迷蒙,我的意识也慢慢随着它的离去沉溺于无边黑暗。

…………

有明亮的光线透过眼皮,刺痛了眼睛。

我眯起眼,抬手揉去眼角污垢与生理泪水,周围依然是熟悉的躯壳,覆盖着日夜的灰尘。

光线透过墙上唯一的一扇小窗,直直地打在我的脸上。

刺眼。刺眼。

与光隔绝甚久的眼睛不断地流出泪水。

“……什么嘛,只是梦啊。”

我抬起手掌,皮质手套蹭红了眼角,染上一片湿意。

“继续睡的话,还能见到它吧……”

我凝视着在明亮光线下不断变换的自己的手影,再度合上了眼。

“拜托,让我再见它一次……”

吱呀——

嗒、嗒……

耳朵捕捉到细微的声响,我迫不及待地睁开了双眼,转头望去——

急促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一个黑洞洞的圆孔顶住了我的脑袋。

“不许动。”

她说。

“你是谁?”

我是……谁?

我木讷地看着眼前握着枪把的手,视线微微抬起,对上一双清澈的金瞳。

“我是……UMP9,IOP制造的……SMG人形。”

早已被设定好的话语脱口而出,我视线里的她露出了诧异的眼神,抿了抿唇,似乎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

“呐,你可不可以……”

“陪我一会儿?”

回过神来,我已经抓住了她的外套衣角,黑色的布料被我无意中扯得有些变形。

她的枪口依然指向我的脑袋,而我已经不再在乎那一发就能剥夺我存在的武器,满脑子只想留下她,哪怕一会儿也好……

即便我的心里清楚地明白——

梦里的它没有留下,现实的她也不会留……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我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你说……”什么?

“起来,然后跟我走吧,UMP9。”

她垂下枪口,比我略小的手掌轻轻地按在我的头顶,一字一句地说到,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坚毅。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家人了。”

“我叫UMP45,是你名义上的姐姐。”

“为我所用吧,9。”

姐……姐?

很久不曾运转的大脑紧急搜索着这个名词。

这么温暖的词语,还是第一次听到呢。

泪水一瞬间夺眶而出,我呜咽着,语句混合着鼻音,断断续续:“谢谢……你……谢谢……”

“我也……能有姐姐……”

“谢……谢……”

我胡乱地用手掌抹着脸,皮质的手套蹭红了大块人工皮肤。

她皱了皱眉,我余光瞥见她表情的变化,慌张地扶住身边的木板用力站了起来,步伐不稳,面容肮脏,只能努力试图憋回眼泪。

“对……对不起。”

我抽噎着,用力平复心情。

“我……呼……我什么都会做的,请、请不要……”

“冷静点?”她面容稍缓,语气轻柔地说道,递给我一块手帕,看着我慌乱地抹了抹脸,转身离去。

她离去的背影与梦中的它真像啊。

我紧张地想着,心中满是惶恐。

“跟着我。”

但是言语却拥有不可思议的温暖。

我露出了醒来以后的第一个笑容,珍重地将手帕收入胸前口袋,拾起了藏在木板下被遗忘了太久的我的伙伴。

“是!”

终于,迎来了新生。

END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