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食戟之灵】【绯绘】与人鱼的奇妙邂逅

·给新户绯沙子的生贺!!绯沙子!生日快乐!

·赶了一下午终于写完了,码字速度堪忧.jpg。

·可能有OOC和什么小错误之类的,发现请在评论指出。

·太久没写绯绘了感觉和以前的风格大相径庭……也可能只是我感觉而已。

·希望各位吃的愉快!感谢其他太太们疯狂发粮让我吃到撑w【抚摸圆滚肚皮


正文↓


那是一个阳光正好的夏日早晨。

 

新户绯沙子对此依然记忆清晰,在那本该如平常一样于阳光可及的浅水区与同伴们戏耍的早晨,一张巨网铺天盖地般笼罩下来。

 

几十条同族四散游离,却不可避免地落入网中,只有离得较远的绯沙子在渔网快要罩住自己时迅速向深处急游才勉强逃过一劫。眼看着渔网不断地收拢,年幼的绯沙子焦急地绕着网来回游走,就在那时,她化为了人鱼。

 

感受到眼前的光景一阵模糊后又回归清晰,绯沙子惊骇地看见自己竟长出了属于人类的半身,她思绪混乱地舒展双手,好奇地看着自己光滑而没有鳞片的双臂与更加修长的鱼身……同伴的呼救声赫然在耳,绯沙子顾不得熟悉这幅姿态,急急忙忙地冲上去用手扯松了几个网眼,以便同伴们逃脱。

 

直到看着所有的同族都逃至远方海域聚集起来后,绯沙子才松开了手准备游离,却猝不及防间脑仁一疼,眼前一黑,便渐渐失去了力气,人鱼形态也重新化作她原本的鱼形,被二次撒下的网捞了上去。

 

“绯沙子!”

 

“绯沙子被抓走了!”

 

“怎么办!”

 

“她会被吃吗?”

 

“她刚才是不是化成人鱼了?”

 

“我们这辈也有能化成人鱼的鱼了吗?”

 

“别管这些了,快去报告族长……”

 

意识渐渐模糊中,同族的惊慌喊声在耳畔渐渐微弱,新户绯沙子闭上了眼睛。

 

“呃……渔网怎么松了这么多……”红色头发的青年哀叹着扯开松了好几个网眼的渔网,突然眼角一闪,“嗯?这条鱼……”

 

“啊!这条小鱼好漂亮啊。”绑着蓝色麻花辫的女孩蹲下身子看着摊在红发青年手中的鱼,“卖到鱼市就可惜了,我们放生吧?”

 

“不。”红发青年露出一个坏笑,“这家伙卖去观赏鱼市场绝对能赚个好价钱!”

 

“诶……”蓝发的女孩子凝视着这条鱼,半晌,倒也没再反对。

 

渔船渐渐靠岸。

 

发生了什么……

 

新户绯沙子感觉自己头晕眼花。

 

我这是在哪儿?

 

摆动身体游了没几下就撞上一堵坚硬的墙壁。

 

新户绯沙子定下神来,环顾四周——

 

这难道是……人类的市场?

 

水面倒映着一个络腮胡中年人的倒影,围着黑色的皮革围裙。

 

原来我被捉了……再也见不到大家了吗……

 

“喂,老板!”一个稚嫩清脆的童音响起,“我要这条鱼!”

 

“公、公主殿下?!”绯沙子努力看向水面,络腮胡大叔的嘴巴长得老大。

 

公主殿下?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和父亲的族长地位是差不多的吗?

 

绯沙子心想,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咦……我能听懂人话了?

 

“绘里奈殿下!您怎么又偷溜出来了!”

 

“来,我们快回去吧,不然国王殿下会生气的。”

 

“……”

 

待在水盆里的新户绯沙子看不见外界的状况,但也能猜出这个“公主殿下”此时应该非常不开心。

 

“给我买这条鱼,我就乖乖回去。”金发的公主殿下鼓起了嘴。

 

“唉……好吧……”随从叹了口气,掏出钱袋,“老板,这条观赏鱼多少钱?”

 

一个渔网从绯沙子眼前没入水中,随后将她的身体兜了起来,她一时间惊慌地挣扎了几下,下一秒便被放进一个玻璃水缸中。

 

没有了盆壁的阻碍,人类的世界更加清晰地透过玻璃展现在绯沙子的眼前,一双美丽的紫色眼眸忽地占据了她的大部分视野,精致的五官与稚气未脱的面孔无不深深吸引住绯沙子的目光。

 

人类也有这么漂亮的人啊。

 

她感叹着。

 

“呐小鱼!你以后就是我的宠物了!”

 

“你今后的名字就叫‘小绯’!”

 

小绯?

 

绯沙子呆了呆,很快就反应过来——因为我的鱼鳞以红色为主所以叫“小绯”啊……

 

绘里奈欣喜的脸一直在眼前挥之不去,绯沙子突然觉得,就算剩下的“鱼生”都被困在水缸里,如果能一直看着这个人开心的样子,也算不坏吧。

 

不对!她还是个孩子啊!我不会被玩死吧……

 

绯沙子的小心肝突然颤抖起来。

 

于是从这天开始,人鱼新户绯沙子就正式入驻远月帝国公主、薙切绘里奈的闺房——里的鱼缸了。

 

鱼类的寿命本是短暂的,但人鱼的寿命却与人类不相上下,甚至更长一些。

 

所以实际鱼龄十岁却还被父亲教导说只是个孩子的新户绯沙子,与本来就是个十岁儿童的绘里奈公主,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同龄“玩伴”。

 

绯沙子的鱼缸就摆在绘里奈卧房的窗台边,被买下时的小鱼缸也很快就换成了一个即使装下一个成人也绰绰有余的超大鱼缸,据说还是国王殿下亲自派人送来的。鱼缸底部铺了层沙,还栽了好些不知哪儿来的海草,年幼的公主殿下甚至兴致勃勃地让仆从捡了块石头来戳洞,美其名曰这是“小绯的床”。

 

绯沙子目睹了自己的“床”的制作全过程,只当这是孩子的异想天开,直到完工的那天绘里奈小心翼翼地在仆从的帮助下,亲手将这块石头沉入鱼缸中,绯沙子才发现这孩子竟是说到做到,真的想把这个当作自己的床。

 

面对着鱼缸外那一双充满了期待的紫色眼眸,小鱼绯沙子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乖乖地游向了那块模仿珊瑚礁的样子戳了洞的石头,并假装在里面休息起来。

 

透过玻璃,绯沙子看见了金发的公主殿下开心得挥舞起双臂,嘴角高高扬起,那副快乐的模样仿佛沐浴着光辉,心中竟悄悄地涌上一股喜悦之情。

 

从那以后,绯沙子每日伴着清晨的阳光醒来,注视着绘里奈迷迷糊糊地被仆从叫起床,看她摸着玻璃与自己道别,目送她离开房间,度过无所事事的一天,晚上又倾听上了一天王室课程的绘里奈的满腹牢骚,最后听她道声晚安,灯光熄灭,两人便在夜幕中沉沉睡去。

 

这样的日子总是一成不变,但对于绯沙子而言,看着绘里奈的笑脸,听她唠唠叨叨讲些生活琐事,不知何时便成了她每日的最大乐事。

 

可是随着时间渐渐地流逝,小鱼绯沙子长成了大鱼绯沙子,渐渐长高的公主绘里奈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少,后来竟是几天也难得见她一笑,日日板着一张精致的面孔不苟言笑,只有每晚一人一鱼间的独自倾诉才能看她放下面具。

 

“小绯,今天父王将我最喜欢的叔叔驱逐出境了。”

 

“叔叔明明什么都没做错,错的本来就是父王。”

 

“小绯,我要学的课程越来越多了,可是学这么多东西,能给人民带来什么呢?”

 

“父王总是不能理解我的主张……”

 

“小绯,你这样无忧无虑真好……我要是也能变成鱼就好了……”

 

“小绯……”

 

新户绯沙子心中万分疼惜,却也无能为力,因为她只是一条鱼,或者说,只是一条不知如何变为人鱼形态的……鱼。

 

今夜,薙切国王为绘里奈公主筹办了十八岁成人礼。

 

绯沙子早晨便看见许多侍女围着绘里奈,为她打理衣着发型,将她打扮得如天仙下凡般美丽,脸上的冰霜却一丝也不曾减少,她被侍女们簇拥着出了门,当木门合上,新户绯沙子一介“观赏鱼”便再也无法插足薙切绘里奈的世界。

 

晚会的舞曲响至深夜,薙切绘里奈公主在终于送走最后一批宾客后挥退了一众侍女,一整日穿着沉重的华服令她的面容满溢着倦意,独自打开房门,关门落锁,并未点亮房灯,繁重的礼裙褪下后被随手扔在地毯上,她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鱼缸,绯沙子早已从自己的“床”中游出来,眼中是掩不住的担忧。

 

绘里奈停在鱼缸前,伸手抚上冰凉的玻璃壁,月光下,往日灵动的紫眸今晚却格外黯淡。

她张口:

 

“小绯,父王他……想要把我送去联姻。”

 

绯沙子的鱼鳍扑动了几下。

 

“我知道,作为公主,这应当是我的使命之一……”

 

“可我真的很难过……小绯。”

 

话毕,薙切绘里奈定定地看着这条陪伴了自己八年的观赏鱼,竟从那透亮的鱼眼中看出了担忧,她眨了眨眼,苦笑一声直起身来,微微俯视着鱼缸中的绯沙子。

 

“有时候我在想,小绯,你如果是个人就好了……”至少,这样就有人陪着我了。

 

话音未落,鱼缸中突然闪过一道光,下一刻水花四溅,一双湿淋淋的手臂揽住了自己的肩膀,薙切绘里奈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偏过头去看那从鱼缸中探出身来抱住自己的紫发女性。

 

“我会陪着你的,绘里奈。”

 

“小……绯……?”

 

紫色披肩发的女人松开手臂,退开一个身位,月光映出了她秀丽的容貌与下半身的鱼尾,她挺直了上半身,向着目瞪口呆的薙切绘里奈行了一礼。

 

“初次见面,绘里奈殿下。”她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我是新户绯沙子,也就是……那条叫‘小绯’的鱼。”

 

“你……你……”绘里奈双手掩面,话音颤抖,“你怎么……不穿衣服!”

 

“啊?”绯沙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鱼不穿衣服啊……”

 

“你……”绘里奈被噎得说不出话,只能顶着通红的脸跑去衣柜摸黑随手扯了条不怎么穿的简单连衣裙丢给了趴在水缸边缘的绯沙子,“快穿上!”

 

“可是这样的话裙子会湿……”

 

“让你穿你就穿!”

 

绯沙子不敢反驳,只好默默地穿上了这件单薄的连衣裙,然而它很快就被绯沙子身上的水给润湿,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将上半身的轮廓勾勒得更加清晰了。

 

绘里奈并未在现场看着,她将衣服丢给绯沙子后就捂着眼拿着睡衣去房间自带的浴室洗澡了,刚才绯沙子那一个熊抱将她自己的衣服也弄湿了大片。然而当她用上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冲了二十分钟的“战斗澡”出来后一看,简直恨不得打自己两下,还不如别让她穿衣服!

 

于是绯沙子头上又罩下了一条厚厚的浴巾。

 

好不容易解决了绯沙子的“穿衣问题”,两人终于能够点起床头灯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了,绯沙子用鱼尾抵着鱼缸底部的细沙,双手扶住鱼缸的边缘,和坐在床边的绘里奈四目相对。

 

空气中突然蔓延出尴尬的气氛。

 

“呃咳……”绘里奈掩饰性地轻咳一声,“总之,解释下绯……沙子你为什么会变成人鱼吧。”

 

“其实我本来是不能变的……”新户绯沙子弱弱地答道。

 

“嗯?”

 

“我本来就真的只是条鱼,后来被抓的时候为了帮助同族逃脱不知怎的变成了人鱼,结果没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这才被抓去卖给了……您。”

 

“不用对我用敬称。”绘里奈皱眉。

 

“啊好……其实被放进这个大鱼缸的时候我也有试着在夜晚变成人鱼的形态,但是完全不行,直到今天……”

 

“难道是因为我说了那句话……”

 

“我想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

 

“……”

 

双方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暖黄色的灯光下,绯沙子抬起了脸。

 

“请听我说,绘里奈殿下。”

 

“都说了不要用敬称。”

 

“呃……对不起。”被打断的绯沙子顿时弱了气势,“其实我想说,能否请您……不,请你将我放回大海呢?”

 

不等绘里奈说话,绯沙子便急急忙忙地摆起手来。

 

“不、不是说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只是……我离开太久了,我想我得给我的家人们一个交代……”

 

“和绘里奈殿下……呃,和绘里奈相处的这段时光真的很美好,我、我只是去见见家人,之后还会回……”

 

“我放你走。”绘里奈垂首说道,语气冷淡。

 

“绘里奈……”

 

“绯……沙子,很抱歉束缚你这么久。”

 

“这并不是您的错!”

 

“我明天就会带你去海边放生,”绘里奈背过身去,不愿多说,“现在睡吧,希望明早起来你已经变回鱼形了。”

 

“……”

 

“晚安,绯沙子。”

 

“……晚安,绘里奈。”

 

第二天一早,绘里奈便命人找了个普通大小的鱼缸,将绯沙子装进了鱼缸里,亲自带去海边放生。

 

绘里奈蹲在海边,双手捧出绯沙子放入海水中,鱼形的绯沙子绕着她的手来回游动,不愿离去。绘里奈伸手轻抚她的鱼鳞,轻声说道:“去吧,绯沙子。”

 

“也许以后还能再见的。”她放软了语气。

 

绯沙子又绕着她的手游了几圈,便转身游到了旁边的一块礁石后面,片刻间,人鱼状态的绯沙子悄悄探出脑袋,绘里奈猛地起身挡住了她,动作之大引得被勒令在远处等候的侍卫都转头看了过来。

 

“绯沙子!怎么突然变成人鱼!被发现怎么办?”绘里奈压低了声音责备着,身体又往礁石边挪动了一点。

 

“对不起,绘里奈。”绯沙子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我只是想好好与你道别。”不然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绯沙子……”绘里奈轻叹,“我不是说了还会再见的吗?”

 

“但是绘里奈你……”不是要联姻了吗。

 

“我会来的。”绘里奈语气坚定,“总有一天,我还会来这里见你。”

 

绯沙子愣了愣,绘里奈那坚定的紫色瞳孔所投射出的目光直射她的心灵,她慢慢地笑了:

 

“我会等您的。”总有一天,再次与你相见。


FIN.


后日谈:Five Years Later.

 

“恭贺女王殿下登基!”

礼炮声响彻王国都城的上空。

 

“把周五下午的工作全部推到别的时间。”

绘里奈如是对自己的秘书官命令道。

 

“女王殿下!您怎能不带护卫就去那种贫贱商贩聚集的地方呢!”

焦急的护卫官在周五的午后于城堡大门前拦住了女王。

 

“那就乔装成平民去。”

绘里奈只花十分钟就换了一身装束。

 

“女王殿下!”

无力阻拦的护卫官面对女王殿下绝尘而去的身影伸出了尔康手。

 

“嗒嗒嗒。”

穿着平民服饰的绘里奈拎起长裙小跑在通往海边的街巷中。

 

“哗——哗——”

海风吹拂起洁白的裙角,海浪接连不断地扑打在岩石上。

 

“绯沙子!”

绘里奈在约定的地方唤道,礁石后闪过一道突兀的光。

 

“我来遵守约定了,绯沙子。”

她伸手拥住紫色披肩发的人鱼少女,于耳边轻语。

 

“嗯,好久不见——”

人鱼绯沙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颤抖的声音染着哭腔。

 

“绘里奈。”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