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Arctic Symptoms.Chap.9·捉鱼

·西幻背景+网游设定

·本长篇由我和 @弎韆 合写

·一些初设定:点我

·设定总集+章节电梯

·第八章:疑云

·下一章由弎韆负责

·注意避雷,若存在OOC或其他错误请在评论指出

·每两周一更新,下次的更新日:10月8日


题外话:抱歉各位!我又双叒叕拖稿了!【喂】刚上大学太过忙碌,每天都踩着点做事,再加上对文章的修改花了些时间……所以今天才发出来,非常抱歉!四周后轮到我更新的那次……我尽量不拖更!【土下座】


RO635的小小工坊在热闹的第七号街上占据了“16号”的门面,却是偌大一条街上少有的比较冷清的小工坊。

第七号街又称“梅凯尼克街”,以人族第七国王梅凯尼克的名字命名,中心城的十三条主要街道名分别来自人族的十三位国王,不过为了避讳,也为了便于理解,通常人们还是习惯称呼这里为第七号街。

这里有个俗称,叫做“铁匠街”,因为梅凯尼克国王最著名的个人爱好便是打铁,因此这儿也聚集了整个人族大陆最精英的铁匠。而身为曾经的顶尖机械师之一的弟子,按理讲只要RO报出自己师从何人,她这小小的前厅短短十分钟就能被慕名而来的冒险者们挤爆,但目前看来,RO635明显选择了隐瞒,一个技艺高超的年轻机械师过得犹如隐士高人。

一般除了来自曾经佣兵团的熟客以外,很少有人光顾这家私人工坊,因此当门铃叮当响起时,RO635瞥了眼柜台一角的日历,就能猜到是谁来了。

“来拿剑?”RO趴在柜台上查看着她那薄薄的账本,并未抬头。

“嗯。”身着轻甲的HK416站在柜台前,挡住了白日的光线,账本周围顿时出现一片阴影。

RO635后退一步,直起身子打量了416两下,笑道:“第二次看你穿着轻甲出现在我面前了,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

HK416低头看看自己身上“防御低下”的轻甲,无奈地耸耸肩:“毕竟我已经没有身着重甲的资本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难得笑出了声。

RO很快止了笑,转身撩开门帘,侧身向416招了招手,走向里面的工作间,416也随之跟了进去。

那柄剑被平放在工作台上,剑身隐藏在坚韧皮革所制的剑鞘中,剑托中心镶嵌了一枚菱形的冰系魔石,为更贴合手掌而设计的螺纹形魔纹刻于暗色的硬木剑柄之上,偶尔在表面掠过银灰色的魔力光,。

“剑柄用了硬度与韧性兼备的高品质破斧黑坚木,这种木头表层拥有极高的魔力抗性,可以避免龙骨强大的魔力导致的法性灼烧,但这种抗性主要是吸收魔力转化为魔纹的能源,所以并不影响魔纹的篆刻,我在上面添加了增强吸附性和具有魔力呼应作用的魔纹。然后剑鞘在内部贴上了一层特殊的魔抗金属,所以一般情况下都能容纳龙骨剑身的魔力压迫……然后那枚冰系魔石是我以前从某个冒险者那里收购的,品质非常高,我想这会很适合你的战斗风格。”

RO伸手拿起这柄单手剑,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解一边将它递给416,416伸出双手接过,手臂微微一沉,重量竟是和她以往使用的重剑相差无几。

RO也注意到了她微微沉下的手臂,无奈地说:“我知道这个重量对单手剑而言有些重了,但龙骨本身是魔力密度极高的材质,又得在上面添加一些魔纹,最后才变成这个重量。”

“不会,”416抽出剑身,将剑鞘放置一旁,仔细地摩挲布满了隐秘魔纹的剑身,眼中流露出怀念,轻轻勾起嘴角,“这样正好。”

她能感受到她亲爱的家人的温暖魔力正在剑身内缓缓流淌。

“也是,毕竟你本来就习惯单手使重剑。”RO闻言也放松下来,这才注意到一件事。

“你的队友们没来?”她往旁边踏了一步,探出头去看门帘下方的门厅。

“嗯?”416一愣,转头看去,门帘下的可见范围果真没看到半个人影,于是她挑了挑眉,回过头来继续端详自己的“新生”之剑。

“谁知道,本来还死皮赖脸地跟着的。”

RO听见这话还未作出反应,视线便穿过416的脑侧看见了轻轻撩开门帘走来的两个人,为首的UMP45在她张口前便抬起手指示意她噤声,随后在RO一脸茫然中悄悄走到了沉迷于新剑的HK416身后,幽幽地说了一句:

“你说谁死皮赖脸呢♪”

耳边突然响起被自己说了坏话的人的声音,416惊得肩膀一缩,差点惊叫出声,原本轻抬着剑身的左手轻轻一握——划破了皮质的全指手套,将手套原本包覆着的手指拉出了一条血线。

紧跟着45进来的UMP9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节,于是从45身侧伸出双手轻轻地压下416因惊吓而缩起的肩膀,随后将416仍然握着剑身的左手掰开平摊,把自己的手覆在上方,手心开始汇聚起浅绿色的治愈魔法。

大约两秒后,9移开自己的手,顺便牵着45后退了两步,给416留出足够的缓冲空间,笑嘻嘻地说道:“不把你的新剑给我们看看吗,416?”

HK416侧过脸,给UMP45甩了一个眼刀,非常不爽地转过身将剑递向UMP9的方向,嫌弃地避开了使她受惊的45。

“哎呀,你这么不待见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呢♪”45笑道,却也没再靠近过来,倒是UMP9小心翼翼地接过剑后主动往45这边靠了靠以便她也能看清剑的样子。

“帕斯卡小姐的设计果然名不虚传呢……”9轻轻抚摸着剑身的魔纹,末端明刻的云波状魔纹擦过指腹,她半是羡慕半是感慨地说道,“45姐,你觉得呢?”

“嗯,”UMP45接道,“是把难得一见的好剑。”

“得恭喜416重获新生了♪”她笑起来。

HK416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但她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接过UMP9递过来的剑,将其小心地贴合着剑鞘插入,确认接合完全后拎起皮革剑鞘自带的皮带斜挎在身上,拉紧松紧带。

曾经的龙骑士自失去爱龙后终于完成了她脱胎换骨般的新生,长剑背在背后竟产生了无形的威压感。

“谢谢,RO。”416转过来,微俯着身子向机械师道谢。

年轻的机械师笑着摆摆手,指了指416背后的两人:“我的功劳并不值一提,416。你也该感谢你的队友们替你收集来了那么珍贵的材料。”

416表情一僵,身后的45已经先开了口。

“不用太感谢我们♪这只是对你的能力投资。”

“能力投资?”被45这么一打岔,方才的不爽感被416暂时性丢到了一边,转移了注意力。

“我们只需要有能力的人,”UMP45眯起眼睛,嘴角的笑令人不寒而栗,“所以,不要让我们失望喔♪416。”

“啧,你别瞧不起人了。”

“也不知道是谁之前看了一场战斗就大惊小怪呢♪”

“你给我闭嘴!”

“哎呀,你们别吵了……”

“真是不错的队友呢,416。”

“谁跟她是队友啊!”

“……416你是在害羞吗?”

“睡鼠给我滚去睡觉!”

“所以说你们冷静点……G11别打岔了!”

“欸……”

……

RO抱肩倚着自己的工作台,微笑着看向那一群吵吵嚷嚷的家伙,不禁感慨起来。

“倒是有点怀念以前和M16她们组队的时候了……”

她拍拍手,帮手足无措的UMP9结束了这场无谓的“争吵”,笑着指指416背上的新剑,说道:“来吧,416,不给你新生的家人起个名字吗?”

416愣了愣,但很快又放松下来,取下背后的剑,平端在胸前:“不用起了……就叫它霜月。”

RO露出了笑容:“果然你还是选择了那个名字呢。”

“她一直是我的家人,无论什么形态。”416凝视着这柄剑,片刻后将它重新系回背上。

“416,”RO上前抱了抱她,“日后再见。”

“嗯,日后再见。”

416露出一个微笑,两人很快分开,404的成员纷纷同RO告别后,便离开了第十三号街,前往她们今日的任务地点。

“说起来,恩梅纳区明明是库茨克中心城所管辖的城区之一,位置却是在城外呢。”

坐在缓行马车的驾车位上,UMP9看着手上买来不久的中心城地图,戳着下巴说道。

“9,库茨克的城区范围本身就包括了城墙内的部分和围绕在城墙周围、地貌丰富的大片平原。”UMP45侧过头答道,“恩梅纳区作为平原上的一部分,自然包括在城区内。别再把城区当成城墙内的街道部分了。”

“啊……”UMP9羞赧地摸了摸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抱歉45姐,这种的我比较容易忘记嘛……”

“……”45沉默了片刻,伸出手揉了揉妹妹软软的头发,说道,“9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我会努力的啦……45姐在这方面总是不相信我。”

“……”HK416坐在车厢内,听着门帘外这出“姐妹情深”的戏码内心充满了吐槽感,但碍于G11还在她腿上摊着,她也就暂时压下了内心的一万句槽,抱着肩膀扭头看向窗外。

恩梅纳区距离中心城围墙不过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踏入区界不久,窗外的景色便一改之前的粗壮树木,一眼望去遍是青翠的田野,一百多座小屋零零散散地分布在田野间,很多田中还能看到农人正在劳作。大概是因为佣兵工会定期发布清理区域魔兽的任务,她们自出城后并未碰到任何拦路的魔兽,路途非常安全。

UMP9比了比地图,摇摇头,又将它递给UMP45,45心中默念着胡蜂佣兵团所驻扎的村落名,手指在黄褐色的地图上划过,定格在某一点。

“直行,右侧”UMP45抬起头来,直视着前方越发清晰可见的分岔路牌,“斯拉格尔村。”

UMP9瞥了一眼挂了许多牌子的路牌,斯拉格尔的牌子排列在木杆右侧正数第四块,便勒紧缰绳一拉,两匹棕色骏马发出一声嘶鸣,跑入了右侧的岔路。

在掠过第三个村子的路牌后,UMP9扯了扯缰绳,将马车的行速减慢,几乎与人步行的速度相当,而后她将缰绳交给UMP45,自己则跳下了马车,跃入田野间不见了踪影。

HK416感受到马车速度的突然减慢,捞起G11撩开门帘看了一眼,却只对上UMP45欠揍的面孔,顿时又钻了回去,不一会儿却从车厢内传出了她的声音。

“UMP9呢?”

“先行侦查。”

“……”

HK416坐在车厢里不再言语,顺手将G11推到一边靠着窗框,然而没过一会儿这个小法师又晃着脑袋倒回了她的腿上。

416眼皮一跳,不爽地伸出手抓住这只银发睡鼠的外套领子,却在看见对方丝毫不为所动的香甜睡脸后犹豫了一下,哼了一声又将她放回自己的大腿上。

而在这短短的小插曲过后不久,UMP9去而复返,悄无声息地自路边的田野冒出头,登上了慢行的马车,开始悄声汇报情况。

“村口有隐藏哨站,村内有乔装成村民来回巡逻的人,村子中心地带最大的那座石屋人员进出较频繁,虽然都是村民装束,但可以推测是总部所在。”

“里面能探查到吗。”

UMP9低头想了想,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我再去一趟。”

“嗯。”

虽然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姑且也是精英战士的HK416还是在车轱辘滚动的声音中捕捉到了她们的对话,UMP9离开后,她没有撩开帘子,而是直接隔着帘子说道:“这样使唤你妹妹,她不会反感吗?”

“怎么会呢♪”45的声音自帘外传来,“我们是无法分离的姐妹啊。”

“……这什么破理论。”

“这可不是理论,”UMP45轻声道,“这是……我们的命运。”

“什么?”

“没什么♪”

UMP9再次返回的时候,马车已经接近了斯拉格尔村,时间不多,她几乎气都没喘就开始做简短报告:“石屋只是障眼法,内部有空间魔法波动。”

UMP45神色一凛,先从腰包内取出水壶递给侦查了两趟的UMP9,然后才展开地图思考策略。

根据M16递来的情报,可以得知胡蜂佣兵团总共只有100多人,但不能避免情报商是直接通过关系查询了佣兵团注册名单而得出的这一结果,再加上9又发现他们在石屋中设置了空间法阵类的大型魔法,真实人数是否仅仅100多人就很值得考究了。

在得到进一步的情报前,还不能轻举妄动。

示意9勒停马匹,UMP45环绕四周,此处是两座村庄间过渡的丛林,一辆普通马车姑且还是能藏下的。

于是UMP9牵过缰绳,将两匹马引入密林之中,把缰绳牢牢地捆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又顺手砍了些参差不齐的灌木掩盖马车,UMP45紧接着放了一个‘幻象’罩在马车上,给HK416留下了几个空白的信鹤,嘱咐了用法后便与UMP9一同换了身普通村民的行头,让9根据所看到的村民的脸施了个易容术,步行潜入村庄。

正如9的报告所言,她们俩在踏进村庄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大部分视线在停留一两秒后又转移开来,但两人仍旧能感受到来自暗处的视线,这大概就是9所说的暗哨了。

“戒备森严呢,果然有鬼。”45抿抿嘴唇,在心中默念道。

身处监视之下就连暗号都不能轻易发出,但她们现在顶着村民的脸,根据9的情报,这两个村民早前出了村口,此时正在自家新开辟的村外田野中耕种,日落前都暂时不会出现。

她们自然地朝着村民所居住的房子走去,没过几分钟,二人走到家门口后,暗处的视线便纷纷撤去,9自然地从袖口摸出两根钢丝轻轻一撬打开了房门,两人便顺理成章地得到了一个临时性据点。

撤销易容术的效果,UMP45舒展了一下略显僵硬的身体,随手一挥。

“失温法章,二章五则,幻象。”

深蓝色的魔力流迅速覆盖了整个小石屋内部,转化为浅蓝色接近透明的屏障。

目标所在的中心石屋从她们所在的小屋窗口望出去就能看见,虽然那里戒备严密,但如果配合一些法术的话,9完全能去执行破坏任务并全身而退,巧的是,她前几日正好让G11帮忙将两枚石沉核心制作成空间崩塌卷轴以备不时之需。

这仅有两张的卷轴此刻正躺在她的腰包空间中,虽然还未确认它们是否能完全发挥效力,但初步估计要炸毁一个空间还是足够了。

“9,一会儿我用‘螺旋’暂时替你强化腿部的弹跳能力,你直接跳到那座房子的上空,用裂石弹炸出一个洞,然后把卷轴扔进去。”

“知道了,45姐,”UMP9应了一声,转身要行动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转过头来,“要不再把我的重量减轻一点吧?”

“……也好,那就再加一个‘浮云’。”UMP45点点头,“等你到达上空,我会用‘落岩’帮你降落。”

“好~”

达成共识后,45将两张卷轴与几个裂石弹取出来递给9,把G11所说的卷轴触发方法仔细地讲解了一遍后,9确认了一下裂石弹的数量,将它们小心装进腰包,转身推开窗口,浅蓝色的屏障随着窗扇展开而延伸出去,UMP9单脚踩在窗沿上,右手抓着那两个卷轴,等待UMP45下达指令。

45站在9身后几步远,抬起手臂指向9的双腿,口中轻念:

“失温法章,三章二则,浮云。”深蓝色的魔力顿时化作无形的旋风缠绕上9的双腿。

“三章六则,螺旋。”浅黄色的魔力光晕无声无息地渗入无形旋风之中。

“9。”

话音刚落,UMP9脚下发力一蹬,在法术的加成作用下瞬间窜上了中心石屋的上空,带动风声呼啸,引得周围的守卫纷纷抬头查看。

UMP45及时展开手掌:“三章七则,落岩。”

土黄色的魔力流融入风中,瞬息间围绕住滞留在半空的UMP9,带动着她迅速坠下,而9在法术发动的瞬间用力朝下方的屋顶掷了几颗高爆弹。

轰——

土石飞崩中,即便施加了双重防御性屏障的屋顶也承受不住爆炸的威力而崩塌了,内部隐藏的大型空间法阵也因此产生了些许的动荡,UMP9在落下时侧身避开了几个威力不值一提的暗器,趁还未有人作出有效反击,迅速向紧攥于右手中的两个卷轴中注入了些许魔力,用力自屋顶上炸出的大洞扔了进去,缠绕于她身上的法术效力恰好消失,9一个前翻,脚尖点在大洞边缘,借下落的力道从屋顶间连跳几下,隐去了身影。

在她身后,因大型空间的崩塌而导致了连环爆炸,漫天尽是火光与尘土,连带周围的好几家农户也被波及成了废墟。

村庄内四处充斥着喊叫声,惊觉大本营被端的几名村口暗哨在赶去营救的路上接连感到后颈一痛,随之意识堕入黑暗,UMP45竖起长枪,从口袋中掏出纸鹤注入魔力,释放到空中。

在马车内等得百无聊赖的HK416被一声巨响惊得一跳,用胸甩了G11一个耳刮子,可怜的小睡鼠才刚刚歪着身子靠上416的胸就被打到了窗边。

416掀开车帘,不远处的村庄炸起漫天火花与尘土,不时传来房屋倒塌的巨响,她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壮观的场面,不知多少次开始思考这对姐妹究竟需要她和睡鼠有什么用。

不等她发散思维,一只信鹤就扑腾着落在了她的手心,416展开看了一眼,便伸手夹起一旁挂在窗框上的G11跳下了马车,向着村庄的方向跑去。

“我们来了。”

不多时,416便在村口与UMP姐妹完成了会合,她放下臂弯中夹着的G11,毫不留情地伸出手一脑崩儿弹醒了她。

“嗷!”G11惨嚎一声,捂着已经泛红的额头,泪眼汪汪地看向416,“就不能温柔点吗……”

“G11,我们需要你释放一个范围侦查魔法。”不等HK416反驳,UMP45抢先向还没清醒完的小睡鼠下达了任务。

“唔?侦查什么?”

“残余生命体。”

“好……”G11揉揉额头,打了个哈欠,眼神逐渐清明。

接过416递来的大法杖,G11双手持杖,魔力从手心汇入杖身,她将法杖往地上一顿,地面顿时以法杖为中心展开一个泛着蓝色荧光的中型法阵,浅蓝色光圈自法阵中心不断向边缘扩散,一个个浅灰的小圆点迅速地显现出来,直到它们不再增长了,G11才停止了魔力输送。

“11,能判断哪些是能力者吗?”UMP9端详着法阵,开口道。

“诶……好麻烦的。”G11半眯着眼,不满地鼓起包子脸。

“G11,做完这个就能休息了。”UMP45接道。

“好吧……”G11闭上双眼,重新向法杖中注入魔力,口中轻念几句世界语魔咒,脚下运转中的蓝色法阵亮了几下,上面分布着的浅灰色圆点有几个改变了颜色。

“哈……红色的都是能力者,颜色越深能力越强……”G11张嘴就打了个哈欠,懒懒地做了简单的解说后就把自己的法杖往土里插了插,靠在上面睡着了。

“9,处理下漏网之鱼。”

“收到~”UMP9笑着打了个响指,看了眼地上的法阵分布,便前去追踪了。

HK416目送着UMP9的身影消失不见,转过头来问道:“我干什么?”

“你当然是一会儿替9驾马车啊♪”

“你就让我做这个?!”

“不然呢?”UMP45握着长枪从她身侧走过,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肩,“别灰心♪只是没到需要你的时候。”

“……啧。”

没过多久,UMP9就将剩余的杂鱼一一清除了,甚至还特地留了个活口打晕了带回来。

“45姐,这家伙跟其他的有些不太一样,可能是个队长之类的人物。”

9将手脚都牢牢绑上了绳子的家伙放在地上,从那人身上还滚落了一个奇怪的金属装置,这个俘虏穿着黑色的露背外套,袖口是黑白相间的条纹。

“刚才和她交手的时候,她就使用这个进行攻击,”9蹲下来捡起那个奇怪的装置,敲了敲外壳,发出沉闷的声音,“好像还挺复杂的,能释放出大威力的法术。”

HK416原本站在G11边上观望着,听到UMP9这么说也颇有些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她……她还没死……”

“嗯?416你认识这家伙吗?”UMP45蹲下来仔细端详了这人的脸,并不觉得哪里熟悉。

“我当然认识她……”416的眼中跃动着怒火,“这个害死了我家人的混蛋!”

UMP45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从416的话中可以判断这应该就是M16所说的曾经潜伏于达尔克,并在莱特与达尔克那次纷争后成功逃入胡蜂佣兵团的人。

“看来我们抓到大鱼了。”

她冷冷地说道,嘴角勾起微笑。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