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Arctic Symptoms.Chap.7·老友

·西幻背景+网游设定

·本长篇由我和 @弎韆 合写

·一些初设定:点我

·设定总集+章节电梯

·第六章:暗流涌动

·下一章由弎韆负责

·可能有OOC,注意避雷,可以的话请在评论指出。

·每周日更新


题外话:抱歉这周拖更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emmm,总之因为日程安排的问题导致晚一天更新——非常抱歉!



深夜,M16A1坐在旅店二层房间的窗檐上,伸手接住了一只扑腾着翅膀飞来的纸鹤,掌心一合又张开,微弱的蓝色魔法光晕散开,一张记录了寥寥数语的纸条出现在手中。

 

她金色的眼眸扫视着纸条上的内容,眼神由漫不经心转变到惊讶,继而又生出一丝不耐。

 

“啧,UMP45。”

 

M16将纸条用力捏成一团,取出随身的火柴点燃,而后双眼怔怔地直视着被扔在石质地板上燃烧着橙黄色明焰的纸团,微弱的火苗中仿佛映出了她呆然的面孔,随后在风地轻抚中熄灭,徒留一滩灰烬随风而去。

 

她转眼望向被地面明灯映亮的夜空,常年压于心底的回忆伴随着过往的恐惧与不甘涌上心头。

 

清凉的夜风跳跃着拂过盏盏明灯与夜色中行人的阵阵细语,将M16的思绪带往远方。

 

人族中心城库茨克的街道在深夜依然火烛通明,坐落在梅凯尼克街【The Mechanic Street】的深处的RO635的私人工坊已经熄了灯,但里间的工作室却依然在走廊墙上投射出一片暖光。

 

通常收摊的工坊是要锁门的,但RO635就住在她的工作室里,且她本人甚至还在工作,因此当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时,专注于研究图纸的RO635并没有意识到有“客”到来。

 

直到人影投在她的工作桌上,她才一惊,手迅速地按在腰间的护身小刀上,猛地回头——

 

Hk416端正且冷淡的面孔映入眼帘,RO一怔,因紧张而缩起的肩颈顿时放松下来,在416身后,先前见过的姐妹俩冲她笑了笑,仔细一看还发现416背上多了个人。

 

RO捶捶因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而有些僵硬的肩膀,并不想去追问416背上的那人从何而来,作为一个机械师,她关注的永远是材料与铸造。

 

“冰精之心到手了?”

 

“嗯,在我这儿。”416身后的棕发女孩儿笑眯眯地接话,同时动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泛着蓝光的不规则形状的美丽晶体,递到RO手中。

 

RO接过这枚冰精之心,仔细地打量着它,许久才赞叹道:“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冰精之心了,它依然和印象之中一样美丽呢。”

 

说话间她将冰精之心小心翼翼的放在工作台上的软垫上,视线回转,落在那两姐妹身上,开口道:“之前忘了自我介绍,我是……”

 

“RO635,”灰棕发的那位战法笑着打断了RO的话语,语气略带轻佻地说道,“我们知道你,你是帕斯卡的学生。”

 

“我是UMP45♪”

她伸出手来,RO轻轻地与她握手,旋即看向另一位将冰精之心交予她的女孩。

 

“我是UMP9,RO小姐。”

 

UMP9露出温和的笑容,补充道:“45是我的姐姐。”

 

“还有416背上这个家伙,叫G11,是一名法师。”

 

“我知道了,416就拜托你们多加照顾。”RO起身微微点头,用一种像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语气说道。

 

“喂,RO!你这老妈子一样的性格也该改改了。”416皱起眉头,努力忽视身后的两个人看过来的揶揄目光。

 

“好吧好吧,”RO摆摆手,“那么,我明日就开始着手铸造你的剑。”

 

说着她伸手在工作台桌角的背面摸索着启动了一个机关,紧贴着墙的木质桌面发出接连不断的咔嗒声,随即翻转过来,显露出墙内的长方形空间,416先前带来的那截龙骨被完好无损地放置其中。

 

时隔一段时间,再次看见这截遗骨时,416的内心已经平静了不少,她的视线顺着遗骨的轮廓移动,像是要把它彻底刻印在脑海里,直到RO将冰精之心也小心翼翼地挨着龙骨放下才移开。

 

关闭密室后,没有了话题,众人间的气氛顿时就有些沉默,RO背对着她们,好一阵子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正在研究的图纸,便以此为由将一干“碍事”的无关人员请出了自己的私人工坊,咔嗒一声给大门上了锁。

 

被“赶”出工坊的三人面面相觑,416将有些滑落的G11又往上托了托,瞥了旁边的姐妹一眼,自顾自地向着她们歇脚的旅馆走去。

 

“我先回去了。”

 

“嗯。”

 

UMP9冲着416的背影摆摆手,随即看向身边的UMP45,很快掩下眼中的担忧,换上一贯温和开朗的笑:“45姐,还有哪里要去吗?”

 

45回以一个微笑,脸庞掩映在黑暗与黯淡灯光中不甚明显,她抬手摸了摸9毛茸茸的脑袋,发现自己竟不经意间踮起脚尖。

 

“9,你长高了呢。”

 

“诶?是吗?”

 

UMP9轻柔地抓住头顶的手并拿下,兴奋地笑着:“那样就能更好地保护45姐了。”

 

“你不用保护我。”UMP45没有抽回手,只是翻转了手心与UMP9相握,“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够了。”

 

语气坚定得不容置疑,UMP9张着嘴,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反驳的话语,只是眼睁睁地看着45说完这句话后抽出手轻轻拍拍自己的脸,随后插入外套口袋里,走向远处的灯火。

 

“我还有事要做,你先回去休息吧。”

 

她站在第十三根灯柱下回头,微笑。

 

“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我。”

 

UMP9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45从不做多余的事情,但她并不知道今晚是不是45难得的心血来潮。

 

达尔克佣兵团的人并不常来中心城库茨克,而416的“本家”现在也没有做出任何令人生疑的行动,无论怎样思考,今夜的库茨克都并非一个危险之地,但这并不能减少9心中的忧虑。

 

正如UMP45所说:“她们在暗,我们在明。”

 

虽然45在同她说起这些的时候表现得乐观而又坚定,但在她身边走了那么久,9也明白45几乎不会告知任何人自己真实的内心想法,是的,这里面或许也包括自己,45甚至没有告诉过她,她们一直在防备的究竟是什么人……亦或是什么东西。

 

温和的晚风吹起鬓角的碎发,UMP9猛然从纷杂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已然空荡的梅凯尼克街,甩甩变得有些迟钝的头,转身回了旅馆。

 

喀啷——

 

小酒馆悬挂在门边的铃铛被打开的门摇出声响,UMP45环视了一周,在角落一张不起眼的桌子旁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她转了转眼,忽地生出一丝恶作剧的念头来。

 

M16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坐在这处僻静的小酒馆的角落里,店内没几个人,大多数喜爱深夜出没的人们都投向了足以诠释他们疯狂的夜生活的最好场所——酒吧的怀抱,但此时16身在的这家酒吧,确是异常的便宜而又清净,大概是坐落在偏角的原因吧。

 

她注意到门铃响起的声音,却依然不为所动地往放了半杯冰块的酒杯中注入自己最爱的杰克士丹尼威士忌,琥珀色的酒液顺着冰块滑入,逐渐攀上杯沿。

 

UMP45悄无声息地来到M16身后,却见她啪地一声,警告般将威士忌酒瓶磕在桌角,甚至引来了吧台酒保的注意力。

“UMP45,”她说道,“不要给我耍什么鬼花样。”

 

“哎呀,”UMP45在她身后悄悄收手,嘴角勾起弧度,“被你发现了♪”

 

“……”

 

M16沉默地看着UMP45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非常自然地招来酒保点了一杯果汁,却始终没说一句话。

 

她仔细端详着这个在她回忆中代表着恐惧与不屑的人物——UMP45,她的左眼多了一道疤,她轻笑的脸看起来比从前那有些木讷的面容更加危险……

 

“你变了。”M16说道。

 

UMP45停下啜饮果汁的举动,饶有兴趣地支起下巴问道:“哪里?”

 

M16不太喜欢UMP45现在的笑容——虚伪,看不清想法,她的一切似乎都深深隐藏在这迷雾般的面具之下......她微微皱眉,思考了一下,说道:“很多。”

 

“虽然我一直觉得你们两个都是怪物,”M16敲了敲杯沿,“但至少以前的你看起来还挺天真,或者说——”

 

M16顿了顿,敲击着杯沿的手指随话音停止,继又敲了起来,她接着说道:

 

“我不太能形容那时的你,但总归不是现在你给我的这种感觉。”

 

“像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嗯哼,狐狸♪”UMP45说道,“不错的比喻。”

 

“好吧,我知道怎么形容了——”M16扶额,“以前你可正直多了。”

 

“这是在夸奖我吗♪”

 

“只是陈述事实。”

 

UMP45笑了两声,一口喝完杯中剩下的果汁,三指捏着只剩下冰块的玻璃杯在眼前轻晃,漫不经心地说道:“黑暗之中翻起了波涛。”

 

“你想说什么?”

 

M16顿时警觉起来,她知道对话要进入正题了。

 

“没什么♪”UMP45依然是那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我猜,海里可能有什么东西在闹事。”

 

“海里?”M16喃喃自语,她一时间并没听懂UMP45所指何意,直到她听见UMP45说——

“你还记得——吗?”45在话中停顿了数秒,她看似不经意地在桌上画着,但在警惕起来的16眼中,一个数字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M16顿时如遭重击,她当然不会忘记——那个令她暂时失去了大部分能力的家伙,她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恐惧根源。

 

“你是说……!”

 

“不。”UMP45转过头直视着她,转而垂下眉,眼神黯淡,“她已经死了。”

 

“死了?那‘她们’是……”

 

M16心情复杂极了,她脑子里一团乱麻,今晚的“老友会”带来的消息量实在太大了。

 

“这么说吧,算是我们的同类。”UMP45的脸上已经不见了阴霾,那副虚假的笑容又重新挂了上去,“但不是我们的同伙。”

 

M16的大脑高速运转,听了这话后仅几秒便反应了过来,脸上出现了得意的笑容:“看来你被卷入了深海之中啊...”

 

“你还挺聪明的嘛。”

 

UMP45露出一个微笑。

 

“那又如何?我可从不到海边。”

 

“就算HK416也在海里?”UMP45勾起嘴角,撑着下巴看向M16的脸从不屑一顾变得扭曲起来。

 

“……你是在威胁我?”M16放弃和45玩无聊的文字游戏,直接了当的问道,语气稍有不善,目光锐利。

 

“我相信你会接受这个威胁的♪”而UMP45却仿佛没有看见她凶狠的面孔,信誓旦旦地回答道。

 

“……”

 

M16转过视线,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上,不再理会UMP45,而45也不在意,从容地让酒保续上了一杯果汁,安静地啜饮。

 

当烟头燃到一半时,M16伸手掐灭了它,转头看向挂起胜利笑容的UMP45,无奈而又不甘地说道:“好吧。”

 

“决定得挺快♪”UMP45笑道,“很简单,你只要在发现可疑‘鱼儿’的踪迹时,给我送只纸鹤就行了。”

 

“我知道了。”M16垂首,“这算是眼线吗?”

 

“看你怎么想♪”

 

“唉……”M16挠了挠头,“我走了。”

 

“嗯哼,你懂的。”UMP45在唇前竖起食指,眨了眨眼。

 

M16瞥了她一眼,拎上自己的半瓶杰克士丹尼威士忌,摆摆手离开了。

 

UMP45坐在原位一口灌完了果汁,等待了几分钟后,也起身推门离去。

 

城内的灯火越来越少,黑暗中的猎人们开始蠢蠢欲动。

 

第二日,UMP9难得成为了团队中倒数第二个起床的——以往她虽然并非第一个醒来,但也会醒的比hk416要早,这段时间她一直没能好好休息,而施法过度的G11更是除了吃饭的时间都睡得如同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塑。

 

接下来的几日她们要在库茨克城内等待RO635将武器做好,完全可以悠闲度日。

UMP45坐在楼下的餐厅喝着早餐的咖啡,HK416坐在远离她的桌子上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又将多余的面包撕碎扔进浓汤里,上楼给G11喂食。

 

“哈——呃,早安,416。”UMP9迎面从楼上下来,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问候了一声。

 

“嗯。”416瞥了她一眼,并未多作回应,点点头就与她擦身而过。

 

UMP9也没在意她冷淡的回应,从口袋里摸索出自己的皮质半指手套,一边慢吞吞地往手上戴,一边向UMP45所在的餐桌走去,她的早饭已经被提前拿来放在桌上了。

 

“早上好,45姐。”UMP9又打了个哈欠,也许是睡得比平常久些的关系,今天意外地提不起精神。

 

“早上好,9。”45抬头看着她困意十足的模样,轻笑了两声,“晚上没睡好?”

 

“唔……也没有啦……”9的眼眶被因打哈欠而自然流出的生理性泪水濡湿,她用掌心抹去湿意,皮质手套蹭红了眼角。

 

“今天要做些什么呢?”抓起微温的三明治咬了一口,9一边咀嚼,一边看着坐在对面还没喝完咖啡的45问道。

 

“没什么事,9想做什么都可以。”

 

“嗯……那45姐今天要做什么呢?”

 

“……”45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不如你陪我一起上街逛逛?”

 

“好啊!”UMP9兴奋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双马尾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轻轻摆动。

 

快速解决了一个三明治与一杯牛奶后,两人并肩出了旅馆的大门,站在阳光直射的大街上看人来人往,向来不勤奋的45顿时萌生了退意,只是余光瞥见身边人的兴奋劲,不免也被感染得放松了起来。

 

她们走在白日喧闹的街上,迎面走来各色各样的冒险者与普通人。

 

她们买下各种特色食物,在街道边缘边走边吃。

 

她们跑进街边的服装店,修补了因战斗而破损的披风。

 

UMP45跟在UMP9身边,放松的同时也时不时地扫视着人群。她眯了眯眼,视线中掠过一个昨晚刚刚见过的身影,令她不禁勾起嘴角笑了笑,又移开视线。

 

“啊……”UMP9正一边吃着刚刚买来的烤串,一边四处张望,猝不及防间被一个人撞进怀中,惊呼了一声。

 

“呜……对不起。”撞了她的是一个比她稍矮些的女孩儿,拥有一头象牙白的长发,额前还挑染了一缕红色的碎发。

 

“诶?没事……”

 

“SOP 2!”

 

有人从人群中跑来,在那女孩儿身边站定,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我都说了不要乱跑的吧。”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人抬头看向她们,是个面容精致的精灵女性,只是看上去有些冷淡。

 

“没事啦。”

 

9笑着回应她们。

 

“走路小心一点就好了。”

 

“那么先告辞了。”粉发的精灵点点头,牵起女孩儿的手侧身离去。

 

UMP9回头望了望她们离去的背影,转头同UMP45笑道:“那个女孩子是个兽人喔,45姐。”

 

“真是稀奇,高傲的精灵也会愿意和兽人同行呢。”

 

“你怎么看,45姐?”

 

UMP45瞥了她一眼,掏出手帕擦了擦她粘上酱汁的嘴角,无奈地说道:“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她顿了顿,转过头去。

 

“别人的事,就不要管太多了。”

 

“嗯,45姐。”

 

“回去吧。”

 

另一头,M4 SOPMOD 2拽了拽ST AR-15的袖口:“15,你还在生气吗?”

 

“我下次不会乱跑了。”

 

“……没有下次。”

 

AR-15语气冷淡,平静的面容上并看不出怒意,但SOP2就是能明白她现在不太高兴,所以她机智地转移了话题。

 

“我们明天能去找M16吗?”

 

“本来就是你要来看她,我们才会来到这座城市的。SOP2。”

 

AR-15说道。

 

“你确定你知道她在哪儿?”

 

“知道!”SOP2明白AR-15已经不在意自己刚才乱跑还撞到人的事了,欢快地回答道,“我有放出纸鹤和她联络,她很快就会给我们回信的!”

 

“……唉,”15不禁叹了口气,“那就等到她回信以后再去找她吧。”

 

“好!”

 

暴风雨前的平静总是幌子,世界深处最关键的那颗齿轮,已经悄然转动起来……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