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论傀儡人形的使用方法(隐含459)

·内含大量私设

·可能有OOC,注意避雷

·如果设定有bug请不要太在意,这只是个脑洞

·我只是想写帅帅的9【并没成功】

·某种意义上来讲算是UMP9的个人回吧

·别问我为啥是刽子手,我随手选的


正文↓


“9,用你的傀儡人形去引开刽子手的注意力。”

 

UMP45一行在林间小道上奔跑着,在她们身后1公里处是单枪匹马追来的刽子手。经过强化后的刽子手拥有了更强的单兵作战能力,即便是404小队也无法与她正面交锋并获得胜利。

 

“好。”UMP9点点头,通过主体与傀儡人形专用的网络命令自己剩下的两个傀儡人形故意慢下脚步,并逐渐脱离队伍,而真正的404小队则继续加快脚步,藏匿进了前方的树林深处。

 

刚刚进入藏匿点,UMP9就立刻靠着树干坐下,将大部分心智都用于控制那个被留下的傀儡人形,而她自身在这期间则变成无法行动的状态。404的另外三人在她身边半围了一个圈,警惕着身后刽子手追来的方向。

 

彼时UMP9留下的两个傀儡人形早在脱离队伍时就兵分两路,一名跃进旁边的树丛不见踪影,而另一个则返身向着刽子手袭来的方向跑去。

 

刽子手跑了一阵,她所追杀的404小队一直不见踪影,令她几乎以为自己已经丢失了她们的踪迹,然而渐渐地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身影持枪迎面而来,不等她看清对方面貌便射来一梭子弹。

 

刽子手一个急停,竖起身侧大刀堪堪挡住了射来的大部分子弹,移开大刀的瞬间UMP9的脸庞已经出现在眼前,随后一把冲锋枪趁势举了起来,刽子手瞳孔一缩,条件反射地举起右手的枪对着UMP9来了一发,趁她躲避间的一个短暂的恍神又用左手平举大刀一个横劈,却感到腹部一痛,大刀只扫掉半截消音器。

 

UMP9是何等行思敏捷的人形,在刀锋折回的瞬间就做出反应,迅速地伸脚踹了刽子手的腹部一脚,借力完成了两个后跳,成功化解了危机,半截消音器掉落在地,两人陷入了对峙状态。

 

刽子手警惕地手持刀枪,紧盯着5米开外的UMP9不放,而UMP9亦同样回以戒备的眼神,被削没了半截的消音器并未被取下。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终是刽子手先打破了沉默。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被留下来殿后么?”她语带嘲讽。

 

“你根本就是被她们丢下了吧?”

 

UMP9依然面容严肃地盯着刽子手的举动,并不受她的言语影响。刽子手也不在意,一边警惕着UMP9的动作一边继续说了下去。

 

“我说,你以为我连傀儡人形和本体都分不清吗?”

“印象中,格里芬的傀儡人形可没有你这样敏捷的反应呢……”她眯了眯眼,“你是本体,对吧?”

 

UMP9端枪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但一直紧盯着她的刽子手早已捕捉到了她这轻微一抖,顿时感到自己抓住了对方的把柄,自顾自地分析起来。

 

“看来你已经承认了。”

 

“你以为自己不说话就能混淆试听?”

 

“喂,UMP9,承认吧,”刽子手说,“你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可怜蛋而已。”

 

UMP9的枪口往下垂了垂,眼神锐利起来,脚下一蹬便迂回着冲向了刽子手,这一举动令刽子手脸上的笑容愈发扩大。

 

“对,来吧,”她狰狞地笑着,“让我先干掉你……”她举起手中的枪与大刀。

 

“然后再送另外三个下去陪你!”顿时枪声响起,UMP9冲锋枪快速射击的声音与刽子手特制手枪大威力的射击声交织在一起,但都没能伤害到对方。9靠着自己作为冲锋枪人形独有的敏捷轻松躲过了所有的子弹,而刽子手则全靠一把大刀挡住了那些威力偏弱的冲锋枪子弹,两个人的距离在瞬息间就到了十分近的程度……

 

啪。

 

近在眼前的身影突然化作一片白光,刽子手丢掉手上的枪捂住了眼睛,心中的怒气翻滚酝酿着,终于爆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她怒吼着,“UMP9!你别想逃!”

 

作为铁血头目,强化过后的刽子手自然不只有枪与大刀这两种单调的攻击方式,尽管视野被短暂地夺去,但这并不影响她放出大招。

 

背后造型怪异的铁箱子展开来,弹出了无数小型钢刀,刽子手按下机关,这些钢刀便“唰”地一声纷纷弹射出去,几乎覆盖了前方的大部分路面。

 

“呜……”在逐渐消退的白色视野中,刽子手的耳朵灵敏地捕捉到一声痛呼,她勾起嘴角,自信地向前走去。

 

随着视力的逐渐恢复,背上插满了钢刀扑倒在地的UMP9映入眼席,刽子手的脚步停在她头边,满意地伸出手拽起她的领子,将已经无力反抗且几乎失去意识的UMP9拽离了地面。

 

“现在,该告诉我另外3个人的下落了吧?”

 

UMP9无力地歪着脖颈,半睁着眼睛,鲜血顺着她的手脚滴落地面,一言不发。

 

刽子手皱起眉头,右手伸进自己的腰包里摸索一阵。

 

“既然你不说,那我只好让你说了。”说着,她将贴合了某种装置的右手手掌按上了UMP9的脖颈。

 

UMP9的身体顿时抽搐起来,意识直接断线,与此同时,埋伏在树林中的三人听到身后一声闷响,讶异地回头,却只见原本靠坐在树干上的UMP9已然失去了意识。

 

“9?!”UMP45扑过来,拍打着UMP9的脸颊,“没有意识了……该死,怎么回事?”

 

“喂45!”HK416轻喊了一声。

 

一个铁血讯号接入了她们的频道,很快刽子手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找到你们了,404。”

 

“你把9怎么了?”

 

“我给本体注入了点病毒,”刽子手的声音充满了戏谑,“竟敢让本体留下来殿后,你们也太过小看我了吧?”

 

“本体……?”

 

UMP45喃喃道,猛地看向倒在地上的UMP9,仔细检查了一番,才难以置信地断定了事实。

 

“这是傀儡人形……她竟然不听我的命令。”

 

“现在……等着我来找你们吧……”刽子手的声音如同催命符般射入三人的心中,HK416更是瞪大了眼睛揪起已经没有了意识的UMP9的傀儡人形。

 

“这家伙怎么回事!”

 

“不……不对,”UMP45自言自语道,“9她不会这么做。”

 

她抬起头,眼神渐渐清明。

 

“我们再等一等。”

 

“什……”

 

“check~mate~”

 

尚未掐断的通讯中突兀地传出了刽子手以外的声音,打断了HK416的疑问句,随后枪声响起,伴随着重物倒地的闷响,UMP9的甜美声线宣告了刽子手的终结。

 

“报告45姐!任务完成!”

 

“哈?”HK416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你们一开始就商量好的?”

 

“不。”UMP45神色凝重,“这次是9的擅作主张。”

 

“她有那么聪明的?”

 

“是你搞错了,416。”UMP45挪开已经没用的傀儡人形,靠在树干上坐下,“她从来就不笨。”

 

“想必她已经做好准备接受不听命令的惩罚了。”

 

UMP45眼神晦暗不明,面色阴沉地看着躺在脚边的傀儡人形,思考起UMP9回去后将要受到的惩罚方式。

 

两天后——

 

“说真的,9,”Hk416靠在门口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UMP9,无奈地说道,“你怎么会想到自己跑去引开刽子手的,就没考虑过失手的可能性吗?”

 

UMP9无力地歪了歪头,看了416几眼,慢吞吞地回答:“我只是稍作伪装。”

 

“什么?”

 

“其实傀儡人形的信号本身就和主体一模一样,”她说,“我只是躲在树丛里近距离操纵了那个傀儡人形,让刽子手误以为那就是本体而已。”

 

“然后你再趁她大意时一击毙命?”

 

“嗯。”UMP9略显疲惫地闭上眼睛,“只是这种做法比我想象中要更耗精力些,我也没想到刽子手会通过植入病毒来寻找你们。”

 

“所以你才暴露了么。”Hk416忍不住捂嘴偷笑了两声,她对UMP45当时那种惊慌的面孔至今记忆犹新。

 

“要我说,你这就是活该。”Hk416抱肩道,表情是少有的幸灾乐祸,“不过你也让我看到了UMP45出丑的样子,就不挖苦你了。慢慢躺着吧。”

 

“不是吧……”UMP9无力地望着天花板,要不是因为担心UMP45在逃跑过程中受的腿伤,她也不至于出此下策,结果回来还要被罚。

 

“唉……”

 

后来,这个战术被UMP45明令禁止了。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