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祝萝卜生日快乐】(9单人向)(含459)个人任务

·这篇是写给 @白萝卜 的贺文!祝萝卜生日快乐!自从被萝卜拉进459坑后吃了她好多粮,非常满足,感谢萝卜!

·因为萝卜是世界第一9厨,所以试着写了9的单人向,也是写给我自己看的。【虽然还是包含了459……

·时间仓促没法做细致修改,如果有BUG就提出来吧,我会修改的。

·之后有空可能会再改改,现在就请大家先看看吧ww

·特意在6点14发出来,就充当9点14吧,反正6和9就上下颠倒的区别嘛。

·祝世界第一9厨!生日快乐!【撒花】


404小队虽然常被上面那位派去执行些见不得人的任务,但并不是每次都全队出动的,有时候只有UMP姐妹两人,更多时候则是UMP9一个人去完成任务。

 

M16曾私下腹诽过,UMP9这一副天真单纯的样子怎么就去干这种黑行当了呢?但腹诽归腹诽,对于UMP9的战斗力,认识她的人都明白,也给予充分的认可。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她大概是404全队实际战力最强的人。

 

任务通常在前夜发出,基本由希尔传达任务细节,有时候传达给UMP45,让她来安排执行对象,有的时候就直接传达给UMP9,指名她去执行。

 

今夜晚饭后,UMP9独自在厨房哼着小曲洗刷锅碗,白炽灯照亮了厨房的每一个角落,时刻别在腰间的简易通讯器滴滴响起,指示灯闪烁着点点绿光。

 

9快速冲洗掉手上泡沫,在围裙上随手一抹,便拿起通讯器一边接通一边上了楼,穿着睡衣的UMP45在沙发上瞥了一眼她的背影,又将视线转回手中的小说。

 

“希尔?”

 

“任务细节已经整理成文档,正在传输给你的终端。”

 

“这次对象的地位较高,请务必一次成功。”

 

“嘻嘻,了解。”

 

“那么,祝你好运,9。”通讯挂断了。

 

除了重大任务会口头传达一遍再传输文件外,对于小任务,不大爱啰嗦的希尔向来是直接将文件丢给对方的。

 

将通讯器再次别回腰间,UMP9拉开抽屉拿起正在接收文件的终端确认了一下,又放回去,下楼继续洗碗去了。

 

“哼~哼哼~哼~”轻声哼着不知名的曲调,9将碗碟悉数放入碗架,将清洗过的抹布拧干后挂在墙上晾着,又将未吃完的饭菜覆上保鲜膜放进冰箱,再从冰箱中取出一盒冰镇过的牛奶,轻快地上了楼。

 

仔细地浏览过终端接收到的文件,UMP9默默地将关键信息记在脑中,并从终端中调出任务地点及其附近的立体地图研究最合适的暗杀路线。

 

本来这种暗杀地位较高的人的任务应该是要派出精英步枪人形的,但无奈现今的步枪人形大多拥有一颗正直且高傲的心,这种暗杀任务别说入她们的眼,根本就会遭到强烈排斥。所以404的存在可以说是这类任务的救星。

 

房门被轻轻打开,肩上传来轻轻的按压感,UMP9眨了眨眼,仰头靠上来者的胸口,UMP45低头挡住了些许光线,在9脸上洒下一片阴影。

 

“任务地点?”

 

“S05区~”

 

“要留晚饭吗?”

 

“要留!”

 

“嗯。”

 

拍了拍9的双肩,45转身坐上双人床的床头,打开床头小灯,看起自己刚刚读到一半的小说,9也自然地回过头来继续研究地图路线。

 

执行这次的任务并不需要冲锋枪,是以9只是在战术腰带上挂了个腰包又别了一把匕首与一把爪刀,腰包内不过勉强装进两个小型闪光弹就算准备完成了,甚至连应付突发状况用的小型手枪都没有塞进去。

 

通常人形只使用与自己匹配度最高的枪械,而冲锋枪人形即便是加强自身的训练,与步枪的匹配度也一样低得可怜,但不少人形都善使匕首,格里芬的著名精英人形FAL还配了把尼泊尔弯刀随身携带。

 

UMP9更是这些善使匕首的人形中少有的好手,她的近身格斗术也一样出色,而相对的,她的姐姐UMP45却一向在近身战上缺乏锻炼。

 

一切都准备完毕,UMP9瞥了眼手表,将战术腰带放在自己的床角,便从衣柜里扒拉出一套睡衣下楼洗澡去了。

 

UMP45依然斜靠在床头,目不斜视地看着小说,直到房间门咔擦关上,才将视线转到隔壁床角的战术腰带上。

 

抬起浴室的花洒龙头,拧向左侧,上方的花洒头喷洒出微凉的水流,UMP9站在浴室外慢慢地脱下衣服,解下头发披散开来,又用梳子轻轻地梳顺,才伸手去探了探水温,已经由温变热。

 

洗澡总是有助于思考。

 

除了任务以外,9总是在洗澡的时候思考人生,或者说,总有些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想法闯进她本该空白的大脑中,并带动她的思绪,这时她的想法总是很跳跃的。

 

脑海中描绘出一副战术地图,UMP9静静地让水流冲刷过头顶再顺着肌肤流下,于地面汇流,画面趋于清晰的瞬间,日历边上的排班表撕裂了画面。

“啊!明天轮到我做早饭了!”

 

9猛地叫喊起来,撩起被贴在额头上的刘海,伸手关上水龙头,又去挤洗发乳,绵密的泡沫在头顶积蓄,她开始思考明天的早餐吃些什么。

 

“三明治?”

 

“呃……前天吃过了。”

 

“煮鸡蛋?不、不行,45姐不喜欢吃煮鸡蛋。”

 

“要不换成西式炒蛋……可是最近早餐全是西式的。”

 

“416完全不会做西式以外的东西,唉,我都快吃腻了。”

 

“要不明天做中式的吧。”

 

“那就煮个红枣粥……嗯……不,还是南瓜粥吧,喂G11吃红枣真的很麻烦……”

 

水龙头被重新打开,水流从头顶倾泻而下,洗去了洁白的泡沫。

 

“好吧,就做煎蛋和南瓜粥!”

 

当一个难题已经被解决,剩下的事情也不会带来更多困扰,UMP9轻松地在心中唱起她最近从旧货店淘来的CD中听到的旧时代的流行歌曲。

 

不知道45姐现在在干嘛,我下来的时候她在看小说……嗯……浴霸的灯真是亮。

 

9眯起眼睛,伸出手想要去抓那明亮的灯光,当然,她够不到天花板,所以伸展开的手指只是在空中摆动几下便慢慢收拢成拳。

 

啊,抓不住光呢。

 

唉——

 

收回手臂,9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常常在洗澡时叹气,也不是因为心情不好,仅仅是单纯地想要吐出气息,仿佛这样就能把不知何时压抑着的心情与压力随着这些叹息一同吐出,让自己感觉稍微舒畅些。

 

快速冲去身上的残留泡沫,ump9抽下架子上的白色毛巾擦了擦身子,又拿了另一条浅橙色的毛巾盖在头上,慢条斯理地套上棉质睡衣,脚下的拖鞋蹭了蹭斜靠着门框的拖把,关上浴霸与抽气机,9这才走向厨房。

 

从冰箱的上层拿出半个圆南瓜,去皮,切块,丢进放了三分之一锅凉水的电饭锅,又撒了两把小米,把电饭锅预约到早晨6:00。最后检查了一下冰箱残余鸡蛋的数量,今晚的家务事就算全部结束了。

 

打着哈欠走上楼,未闭紧的房门透出暖黄色的灯光,9愣了愣,意识到自己的姐姐还没有睡觉。

 

“45姐?不睡吗?”

 

听见UMP9的呼唤声,UMP45从埋头读了很久的小说中抬起头来,视线越过9的头顶看向墙上的时钟,十点四十八分,于是她又将视线移到小说的文字上。

 

“9,现在还早。”

 

“诶……那我可先睡咯,45姐。”

 

“等等,”45给小说夹上书签,从床头柜最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电吹风,她分开腿坐在床沿,朝9看了一眼,“过来坐好。”

 

“嘿哟~”9开心地坐在地板上,脑袋轻轻靠在45的大腿上,享受她为数不多的吹头待遇。

 

“坐好,9,你这样我没法吹。”嘴上轻声地说着,UMP45还是打开了电吹风,举在稍远的距离吹向9的头发,令热风不会烫到她的脑袋和自己的手。

 

吹到头发干了大半后,45关掉了吹风机,伸手拍拍靠在自己大腿上闭着眼睛装睡的UMP9的白净脸颊。

 

“9?”

 

“唔……”

 

“回你床上睡。”9没有回应,脑袋蹭了蹭45的大腿,痒痒的。

 

“9,你该学着别再撒娇了。”45说完这句话后盯着9依旧毫无动静的脑袋看了几秒,然后迅速地抽回自己的双腿。

 

“呜哇啊啊!”9夸张地惊呼一声,但还是及时伸手撑住了自己歪倒的身体。

 

“好过分啊,45姐……”她故作委屈地嘟起嘴看向45。

 

“哼。”45轻哼一声,背过身去盖上被子装睡,不再理会9的嚷嚷。

 

9见状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从地上爬起来,关了房间的灯,摸索着爬上了自己的床,在黑暗中看着45所在的方向,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设在六点的闹钟发出声响的瞬间便被一只手按停,UMP9揉着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伸了个懒腰下楼洗漱。

 

UMP45此时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半眯着眼睛,呆了一会儿,又侧身躺回去继续睡。

 

至于隔壁房间的G11与HK416,此刻大概还沉浸在梦乡中。

 

厨房里的电饭锅已经亮起运作中的蓝光,UMP9今天难得放弃了自己一贯的双马尾发型,改扎了一个简洁的单马尾,清水扑上脸颊的冰凉感令她顿时清醒过来。

 

今天UMP9要赶去夜晚的任务地点做事前勘察,虽然3D的战术地图早已普及,但没有什么比亲眼所见的事物更加可靠。

 

想到这里,UMP9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糟了,这下就不能做煎蛋了。”

 

她今日要提前吃好早饭出门,如果给另外三人留下煎蛋做早餐,就会变冷而产生腥味,且不提416和G11,以UMP45挑剔的味觉是绝不会接受又凉又腥的煎蛋的。

 

9打开冰箱扫视了一眼,最后还是无奈地取出了吐司面包和生菜、鸡蛋、火腿等食材,决定做一开始就被自己否决的三明治。

 

轻松地做好了4人份的三明治,给其中三份覆上保鲜膜,把电饭锅设置成保温,9独自坐在餐桌边吃完了早饭,把碗碟刷过后,已经是七点了。

 

确认了一下隐藏在腰侧的短小匕首与门上留下的便签,UMP9扯扯马甲外套,戴上帽子推开了家门,S05区离她们家并不算近,她必须早去早回。

 

404小队所居住的这所公寓虽然不大,但该有的设施应有尽有,还有一个宽敞的车库,停着一辆敞篷跑车与一辆黑色主体并饰有少量亮黄条纹的摩托车。

 

这辆摩托车本来是UMP9和HK416共同使用的,UMP45其实也会骑,但实际上的使用者只有9一人,所以说是她的专属摩托也无可厚非。

 

跨上车,插上钥匙启动,摩托在一阵沉闷的轰鸣声中驶离公寓,天色已然大亮。

 

任务地点是S05区的一座礼堂,设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是官僚与富豪们惯常使用的宴会与谈判场所,9到达时,礼堂正在为晚上的商业性晚会做筹备,大门上拉起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的横幅,但这难不倒一个身手矫健的人形。9绕着礼堂转了一圈,这类建筑为了在整体上显得美观,大多是不会在围墙上加装电网或碎玻璃渣,而这栋欧式风情的礼堂建筑,围墙更是比一般建筑墙都稍矮些。

 

9环视一周,在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动作迅速地翻越了围墙,跳进了墙内的景观树丛中,确认周围没人,便装作当天的工作人员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

 

借着临时伪装的帮工的身份,9迅速掌握了这座礼堂的结构,确认了几条鲜有人通过又时常畅通的通道,并根据礼堂的布置与任务目标的信息,大概估计了目标可能行动的地点后便借着如厕的借口悄悄翻墙溜了出来。

 

路上草草吃过一点午饭,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416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瞧见进门的9,打了声招呼。

 

“回来了?”

 

“嗯,45姐和G11呢?”

 

“去采购了,刚走不久,G11还在睡。”

 

“好。”

 

两人不再多说,9径直上了楼。

 

希尔发给9的文件中包含了许多信息,在这方面她一向十分细心,其中就有今天晚会的请帖的细节图,而9在404小队这么久,早已学会如何不漏破绽地仿造一样物品。

 

在UMP45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之前,9已经利落地仿制了一张请帖,包括上面隐藏的芯片也还原得十分完美,剩下的就只是合适的入场服装。

 

在内里套上服帖的黑色紧身衣,UMP9穿上了一身简约的黑色过膝礼裙,将头发披散下来梳顺,别上镶钻发夹,简单的给自己画了个淡妆,又在一个黑色的皮质挎包里塞进了一件黑色汗衫与运动短裤,最后把战斗腰带与移动终端也放进去——完成这些准备后,UMP9踩着优雅的步子匆匆下楼,在HK416惊诧的目光中,赶在UMP45回来前推开了家门。

 

不一会儿,416便看见车库里的那辆敞篷跑车被开了出来,一路远去。

 

夜幕逐渐降临的时候,UMP9驾车到达了目的地,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表情与神态已经与一个家境优渥且修养良好的富家小姐无异。

 

浅笑着将烫金的请帖递出,守卫仔细查看一番便毕恭毕敬地将请帖递回,同时栏杆升起,9驾着敞篷跑车缓缓驶入礼堂停车场的角落,而后姿态优雅地下了车,踩着小步子与其他来宾一同步入礼堂。

 

混在这种晚会中并不算难,9一直不动声色地在视野较开阔又不会人群过于稀少的地方,举着一盘精致的糕点小口小口地吃着,余光则不断地观察着四周及门口。

 

目标是个地位较高的企业家,事实上这场商业性晚会正是由他主办。因此他的身影很快就在众人簇拥之下出现在了礼堂的入口,9与众人一同望向那个穿着一身定制西装、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脑中不断回想起关于他的资料。

 

简短的致辞过后,晚会开始了,9一边以不明显的动作持续移动着,防止有人来向她搭话,一边不停转换视角盯着那名目标。

 

她的手上并没有拿着出来时带着的挎包,那样会令她太过显眼,因此仅仅是将便于携带的匕首与爪刀贴身带在了身上,这两样武器都是特制的,很轻松就能瞒过入口处的金属探测器。在从战术腰带上取下它们时,UMP9还意外发现了一支短小的钢笔型瞬发手枪。

 

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做。UMP9在车上时捏着那钢笔把玩了一会儿,露出微笑。

 

大概吃了四盘蛋糕又喝了两杯香槟后,9终于从余光中瞥见了目标与他的商业伙伴暂且分开,向着侧面的通道走去,那里通向一个洗手间。

 

终于抓到他落单了。

 

9轻轻抚过大腿处绑着的匕首与爪刀,灵巧地避开了一些宾客,悄悄地紧跟着进了通道,那臃肿的身影就在不远处。

 

没有脱掉发出嗒嗒响声的高跟鞋,UMP9就这样自然地走向目标的中年男性,而那位“臭名昭著”的商业家在听见这声音时也回过头来,恰好看见UMP9走到他的身侧,冲他轻轻一笑——随后黑色裙摆高高扬起,商业家的眼神呆了半晌,瞳孔放大,脖子上慢慢出现一条血线,而UMP9仍未停下脚步,踏步向前。

 

裙摆落下之际,滚烫而肮脏的鲜血瞬间染红了洁白的墙壁。

 

当商业家倒地传来闷响声时,9早已通过一条安全通道顺利地走出了这座建筑,避开散漫的守卫,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回到车上,用自己那可爱的脸蛋装出一副家中出事的焦急样子,顺利地骗过了门卫,安然无恙地离开了现场。

 

车开进公寓的车库,UMP9迅速地脱下了身上的礼服,将挎包内的黑色汗衫与运动短裤套在身上,又将礼服塞入挎包内拉上拉链,这才慢悠悠地开门下车,进了家门。

 

客厅内没有人,但餐桌上还留着覆了保鲜膜的饭菜。

 

9上前隔着保鲜膜轻触饭菜,还是温温的,倒也省了加热的功夫,直接揭下膜便吃了起来,晚会上的蛋糕与香槟可不管饱。

 

何况这饭菜还是UMP45做的,9自然是乐得吃干净。

 

心满意足地吃了饭又洗过碗筷,UMP9冲了个热水澡,照例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上楼,享受自己独有的UMP45的吹发待遇,安然地靠着姐姐的大腿沉入梦乡。

 

UMP45无奈地看着真的枕着自己大腿睡着的妹妹,收起吹风机,将UMP9就近抱上了自己的床,让她挨着墙躺好,再盖上薄被。

 

望着9沉静的睡容,UMP45轻轻地拨开她的刘海,抚着她的鬓角轻笑。

 

“欢迎回来,9。”

 

睡梦中的少女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FIN.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