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404回】Arctic Symptoms.Chap.5·起始

·大概是西幻背景+网游设定

·本长篇由我和 @弎韆 合写

·一些初设定:点我

·设定总集+章节电梯

·第四章:自相残杀

·下一章由弎韆负责

·可能含有OOC,注意避雷

·从下一章开始改为每周日更新


G11到达威尔克港口是五日后的事了,ump45带着另外两人站在人烟稀少的港口眺望海平面上冒着黑色煤烟缓缓驶来的舰船,不出意外的话G11应该就在船上的某处。

船入港,放下木板,形形色色的冒险者与商人一拥而下,脚步声混杂着咒骂声,盔甲与武器碰撞出清脆的锋鸣,ump9的眼珠随着人流走过而不断转动着,良好的视力却始终未能捕捉到那个矮小的身影。

“我开始怀疑那个小睡虫到底是不是在船上了。”许久未能捕捉到目标的ump9放下呈遮阳状搭在额上的手,无奈地摊开。

“以她的个性大概是在哪里睡死了吧。9,等会上去找她。”ump45坐在港口用作障碍的铁柱上摆弄着自己的围巾,头也不抬地答道。

三人稍作等待,当人流量逐渐减少的时候,ump9便逆着人流,脚下轻轻发力,几下就上了甲板,征询了船员的同意后目光四下一扫,没在甲板上看见G11的身影,便耸身进了船舱,一间一间舱室地寻找。

Hk416和ump45留守在港口,一旦负责活跃气氛的ump9不在,两人间的气氛就总是有些尴尬,416眉头一皱,抱着胳膊自发地往边上走了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但探询的目光却时不时地落在45身上。

她还是搞不懂ump45折了那些纸鹤却又扔掉的意图,也不明白那句“都是废物”究竟是在什么心情下说出来的。

Ump45这个人就像是一个疑难重重的谜团,她根本看不透。

“我好看吗♪”ump45始终没有抬头,却像是对这些视线早有察觉般调侃着416。

“啧!”416猛地转过头,银白色的发丝甩起又落下,任由ump45自背后投来戏谑的目光也不为所动。

没过一会儿她又转过头来,目光低垂着看向ump45脚边的地面,嘴唇蠕动了两下,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建立佣兵团?”

“嗯?”

“根据目前对你的了解,我认为你没有建立佣兵团的必要。”416抬起视线,与ump45对视,认真地分析道。

对话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两人目光交汇,却不发一言。

“噗。”ump45盯着416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你是真的不知道吗?”45稍稍平息了一下呼吸,调笑道,“看看你的右手臂。”

45示意416挽起袖子察看一下自己的手臂,416将信将疑的照做,却没发现什么异常,正要抬头疑惑出声,却突然意识到,入团时出现在手臂上的原佣兵团的图案,不见了。

“建立佣兵团的最大好处就在于那独一无二的团徽烙印。”

“团徽烙印?”

“看来你确实缺少常识。”45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每个人生来就具有’附加疼痛烙印’吧?”

“对。”416难得没有反驳45的话,她也明白自己在战斗技能以外的领域实在是缺乏锻炼,不过这种基础常识她还是知道的,“当我们的HP下降至一定程度,会承受额外的疼痛。”

“百分之十。”45补充道,“团徽烙印拥有抑制’附加疼痛烙印’的作用,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减低你身负重伤时的痛感。”

“……”416沉默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确实,虽然那次受了重伤,但痛感并没有想象中来得严重。”

“不过现在你的原佣兵团可能认为你死了或者失踪了,团徽烙印被强制除去了,正好,方便我们建立佣兵团♪”

“好吧。”片刻,416点点头,表明自己已经接受了安排,而45也就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几分钟后,ump9背着一个银发的小矮子出现在甲板上,很快就小跑过来,背上的人正是睡得香甜的G11,9手里还拿着她的大号法杖。

ump45拍拍裤子站起来,打量了一下9手里的法杖,“没想到送人还附赠法杖呢♪”

“法杖的话!”ump9稍稍倾转身体,示意45去掏G11的大衣左侧口袋,“口袋里的纸条有写喔。”

Ump45伸手在军绿色大衣宽大的口袋里摸索一阵,掏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条展开,上面的娟秀文字让她一眼就认出是格琳娜的字迹。

“……友情……赠送”45扫了一眼纸条,轻声念出重点部分,很快又勾起嘴角,“看来是以前帮她做了点小任务的回礼呢,运气不错♪”

“这下就不用再跑去帮小家伙买武器啦~lucky~”ump9也乐得轻松,毕竟这类杂活一向是她来做的。

Hk416不发一言,仅仅是站在一边打量着ump9背上的G11,试图回想起自己是否曾经见过她,但依然无果, 只能猜测自己可能在何处听过这名字,才会有所记忆。

确认完G11的安全到达后,ump45戳了戳妹妹的胳膊,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同时招手让416过来,待416摆着一张臭脸挪过来后,9稍显犹豫,但还是背过身来将背上的G11卸进416怀里。Hk416下意识接住这个小个子,心中一怔,抬头却只见ump9露出歉意的笑与ump45恶意满满的调笑在她眼前形成了鲜明对比,此时换了个睡眠场所的G11已经熟练地扭扭身子,张手环住了416的腰,脑袋枕在416胸口砸吧砸吧嘴,睡得安详。

“喂!”hk416很想就地扔下这个小矮子,她气愤地看向ump45,“干什么让我抱!”

“不然难道让我们两个身体柔弱的刺客和战法抱么?”ump45脸上是一贯的戏谑笑容,她耸肩,然后自顾自地向前走去,“G11就交给你照顾啦♪”

“什……ump45!”

“我相信你不会丢下她的,416♪”

“我……”hk416一愣,低头看向怀中做着美梦的银发小家伙,心念翻转,手臂却始终没有松开。她无力地发现自己果真狠不下心丢下这个小鬼,只能狠狠地咂嘴,然后抱着G11跟上脚步。

 

佣兵协会一向坐落在一座城市的中心地带,威尔克佣兵协会也不例外。连接港口和中心地区的是一条直通的大道,属于中立地段,是为了避免新来的冒险者或商人在不同种族的地盘上闹出不必要的纷争而特意这样辟设的。在这条道上走个几十分钟就能到达位于中心地带的佣兵协会了,由于地势原因,威尔克城并不如人族中心城库茨克那般雄伟,但绝对是个足够坚挺的要塞。

中立地的佣兵协会总是充满了不同种族的人,他们看上去一派祥和,至少表面上是如此。这里并不似位于人族中心城的佣兵总部那般喧闹,门被推开的那一刻仅仅只引来了众人一瞬的目光,随后便再没有人去注意这些初来乍到的姑娘们。

Hk416此前一直在中心城附近活动,最远的任务地点也不过是萨哈林那样的边境城市,总而言之就是没有出过人族的地界,而人族最大的特点莫过于交流与合作。因此像威尔克佣兵协会这样各个团队都独据一块地方而鲜有交流与合作的地方令她一时间感到些许的不适应,反观另外两姐妹和她怀里一直没醒过的小鬼倒是对这里的氛围十分适应。

“嗯哼♪”ump45扫视一圈,“这里还真是不错。”

“……哈,确实。”hk416不屑地撇开眼,“就像你那黑透的心一样冷漠。”

45笑笑,并不反驳。Ump9则趁着她俩“斗嘴”的这点空暇向前台仅有的三个接待员之一传达了建立佣兵团的意向,这会儿已经招手示意她们过来。

“请各位将血液滴入这些小碟子里。”女性精灵的接待员递过4个纸质的小碟,ump姐妹利落地抽出腰侧匕首划破指尖,分别在两个小碟内滴入鲜血,而hk416碍于怀里的G11抽不出手,干脆不顾她的感受一把将G11夹在腰侧,拇指划过ump45尚未收回的匕首刀锋,在第三个小碟中滴下属于自己的鲜血。正准备伸出援手的ump9哭笑不得,只好把展开的双臂放回腰侧,又伸出手为hk416治愈了伤口。

至于始终睡死的G11,hk416毫不留情地拉出她隐藏在大衣长袖下较小的手,捏着食指轻轻地用刀锋一划,在G11嗷的一声痛呼中滴下了最后一滴血。

“你干嘛啦!”被痛醒的睡虫泪眼汪汪地捂住自己的手指,一旁的ump9好脾气地轻轻掰开阻碍施下了治愈魔法。

“哼。”hk416丝毫没有要道歉的心,还顺便给怕疼的小魔法师丢了个白眼。

接待员并未在意柜台前的这出闹剧,只是冷静地收回四个滴有血液的小碟,手指在面前的水晶光板上轻点,泛着金光的世界语文字闪烁着汇聚成一个金色的旋涡光纹,宛若一个迷你的鬼市入口。小碟中的血被依次倒入旋涡中,它开始急速旋转起来,很快又重新化作金色的世界语铺展开来,显示出四人的信息。

“请问佣兵团的名字是?”

“404。”

“团长是?”

“ump45。”

“好的。”接待员点击几下,“接下来请伸手按上端口,并在脑海中描绘佣兵团的标志。”

45脱下右手手套,张开手掌按在微亮的水晶板上的金色圆圈内,在脑中描摹出一个结合了404字样的团徽,不一会儿就结束了输入。

“好的。”接待员调转过水晶板的方向,手指轻轻点下金色文字,“佣兵团404已经成立。”

伴随着话音落下,四人的手臂处闪过微弱的光芒,独属于404的团徽已经烙印在她们的上臂,也是404成立的开端。

 

走出佣兵协会后,ump45轻松地打了个响指,说道,“接下来就出发去讨伐冰精吧。”

“哈?”hk416诧异地挑眉,抬了抬手臂,“这小鬼可还睡着呢。”G11在“放血”时仅仅哭嚎了几句就重新沉睡于416的臂弯了。

“你继续抱着不就行了~”ump45不以为然地回道,拍拍ump9的肩膀“9,补给准备好了吗?”

“当然……”

“喂!”hk416恼怒地打断了ump9的回答,“冰精出没的地方可是在资源区深处啊!你要我一直抱到那里?!”

“怎么……”ump45轻蔑地笑了笑,摊开手摇摇头,“原来前精英龙骑hk416还扛不动一个小小的法师么?”

“你……”

“好啦好啦——”ump9适时地充当了和事佬的角色,拦在两人中间,“45姐没什么恶意的,不要在意嘛416。”

脸上满是尴尬的笑容。

Hk416盯着ump9看了一会儿,“哼”了一声后绕过她们向前走去。Ump45并拢两指,戳了戳妹妹的后背,也转身离去,9忙不迭地拉紧战术包的背带跟了上去,

“9,下次不用管也没关系。”

“45姐……”ump9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硬着头皮劝道,“416也才加入不久……”

“9。”45停下脚步,她垂下眼帘,又抬起头直直的和9对视,金色的眼瞳似乎散发着某种深邃无法理解的感情,“416不能一直坚守她那可笑的自尊。”

“她必须磨去那多余的锋芒,才能达成复仇的夙愿。”

“抱歉……”

“不用道歉,”45重新踏出脚步,“只是别再管下一次。”

“好。”

 

不同于一路直行至城门的416,ump姐妹们先回了趟她们居住的旅馆,取了事先准备好的装满补给品的背包后才慢慢赶去城门处与416汇合。理所当然的,在城门处怀疑自己被放了鸽子的416斜靠在城墙上散发着可怖的怒气,而G11早已被她丢在脚边蜷缩着睡觉,幸好416还算有点良知,把自己的外套丢在G11身上盖着,不然G11可能会因为过度寒冷而第二次回到鬼市。

Ump9眼尖地发现了抱着双臂,食指不停地敲击手肘的416,拿出备好的外套团成团甩一甩丢了过去,416一抬手就接到了那团厚重的外套,刺客的准头还是值得信赖的。当416的目光触及ump9背后的大背包和腰侧的两个小包,继而发现连ump45都背了个不小的战术背包,她心头的怒火立刻转化成了惊诧。

“你们究竟想在那里待多久?”她质问道,连手头的外套都忘了穿。

“不久,”ump45抵着下巴想了一下,答道,“嗯……也就待到入手冰精之心为止吧。”

“因为来回跑路很费时间嘛。”ump9补充道。

“……”416懊恼地揉了揉头发,然后赌气似的用力穿上外套,几句因为愤怒而在脑里蕴积的不太优雅的语言憋在嗓子里半天说不出来,最终还是长叹了口气,“……好吧。”

她抬脚踢了踢脚边的G11,小睡虫嘟囔了几下,背过身去,又往外套里缩了缩,继续沉睡。下一刻她就被一记狠狠的踢击踹中腹部而抽搐着睁开了眼,泪眼朦胧中她看见416俯身,狮吼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给我起来!”

“呜哇啊啊啊——”

“太凶暴了……”刚认识的时候明明还是个沉默的人......

“我听见了!ump9!”

“好了,既然G11醒了我们就赶快上路吧。”ump45拍拍手,终结了这场闹剧。

 

到达冰精腹地,先前被爆炸冲击毁掉一半的巨石掩体早已被冰雪掩埋,它的不远处正巧徘徊着几只普通冰精。

Ump9就地找了块靠近山崖的雪地,用雪铲挖开一个洞将众人的背包藏匿其中,再用雪浅浅地铺盖上,垒上几块冰冷的石头作为记号,才向着45点了点头。

45走到416身边,伸手毫不留情地敲醒了赖在她背上的G11,语气轻松道:“起来干活了,G11。”

“416,G11行动不便,你待会儿抱着她战斗,保护好她。”她转头叮嘱416。

Hk416张了张嘴,却又想起先前记录下的干脆利落的战斗,不得不咬牙将满腹的牢骚都吞回去,点头应下。

为了隐蔽身形,四人都穿上了ump9准备好的白色披风。

战斗很快开始了。Ump9从腰间抽出双匕,脚下一蹬便冲了出去,hk416带着G11寻了一处较高的雪地待命,顺便开启了“探查”技能来掌握战局。9身手灵活地穿梭在几只巨大的冰精中间,手上匕首来回翻转,在每一个冰精的脚腕处都划出了一道伤痕,披风上却滴血未沾,成功地激怒了这些冰雪巨兽,在冰精纷纷跨出脚步紧追在9身后时,她猛地刹住脚步完成了一个回转,继而脚下发力,在冰精的巨拳降临头顶之时携着夹带了冰碴的迅风掠过它们的腿间,白色披风飞扬起来。

与此同时,ump45已然握着黑色长枪出现在崖壁尽头。416低头望去,恰巧对上45的眼神,她比了个事先和众人商量好的手势中的火攻的手势,便擎起长枪迎着9跑去。

一如上回的战斗,ump姐妹向来惯用组合技,45抖出长枪,与9各执一端,而后手腕发力,迅速旋转起枪身,连带着ump9一起做起圆周运动,在冰精愈发接近的一瞬将9甩至半空,刺客的“背刺”技能发动,身影一闪便将两把匕首双双刺进为首冰精的后颈,用力一划——蓝色血液飞溅在半空,冰精巨大的身躯缓缓倒下,而45早已矮身避过冲击震起的漫天冰雪,引着剩下的几只冰精继续朝416所在的崖壁前进,离崖壁尚余短短50尺距离的时候,ump9从侧发动“瞬息”技能,拦腰抱住45一个滑铲,反应不及的冰精们还没来得及转向便被从天而降的火球灼烧了身体,发出阵阵惨嚎,G11揉着眼睛,一手高举法杖释放了范围魔法“火雨”,在火焰余韵未消之际又用法杖在半空中轻画一个圆圈,口中默念几句,火焰立刻包围住地面上的许多石块浮至空中,一颗一颗射入冰精的身躯,随着G11挥下法杖的动作爆裂开来,冰莹的蓝色血液顿时洒满天空,随后化作一滴滴冰蓝色的血滴坠落在雪地上。

这是法师少数的高级范围魔法之一——“火石裂”,将高强度的火焰魔法融入土性物质之中制造威力极大的炸弹,再将其引爆。即便是HK416以前所在的三大佣兵团之一也鲜有会这类技能的法师,这令416立刻对刚施完法就抱着法杖扭头钻进她怀中继续睡的小家伙改变了认知,就现状来看她可能是这个佣兵团里最弱的人也说不定,这一认知令她那高傲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崖壁下的ump9抖抖披风,顺手拍落了ump45头顶的雪花,便跑去冰精的残躯中间寻找她们所需的冰晶之心,然而发现的仍然只有几块普通品质的淡白玉,这令她不禁失落地叹了口气。

45走过来揉揉她的脑袋,轻声安慰了几句,便拉着她一起到掩埋背包的地方准备帐篷露宿,G11今天中午才到,尽管她们来得够快,斩杀了几只冰精后也已经是日暮,夜晚很快就要来临,她们必须尽快辟出一块相对安全的地方暂时休息。

指挥着G11用“火石裂”魔法炸开一块偏僻处的崖壁,开辟出一个不大的山洞来,又清理了一些残留的碎石,ump9在洞窟最深的地方设下帐篷,叮叮当当地敲打了一阵后才爬出来,G11已经在用石块围出的小坑内放下了一团火,石块上面架了张铁丝网,又放上各自的杯子来加热雪水,G11的杯子旁边还烤着两块干肉。

夜幕渐渐降临,45抬头看看半黑的天色,口中轻吟咒语:“失温法章二章五则,幻象”

有深蓝色的魔力从指间溢出,就像流水一样顺着45的掌心划落,滴在地上,然后又汇拢成一大滴“水珠”,又以“水珠”为中心四散成几股小小的“细流”,流至岩洞口停止住,再左右流动逐渐连成一条连接洞两侧的线段。那一条深蓝色的液体状物质在刚连成一线的时刻就发出浅蓝的光束,在洞口竖起一个浅蓝色的弱光屏障,尽管从内部能够望到外面的情况,但是来从外面看过来这里仍然是一块完好的石壁。

她们就在这个山洞里等待黎明到来,再次开始对冰精的狩猎。

不知是不是最近运气较好,原本做好了长期作战准备的狩猎最终仅仅持续了4天便结束了,ump9小心翼翼地将亮着晶莹的冰蓝色光的冰精之心放入背包内,用力拉紧固定的绳子,打了一个活结又一个死结才肯放心。经过四天的消耗,她们携带的东西已经少了许多,不过简单拾辍了几下便启程回城了。

又过一日,四人乘上了前往萨哈林港口的舰船,在狩猎中出了不少力的G11早就在船舱暖和的床上睡得安稳,416坐在床边的靠椅上记录这几日的战斗经验,视线偶尔落到一旁稚嫩的睡脸上,表情意外的柔和起来。而ump9和ump45趴在甲板边缘的栏杆上眺望被雾气掩盖的海平面,断断续续地交谈着,直到自威尔克大陆吹来的寒风扫过45的脖颈激起她一个寒颤,才被9急急忙忙地推着进了温暖的船舱。

船舱外,原本波涛汹涌的海面随着船只的不断前行而逐渐温和平静下来。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