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ひまわりのような君(umps)

·可能有OOC,注意避雷。

·30min听歌产物,篇幅短小未经检查,如有错请指出。

·听的歌是秦基博的“ひまわりの約束”,可以配文听听看w

·本文为UMP45主视角。


正文↓


透明的液体滑过她的嘴角,汇聚至下巴,滴落在自己的眼皮上。

 

UMP45睫毛轻颤着,从短暂的黑暗里找回了光亮——又有几滴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脸颊与脖颈。

 

“……”

 

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双手软软地搭在身侧,使不上力气,UMP45只能从勉强睁开一条缝的视野中看向对方被刘海遮了大半,哭得通红又沾染了血迹的脸,却无法伸手抹去那些泪水,就连一句安慰的细语,也无法从这嘶哑的嗓子中挤出。

 

“呜……45姐……对不起……对不起,45姐……”

 

她断断续续的呜咽声飘在风中远去,万般忍耐却控制不住汹涌而出的泪水,UMP45脸上与脖颈上的属于她的泪水在微风拂过后只余浅淡泪迹,左半边脸干涸的血迹糊住后的干涩感也被这泪水化去些许,又重新凝固。

 

不要哭了,9。

 

UMP45在心中轻轻地念着她的名字,能够感觉到自己正躺在她的臂弯。面对哭得泪眼模糊的妹妹,她的大脑不停地发出“动起来”的指令,而四肢却像断了一般毫无回应。UMP45知道自己的左眼受了伤,知道自己的左腿可能出了问题,知道自己只要再休息一会儿大概就能恢复一些行动能力……但她不知道如何止住妹妹的泪水。

 

明明受伤的是我,为什么你在哭呢?

 

沉默着,UMP45又动了动手臂,迟缓的肌肉终于有所回应,她缓慢地抬起手,UMP9瞬间便停止了抽噎,急忙伸出手来抓住UMP45抬起的手臂,顺着她的力道将手安置在自己湿润的脸颊上。

 

UMP45抿唇,贴在UMP9眼角的大拇指来回轻抹了几下,用手掌蹭去脸颊残留的湿意与干涸血迹,又轻轻抽开手抹了抹另外半边脸颊,随后任由UMP9握住自己的手掌,金色的瞳仁定定地注视着慢慢平复下来的妹妹,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9,你哭起来真丑。”你还是适合笑着。

 

“45姐……”UMP9愣愣地握着45的手,突然低头埋在她的掌心里,闷声笑了起来,“好,我以后不哭了。”

这就对了。

 

UMP45放松下来,终于有余力环视四周,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安全屋,无论是深灰色的粗糙墙壁还是这微凉的地板都陌生而又熟悉。

 

这才对啊。

 

UMP45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UMP9不由分说地制止,只能软软地半靠着墙角,看她脱下外套盖在自己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染着几片血迹的衬衫,谨慎地举着枪慢慢推开安全屋的门。

 

阳光从门缝逐渐投入安全屋内,UMP45眨眨眼,方才想起本应和自己分头行动的UMP9为何会抱着自己出现在这里,而本应是在黑夜中失去意识的自己又究竟躺了多久。

 

金色的光幕迎头洒下,映出了屋内的浮尘,也照亮了UMP9的面庞,在她身上勾勒出一圈圣洁的轮廓。

 

UMP45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她,竟从她神色谨慎的脸上透过时光看见了她平日的笑脸。

 

就是这样。

 

UMP45轻轻闭上眼,感受着披在身上的外套残留的温度。

 

你本就该活在阳光下啊,9。

 

你怎么能对我说对不起呢。

 

我才该说对不起。

 

把阳光下的向日葵留在黑暗中的我,才该说对不起啊。

 

“45姐,”她回过头,在炫目的光线下笑了起来,“外面完全没有铁血的迹象。”

 

她的笑就像那阳光下的向日葵一样温暖。

 

“我很快就能带你回家了!”

 

“……好。”

 

她是我的向日葵。

 

FIN.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