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404回】Arctic Symptoms.Chap.3·G11

大概是西幻背景+网游设定 

本长篇由我和 @弎韆 合写

设定和一、二章请在弎韆的归档中找喔w

下一章由弎韆负责。

第二章:夜夺龙骨

可能有OOC与设定不完善,请注意避雷。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第三章拖到现在才出来真是抱歉w之后会尽量规律更新【轮到我的情况】



爆炸的火光染红了漆黑的夜空,已经跑进不远处密林的UMP姐妹并未停下脚步,远处的夜色中隐约飘着一簇簇火苗,马蹄踏地声震落了不少枝叶,夹杂着人类的狠毒咒骂声传入夜袭者的耳中。

UMP45在奔跑中偏过头看向愈发接近的火光,转了转眼珠,很快下了一个决定。

“9,把416给我,你来引开他们。”UMP45向前伸手搭上UMP9的肩膀,UMP9尚未作出回应,她怀中的HK416先发出了声音。

“我自己能跑。”

UMP9一个急刹车,顺着力道轻轻放下HK416又一个轻盈地转身向左前方的岔路继续冲刺,而UMP45则拉住还没反应过来的HK416迅速地跳进了路旁半人高的灌木丛中趴下。不过5秒后就有火光从她们头顶掠过,伴随着清脆的马蹄声与震动躯体的压迫感远去。

直到夜幕失去火光的阻碍,寂静重回密林,UMP45才扫去头顶被震落的阔叶悄悄地爬起来,探出头确认不再有追兵后,她一脚踢上HK416的小臂,收到一声低沉的怒吼。

“你干什么!”

“上路了。”UMP45没多说什么,自顾自地跳出灌木丛,随手掸了掸衣服上的断枝碎叶就径直向前跑去,不忘对身后的HK416轻快地摆摆手,“感伤就留到之后吧♪我们可有很多事要忙的。”

“啧……”HK416满脸都写着嫌弃,却也只能抱紧了怀中的龙骨紧步跟上。

 

她们袭击的仓库距离中心城库茨克有着不短的距离,两人跑到附近的村庄买下两匹最快的马,才勉强在第二天中午检察官换班之前到达库茨克城的东城门。

作为人族的中心城市,库茨克城的守备向来森严,东城门前有不少人在接受检查。两人在城门不远处勒停马匹,HK416摸了摸身后放着龙骨的背包,神色谨慎地看向东城门的检察官。

“我们怎么进去?”

“9怎么带你出萨哈林,就怎么带你进去♪”UMP45的语气依然轻松。

“易容术可是刺客的高阶技能。”HK416皱起眉头,“我记得你只是个战法。”

UMP45没有答话,仅仅是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便自顾自地下了马在路边草地上寻了片树荫躺下,甚至顺手捻了根草叼在嘴里。这样一副自在的模样看得HK416额头青筋猛跳却又束手无策,只能认命地牵过两匹马的缰绳走到相邻的树荫下。

在正午阳光的炙烤下,树荫范围以外的空气都散发着热量的波动,身旁两匹马打着响鼻,HK416抱着自己的背包,一手抹去额头沁出的汗珠,觉得自己的耐心正以飞快的速度噌噌下降。

好在没等她的耐心降到临界值以下,UMP9的身影就跑入了她们的视线,双马尾的女孩儿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靴面染上点点泥浆,面容透着些许的疲惫。HK416正在酝酿中的不满一下子消了大半,虽然对UMP45轻浮的态度有诸多不满,但UMP9带给她的好感度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在看到对方为了摆脱追兵而略显狼狈的模样后,她实在没什么理由再去抱怨了。

于是HK416解开绑在树干上的缰绳,牵着两匹马走向那对姐妹,而UMP45刚刚才从草地上爬起来,正在拍落附在衣服上的草根。

“看♪”UMP45笑眯眯的,还是那种轻佻的语气,“我们的刺客来了。”

“……”HK416沉默了一下,并没有反驳,倒是平静地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佣兵团都是让队员去跑腿的?”

UMP45的笑容一顿,显然她并没有料到HK416会有这种疑问,而一旁的UMP9反应倒难得比自己的姐姐快了些,她迅速地插入两人中间,对着416连连摆手。

“没有没有,45姐是因为我是刺客才让我去引开他们的。”说着UMP9努力提起嘴角试图用微笑来化解这份稍显紧张的气氛,却只能感受到现场的空气愈发充满了尴尬,“而且呃……那个……”

手忙脚乱的UMP9被人从身后拉开,UMP45笑眯眯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不用担心,现在还不会轮到你跑腿呢。”她上前从HK416手中取过一根缰绳,牵着马转身离去,“好好珍惜现在吧♪HK416小姐~”

“嘛……请不要太在意,我们也走吧。”

UMP9拍了拍神色带着怒意的HK416的肩,就快步追了上去。HK416牵着另一匹马走在两人身后,看见UMP9无比自然地接过了UMP45手中的缰绳,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不知怎的竟令她有些怀念的心情,但很快就被她甩甩头抛之脑后。

按照上次脱离萨哈林城正门的方式,靠着UMP9的易容术,三人很轻松地躲过了检察官的“看破”技能,行走在熟悉的街道上,身边人来人往,到处是人类与兽人的吆喝声,偶尔还会看见高傲的精灵从身侧穿行而过,闷热的潮气轻抚面颊,面包出炉的香甜与其中掺杂着的少许冒险者身上的血腥味组成了中心城库茨克的日常。

她们在一家人较少的餐馆吃过简单的午饭,将碍事的马儿们寄存在最近的马厩,就起身去了位于库茨克中心城区的佣兵协会。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求呢?”坐在一号柜台后的格琳娜小姐是这个偌大的佣兵协会里最受欢迎的接待员之一。这天下午,她露出标志性的活力笑容接待了一位披着披风带着兜帽,看不清面孔的冒险者。

这位神秘的冒险者稍微站了一会儿,似乎在确认周围的情况,终于坐下后,便倾身向格琳娜,放轻声音道:“是我,格琳娜小姐。”

“9?”格琳娜同样放低了音量回问,UMP9点点头,伸手递给她一张纸条,格琳娜快速扫了几眼,重新露出笑容用正常的音量作出制式的回答,同时手下迅速扯过一张便条写了起来。

“祝您好运!”

以这句话为标志,格琳娜停下了手中的笔,将便条卷了卷从桌上弹过去,UMP9低头扫了一眼内容就将便条收进护腕之中,起身微鞠躬,道了声谢就离开了佣兵协会,UMP45和HK416正在不远处的小巷等着她。

“45姐,鬼市的情报问到了。”UMP9步伐随意地拐进小巷——就像一个闲逛的旅客,来到两人身边取下兜帽,从手腕处摸出那张便条交给UMP45。

“下一次鬼市的开放点和时间都不大好呢。”UMP9看向自己姐姐的眼神透露出担忧,而UMP45收起便条,面容平静地拍了拍UMP9的肩膀。

“不,”她勾起嘴角,“没有比那里更适合我们的地方了。”

她套上兜帽,带头走出阴暗的小巷,“走吧,该去找那个半精灵铸剑了。”

UMP9也重新套上了自己的兜帽,给HK416简易地施了个易容术,轻轻拉着她的手腕,对着她微微一笑,示意她跟了上去。

RO635的私人工坊并不远,距离佣兵协会仅仅两条街的距离,三人在一条满是金属气味与充满有力的铁锤敲击声的街上找到了那个存在感低得可怜的工坊入口,这还全靠了HK416对前队友的了解才能发现。

门上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HK416稍作犹豫后还是推门而入,挂满了武器的前厅并没有人在,HK416径直走向传来铁锤的清脆敲击声和鼓风机的呼呼风声的工作室,穿过狭窄而短的走廊,撩起仅仅遮掩到脖子的门帘,黑发的少女正专注地挥舞铁锤敲击着细长且通红的铁块。

UMP姐妹没有跟进来,她们等在前厅。HK416倚着墙,沉默地看着自己曾深深信任,现在亦抱有充分信任的前队友。

作为一个机械师,在大部分同行都选择了更轻松的机械辅助臂来铸造装备与道具的时代,RO635大概是少有的坚持人工铸造装备的机械师,尤其是在知道她师从的人——以怕麻烦的性格出名,而且还不经意间带动了依靠机械辅助臂来辅助制造装备的技术的著名机械师帕斯卡之后,这份坚持手工的执念就更加令人钦佩。

铁锤规律敲击下的细长铁块已经基本体现出了一柄长剑的模样,RO635已经开始铸造它的剑尖,对于一个熟练的机械师而言,这很快就能完成。

没过多久,通红铁块入水发出的“哧哧”声伴随着升腾而起的水蒸气宣告了塑形阶段的完成,RO635抓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抬起头来,和门口的HK416正对上眼。

RO635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以平静的姿态邀请HK416到她的工作台边坐下,她自己则泡了两杯咖啡端去。

“好久不见,416。”

“嗯。”

两人间的气氛有些许尴尬,作为前队员,RO635在知道416的白龙被杀而她本人则不知所踪后就多少能明白416此时多半是不大愿意来见她的,那场战斗她们损失惨重,队伍也分崩离析,她也是因此才退下来做回自己的老本行的。

RO635捧起自己的咖啡杯吹了吹,啜饮一口,习惯性地扫视了一下前龙骑的装备状况,皱起了眉头。

“我想你这次大概是来找我铸造装备的吧。”

“你怎么……”HK416惊讶地转回四处游移的目光,很快便又意识到什么似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残破不堪的重铠,想起背后还有一把断掉的重剑和重要家人的遗骨,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对,我这次是来找你铸剑的。”她拔出身后的断剑交给RO635,“这把剑已经不能再使用了。”

“然后……”HK416取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了她亲手斩下的一节断骨,“我希望你能使用这个帮我铸剑。”

RO635只一眼就看出这根材料的珍贵——是一根上乘的龙骨,而且可以断定的是,这是HK416那只白龙的遗骨。

意识到这些,RO635的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惊讶,几乎不敢伸手去接,直到HK416将那节龙骨塞进她怀里才反应过来。

“416,你……”

修长的龙骨在灯光照射下泛着白色光泽,除了关节衔接处几乎没有损伤,一看就是人为斩断的,即便被放置了许多天,这节龙骨却依然保有着丰富的魔力残留。

毫无疑问,这确实是铸剑的最好材料之一,该是多少机械师都梦寐以求的珍宝啊!此刻在RO635的手中却仿佛一个烫手山芋。

“你真的决定要用这个铸剑?”即使冷静如RO635也禁不住咽了咽口水,深皱着眉头问道,“我还没有使用过龙骨这样珍贵的素材,你就不怕我糟蹋了它?”

“我相信你的能力,RO。”HK416垂下头,声音有些沉闷,“我放不下它,而以其骨铸剑是我能想到的、祭奠它的最好方式。”

“我会用这柄剑,替我最重要的家人复仇。”

RO635不安地看着手中颇有分量的龙骨,最终还是同意了HK416的请求。

如果这能帮助她的前队友从那场灾难中振作起来,那么她一定会倾尽全力。

“好吧,但是以龙骨铸剑必须得给它量身打造一张图纸才行。这可能需要花些时间……”

“我们已经有图纸了。”

说着HK416又从包内拿出一卷图纸在工作台上铺平,RO635仔细地研究了一下,竟从中看出了不少熟悉的手法。

“你们去找过帕斯卡老师了?”

“对……你能看出来?”

RO635摸摸下巴,随口答道,“毕竟我是她的门生,有很多她惯用的手法我都很熟悉了。”

“你们怎么找到她的?自从她失去能力后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就连我都不知道她如今的居所。”

“嗯……两个奇怪的家伙帮助我找到的。”

对于HK416模糊不清的回答,RO635并未深究,知道了自己的老师如今还在某处好好地活着这一消息令她心情轻松不少。她瞥了一眼HK416身上残破不堪的龙骑重铠,挑眉。

“416,你的铠甲也不能用了吧。”RO635拿着笔在图纸上比划,“去前厅里挑几件新的吧,就当我送你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略一思考后又说:“就当我送你的饯别礼。”也算是替M16还笔债。

后面半句RO635没敢说出来,从HK416现在恍恍惚惚的样子就能推断出她对当初负责指挥的M16想必是充满了怨恨。HK416并未推辞,道声谢后就转身去了前厅,RO635听着她的脚步声远去,揉了揉太阳穴,长叹一口气。

等RO635拿着她标注了不少重点的图纸穿过走廊进入前厅,就看见HK416正穿着一身轻便的铠甲被两个看上去是双子的冒险者围着打量——想必她们就是416口中的那两个奇怪的人吧。这样想着,RO对两人的好感度升了升。

出于礼貌,她姑且敲敲木制柜台示意自己的到来,当三人都转头看向她的时候,她才轻咳一声,举起手中的图纸。

“图纸我研究过了,你们多久出发?”

“明天就走♪”挂着温和笑容,语气稍显轻佻的战法回答道。

“明天?这么赶……”RO635有些头疼地摸摸后脑勺,“那416你先随便挑把剑用着吧。之后再来我这里拿剑。”

“不缺什么材料吗?”棕发双马尾的刺客问道,“我记得帕斯卡小姐的设计一般都很令人头疼。”

回想到之前制造两人的道具时没少跑路的事情,UMP9的笑容僵了僵。

“确实是这样……”RO635笑了笑,“这次所需的材料确实有点儿小麻烦,能告诉我你们的目的地吗?”

“威尔克。”HK416答道,刚才挑选装备时她已经从UMP9口中得知了这些情报。

“正好,我需要一枚威尔克斯地区产出的冰精之心。”RO635点着图纸上列出的材料清单,“其他材料都还好弄,我这边多少有一点,也可以跟相熟的同行借,只有威尔克斯地区的材料连货源都很难找到。”

“冰精之心……”UMP45点着下巴说道,“该不会是产自精灵开采区的冰精身上的材料吧?”

“就是那个……”RO635叹了口气,“而且产量极低。”

“了解,交给我们。”UMP45轻快地挥挥手,“谢谢你送的装备!下次再见,RO635小姐♪”

“好……啊等等!”RO635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一行人,穿着轻铠的HK416回头望她,犹豫再三,RO635还是放下手,“没什么了,祝你好运,416。”

“...谢谢,RO...我的...队友。”

店门被推开,又关上,木门摇摆的吱呀声回荡往复又归于平静。

 

第二天,HK416跟着UMP姐妹策马奔驰到萨哈林,自港口乘船前往世界上最寒冷而又最凶险的地方——威尔克斯大陆【Wilkes Land】。

幸运的是,等她们历经狂风巨浪的5日洗礼穿越海洋到达威尔克港口时,当地正处于一年之中难得的平稳期,不至于发生一下船就被风雪袭击的惨剧。尽管如此,UMP9还是不顾UMP45皱起的眉头将她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散发着不满的金色双瞳,HK416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看起来轻浮而狡猾的家伙最大的弱点竟然是——畏寒。

这实在是令人心情大好。

反观UMP9,作为一个脆弱的刺客竟然穿的比她这个战士还要轻薄,仅仅在日常服装的基础上加了一件稍厚的大衣,并在膝盖上加装了棉质护膝以免寒冷影响行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鬼市,而明日的黎明之时就是这一次鬼市的开放时间。她们可以说是非常幸运,尽管两次鬼市的开放点相距甚远,但很少有人能在需要时正好碰上两次相隔时间极短的鬼市开放之时。

但这也意味着她们时间不多了,现在已经是深夜,她们必须尽快地赶去开放点才行。

第二天凌晨三点多,三人终于到达了位于城外的鬼市开放点,这一次的鬼市开放点位于人族开采区的中心地带,这使得很多能力较弱的冒险者直接被排除在外,毕竟即使是已经探索过的开采区,威尔克斯的严峻环境和高强度怪物也不容任何冒险者小觑。

作为唯一的完全中立大陆,威尔克斯的鬼市开放点处聚集了各族的佼佼者,先前在萨哈林地区只能看到一些人族,偶尔会有兽人,但在这里,纵使大家都身穿黑衣并戴着黑色兜帽,也能够从身形上判断出种族的不同。

“看来他们已经基本保证了这里的安全。”UMP45缓步走上一个雪丘,看向中央略低的一块雪洼地上几个聚成各自阵营的黑衣人团体,“倒是省了我们的麻烦♪”

“我们要下去吗?”HK416问。

“不,我们在这儿等。”UMP45眯着眼,金眸中隐隐透出与虹膜同色的光芒——那是各职业通用的“远视”技能。她一边观察下方一边答道,“现在下去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呢?虽然有点感兴趣,但是为了新团员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吧♪”

“9,你负责警戒。”UMP45眨眨眼睛收回了“远视”技能,晃了晃脑袋缓过不适,随后便寻了块地方坐下,UMP9适时地从包中抽出毛毯递给她,随后便一手按在腰后进入警备状态。

HK416也拿到了UMP9递过来的毯子,虽然她并没有旁边那个狡猾的狐狸那样怕冷,但不得不说这种破地方能有个毯子盖还是很舒心的。

大约过了2个小时左右,HK416感到有些许困意,但很快UMP9微凉的手指就戳醒了她,一旁的UMP45已经在观察洼地的情况,HK416走到她旁边,熟悉的旋涡状光纹正在洼地一侧的山崖上缓缓形成,一如先前的模样。

UMP9拍了拍她,示意要走了,于是她们戴上稍显厚重的兜帽,和其他黑衣人一起走向鬼市的入口,大约5分钟后,那金色的光纹稳定下来,等待已久的冒险者陆续的进入。UMP9给HK416递了个眼神,微笑着伸出手,这一次HK416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而UMP45牵着UMP9的另一只手,拉着她们走进了光纹。

有过一次去鬼市的经历,第二次穿越光纹时的反应就轻微了许多,HK416很快就取回了自己的感官,跟着UMP姐妹一路走到上次那个银发女孩的所在地。这一次,她记得及时松开握着UMP9的手。

当眼前各不相同的空间突兀地插入一片纯黑,HK416就意识到目的地到了,而上回见过的那个女孩儿也不出意料地缩在自己的空间里睡得正香。HK416看着UMP9伸出手轻捏着她的脸颊——也只有这时候她才发现看起来非常可靠的UMP9也是保有一些孩子般的玩闹心的,她看着那个银发的小睡虫不满地醒来,想起上次在脑海中划过的名字。

“G11?”

“......”

HK416回过神来,看见UMP姐妹和G11都盯着自己,顿时有些无措。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UMP45脸上还是那副样子,只不过眼睛却毫不客气的审视着她,“我好像没告诉过你吧♪”

“你们认识?”UMP9接话道。

“不……我……”HK416斟酌着话语,她不认为这两姐妹会相信这个名字仅仅是她脑海中突然划过的。

“我不认识她。”银发的小鬼揉着眼睛先开了口,懒洋洋的语调吸引了在场的人的注意力,“不过……有种熟悉的安心感……”

说着G11的头就开始往下低,大有又要睡着的趋势,UMP9连忙晃晃她的肩膀让她保持清醒。

“喂!醒醒!我们一会儿要带你出去了!”

“啊……?唔……不要摇我啊……”

眼看有人开始注意到这边了,UMP45从腰包中取出了一顶墨绿色的帽子,HK416注意到这顶帽子的配色与G11的大衣是一样的。

“这就是她的执念物?”

“对。”UMP45将帽子戴到小家伙头上,稍大的帽子遮住了G11的半张脸,“我们捡到的♪”

说话间G11头上的帽子开始泛出白金色的光芒,并逐渐包裹住了她的全身,但并不能驱散她空间中的黑暗,很快这道光芒就化成了茧状,随后又变化成箭一般的细长模样,最后如闪电般划过,原本的黑暗空间也随之消失不见。

HK416怔怔地看着眼前原本有着黑暗空间与银发小鬼的地方化作一片虚无,半天才回过神。

“走了,这个地方一会儿就会刷新了。”UMP45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她去哪儿了?”HK416皱皱眉。

“去她死时的地方。”

“什么意思?”

“复活人得到执念物以重铸躯体,新的躯体会在他死掉的地方重新生成喔。”UMP9接下了解答疑问的任务。

“那她现在……”

“大概在萨哈林地区的森林里睡得正香吧?不过不用担心,我拜托格琳娜小姐去接她了,她是克鲁格先生的熟人。”UMP9眯着眼睛笑着答道。

“不过我们还得在这儿等到她把G11送过来才行。”UMP45伸了个懒腰,“毕竟讨伐冰精可不能没有她♪”

“当然,你也很必要♪”UMP45狡黠的笑容里究竟包含了些什么,此刻的HK416并不想深究,因为她脑海里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如同利剑悬梁般敲打着她的神经,让她为之后的人生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