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兽

少女歌剧:蕉纯+晌萌(中之人);Bang dream:リサゆき;Flowers;少女前线:umps;终末的伊泽塔;食戟之灵:绯绘。
只写短篇。
少女前线404小队长篇架空同人《Arctic Symptoms》因为学业与精力关系绝赞弃坑中。

【少女前线】夏日厨房大作战

※可能存在OOC

※全员向,没有明显CP倾向

※在指挥部设施等方面有私设

※有塞一些剧情里出现过的梗ww

高考前和同好商量说——啊,真想看春田太太在厨房发飙的样子。【不过到底初衷是什么其实我也不记得了ww】

总之花了不少时间产出了这样一篇有点混乱的“大杂烩”233

出于私心尽可能地安排了比较多的人形出场,原本是想要表现出P7的恶作剧和腹黑以及嫁祸栽桩的特点的……写完以后总觉得没能很好地表现,也没法做大幅度修改……

总之注意点就这么多啦~如果有什么违和的地方可以指出,希望各位指挥官看得愉快~


正文↓


      6月20日,持续了约3周的,代号“儿童节”的特殊大型作战终于到了收尾阶段。总部以外的指挥部纷纷指挥着自己的人形小队撤出战场,仅留下总部人形清扫残余。在作战中因执行潜入任务而使用了“小型机体”的人形也进入了机体更换的作业。

      这时,一场新的作战正在S08区的某个指挥部中悄然酝酿着。

 

※6月20日晚 20:00

 

    “指挥官,各小队已经归来,现在向您提交作战报告。”身着深蓝色军服的美丽女性竖起步枪敬礼,笑意盈盈。

    “辛苦了,春田。”办公桌后的女性接过了春田手中的便携硬盘,放在桌面上,“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一下。”

    “啊啦,是什么事呢?”

    “好不容易结束作战,大家应该都积攒了不少压力吧……所以明天晚上我打算举行一场庆功会,宴会的布置已经拜托了RO和马卡洛夫。厨房的事宜可以麻烦你负责吗?

    “当然。”春田微笑着,一手扶着自己的步枪,一手抚上自己的领口,“必定让各位度过一个美妙的party。”

    “那就再好不过了。”指挥官松了口气,向后靠在牛皮制的舒适椅背上,双眼微闭,“我帮你找了几个助手,G36和64式她们都很愿意帮忙。”

    “谢谢,指挥官。她们俩的厨艺都很可靠呢。”

    “我才该说谢谢,春田。”指挥官看向自己的这位副官,“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明天再开始准备就好。”

    “是。”春田拎起步枪,最后轻松地行了一礼便离开了指挥室,并未发现躲在不远处墙后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唔,庆功会呀……又有好玩的啦~”

 

※6月21日 6:00

 

      一大清早,春田和两位助手就开始检查厨房可用的器具与食材。春田和自己的傀儡人形穿梭在食材室一排排摆着食材与调味料的架子之间,拿着硬皮本记录下各类食材与调味料的残量再进行汇总。

      另一边,G36也调动起傀儡人形进行各类厨房用品的检查,64式则在隔壁的餐厅里思考着今晚的菜单。

    “食材这边基本都有,鸡蛋和面粉剩的不多,得多采购一些,还有其他有缺的我都列在清单上了。”春田从食材室出来,正好碰上了同样从厨房出来的G36,“你那边怎么样?”

    “器具基本完好……再买点厨房纸和锡箔纸吧。再来就是看64式的菜单来确认最终的采购单了。”G36思考了一下回应道。

      两人于是并肩走进餐厅里,由于指挥官昨天晚上就下达了“明天厨房暂停供应”的通知,所以此时餐厅里并没有其他人。大部分人形此刻还沉醉在香甜的梦中。

    “64式。”春田拍了拍吧台前撑着脸沉思的人形,“菜单思考得怎么样了?”

    “啊,春田小姐……”64式惊了一下,很快就放松下来,“没有食材清单的话菜单不太好决定,总之先把主食之类的决定好了。”

    “嗯……意大利面、面包……面包啊,不如叫M45来帮个忙?我记得她很擅长这类。”G36从旁边探头审视着已经罗列了不少主食的菜单,提出建议。

    “这个主意不错。”春田点头赞同,“我等下去宿舍找她吧,64式你先看看食材清单。”说着放下了手中的记录板。

    “这里是器具清单,有什么缺的就尽快加上去吧,我们去找那个'打字机'来采购。”G36同样放下一块颜色不同的记录板,正准备起身离开,就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飘来。

    “哟!我好像听到你们在找我啊?”

      号称“芝加哥打字机”的人形叼了一根女士烟走近。

    “咳……汤姆森,不是说了不要在指挥部里抽烟吗。”指挥部的女仆长皱起了眉头,用手遮住口鼻。

    “哎呀、抱歉抱歉。”汤姆森捻灭了烟头,“不过才刚刚结束作战,就让我也轻松一下嘛。”

    “哼……下次可别让我看见。”

    “嘛,这次就算了吧,反正也没有其他人形在。”春田无奈地笑着,“那汤姆森,可以麻烦你替我们去采购吗?”

    “噢……今晚有party?”汤姆森摸了摸下巴,随口猜测道。

    “你也就这种时候猜的最准。”G36丢了个白眼。

    “哈哈哈。”汤姆森敷衍地笑了几声,“那么购物清单在……?”

    “这里。”64式适时地递来购物清单,“汤姆森小姐还请带上通讯器,以免我们漏掉什么食材。”

    “好嘞,交给我吧。”汤姆森接过记录板,挥挥手,看着记录板一边嘟囔一边离开了,“唔……这么多啊,把灰熊那家伙一起带去好了,她应该更换完机体了吧……”

      目送着汤姆森的背影远去后,春田转过头来,“那,我就去找一下M45,两位先准备一下已有的食材怎么样?”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用通讯器的吧?”G36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春田,“人形宿舍不是都有配备?”

    “啊啦……”春田恍然,“完全忘记了……”

    “春田小姐从早上起就有点紧张呢。”64式在一旁笑呵呵地补刀。

    “诶?我看上去很紧张吗?”春田惊讶地捂住了嘴,“我以为自己一直跟平常一样呢。”

    “也不是说紧张吧。”G36难得地笑了笑,“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平静,但行动上就有点……就像刚才那样。”

    “平常的春田小姐不会忘记这种小事呢。”

    “对呢。”

    “啊……这可真是。”春田肩膀松了下来,“毕竟在这个指挥部准备宴会的餐点还是第一次呢。”

    “我懂的。”G36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帮手还有很多呢。”

    “那么找人就交给我,你们两位先去厨房吧。”64式微笑着合掌道。

    “嗯。”

    “那就拜托你了。”

      大约早晨7:45时,厨房内的作业终于得以正式进行。

 

 

※6月21日 9:00

 

      日上三竿,宿舍内的人形们陆续醒来,准备迎接作战后的第一个假日。而手枪宿舍内P7的床铺干干净净,她本人却早已不见踪影。

    “诶?P7又跑到哪里去了?”宿舍内最早醒来的托卡列夫揉着眼睛,发现对面床铺的P7早已不见踪影。

    “谁知道,大概又去搞事情了吧。”上铺的M1911应道,“真是的,难得有假期就不能安分点。”

    “嘛,不过我昨天好像听见P7在那里嚷嚷什么……有party?”靠近门边床铺的柯尔特坐在床边,顺手从床底箱子中抄出一罐可乐“啪”地打开,猛灌一口,“哈——果然还是可乐最棒了。”

    “一会儿去餐厅那边看看不就知道了。”PPK漫不经心地戴着发饰,“反正有party也肯定是在餐厅开。”

    “有道理。”M9点头,“纳甘和阿斯特拉怎么还在赖床……喂!起床了你们两个!”

    “唔唔唔唔……”两个赖床人形不约而同地拉起了被子。

 

      与此同时,突击步枪宿舍内56-1的声音响彻整个寝室。

    “今晚有庆功会?!”

    “56儿你吵死了!”97式一把掀开被子,抄起枕头就砸向正在发出噪音的家伙,“难得的假日就不能安静一点吗你这吃货!”

   “吃货怎么了!说明我吃得有品位!”56-1躲开枕头,反驳道,“先不管这个,P7你刚才说谁在掌厨?64式?!”

    “是呀~”

    “糟了糟了,64式这家伙肯定又要拿她的咸腊肠来做饭了!”56-1抱头哀嚎,“霍克呢!NZ75呢!我得赶紧拉着她俩去阻止64式!”

      说着56-1就扑向了门边的通讯器。

    “你到底有多讨厌咸腊肠啊……”已经彻底清醒的97式揉了揉自己睡乱的头发,“我和95姐倒是觉得那玩意儿味道还算不错,你要真这么讨厌干脆去厨房做你喜欢吃的不就行了?”

      56-1正在拨号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好主意啊97!”56-1将通讯器扣回墙上的支架,奔回自己的床铺从床底下的纸箱中摸出珍藏了许久的不明食谱冲出房间,“我这就去厨房!”

      门被猛地拍开,隔壁刚出房门的FNC猛然一惊,56-1狂奔而过带起的风吹得她脸颊生疼,随后P7又带着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搞事笑容从眼前晃过,还留下一句“今晚去吃好吃的~”这种意味不明的话。

      不过到了FNC这里,她就只能听见“好吃的”这三个字而已。

    “春田她们肯定在厨房做好吃的甜点和巧克力!”

      走廊上又刮起一阵风。

    

    “……”97式扒着门探出头,走廊上有不少人形也从房间里探头看向几人离去的方向她摇摇头,叹道,“嗨……厨房怕是要乱了,还是提前同情一下春田她们吧。”

 

      步枪宿舍这边倒还算安静,在战场上需要专心瞄准的步枪人形们平日里大多也都很沉稳,然而此时却有个人在走廊上东张西望地找寻着什么。

    “菲儿这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FAL一早起来就发现以往都会睡在身边的雪貂不见了身影,在房间里也没有找到它,顿时心情就有点焦躁起来,“难道说又是57这家伙的恶作剧么……”

    “嗯?”WA2000从房间里出来,正撞上四处探头的FAL,“你在干什么呢?”

    “嗯……”FAL回头应道,“菲儿不见了。”

    “菲儿?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只雪貂?”WA2000有些惊讶,“那只貂也会乱跑啊?”

    “是啊……平时明明都待在我身边的,今天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唔……要不要去厨房那边看看?”WA2000低头沉思了一下,提议道,“春田昨晚说今天晚上有庆功会,现在估计正在厨房准备。你的貂也许在那里也说不定。”

      说着她撩了下垂下肩的头发。

    “正好我也想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起来吗?”

    “啊……好的。”FAL点点头。两人便并肩走向厨房。

 

      位于另一栋楼的小队专属宿舍中,调色板小队的房间内一大早就少了两个人。

    “咦?RO和马卡洛夫呢?”92式醒来后走进客厅,却只看见一个绿毛和司登坐在沙发上看着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喊我绿毛!”AAT-52有些生气地喊道,“她们俩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要布置会场。”

    “啊……今晚有庆功会来着。”92式恍然,点点头,“那……我就去厨房看看吧。”

    “你跑去厨房干什么?”

    “难得的机会,我也想一展厨艺啊~”92式语气轻松得仿佛是要出去散个步。

    “92原来会做饭啊?”司登好奇地加入了对话。

    “哼哼,今晚等着一尝我的手艺吧”92式露出了嘚瑟的笑容,瞥了AAT-52一眼,“保证让你们好吃得舌头都掉出来。”

    “哈!你就吹吧,要是不好吃我可是会狠狠地嘲笑你的!”AAT-52不服气地撇开脸。

    “好啦AAT,你们就少说两句吧。”司登微笑着,“我会期待今晚的餐点的,92。”

    “嘛,你们就等着晚上吃吧。”92式拿着不知何时从房间里翻出来的几个红红的瓶罐,推开了门,“我先走了。”

      临走前她转过头来,平常面无表情的脸这时露出一个微笑,留下一句“希望你们对辣味有点抵抗力。”便关门离开了。

      AAT-52和司登呆坐在沙发上茫然地望向门口。

    “她刚才是不是笑了?”

    “是的。”司登摸摸胳膊,试图抚平刚起的鸡皮疙瘩,“而且看上去不怀好意。”

    “要不我们还是别去吃庆功会的餐点了?我可完全吃不来辣。”她建议。

    “你确定?今晚肯定有春田掌厨。你不是最爱吃她的苹果派了么。”AAT-52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司登。

    “唔唔唔唔……”司登抱住了头,哀嚎着。

    “没办法,只好努力发挥我作为冲锋枪人形的回避优势了!”

      AAT-52顿时在一旁翻了个白眼,觉得还是不要把她作为一个冲锋枪人形却总在作战中平地摔的事实甩她脸上比较好。

 

 

      所以当春田在搅拌奶油时瞥见56-1和FNC偷偷从门边溜进来的时候,她原本有些高昂的心情顿时就跌落了谷底。

      没记错的话今晚有庆功会的事情应该只有少数人知道,她原本以为最多也就只有WA2000会过来帮个倒忙,没想到居然还招来了两个“厨房搞事精”。

      现在厨房里恰好没什么人,G36和64式带着小推车去采购回来的汤姆森那里运材料了,M45正在厨房另一端烤面包发现不了,而且她性格比较懦弱又是冲锋枪人形根本抗不过这两个搞事的突击步枪,于是春田不动声色地让自己身边的三个傀儡人形分散开来,又让去食材室拿东西的傀儡人形悄悄地跟在她们后面准备突袭——然而原本完美的驱逐计划被一只突然闯入的小白貂给彻底打乱了。

      它从半开的窗户跳了进来,落点正是春田正在搅拌的奶油盆。

    “啪唧。”

    “……”

      厨房里的所有人都僵住了,56-1和FNC躲在灶台后面看着溅了一身奶油却仍然挂着“微笑”的春田瑟瑟发抖,春田的傀儡人形们也都愣住了,一时之间整个厨房安静得针落可闻。

      曾跟随FAL上过无数战场,面对生死依然淡定的小白貂此刻窝在奶油盆里从爪缝间用圆圆的黑眼睛着春田皮笑肉不笑的脸,生平体会到因害怕而动弹不得的恐惧。

      下一秒它就被春田从奶油盆里拎了起来,皮毛上附着的奶油不断滑落至盆中,当小白貂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和春田持平后,忍不住打了一个颤,因为它仿佛在那美丽的祖母绿眼瞳中看见了高涨的怒火——于是一个眨眼后它就发现自己已经在空中做起了自由落体。   

    “啪!哗啦——”然后掉进了一旁放了半盆水的水池,紧接着就有水流冲击头顶,一双手开始大力揉搓它的皮毛。

      春田指挥着一个傀儡人形负责清理这只捣乱的小白貂,自己则脱掉沾满了奶油的围裙,擦去脸上溅到的奶油,又倒掉盆里混杂了泥土与貂毛的废品,在另一个洗碗池中清洗钢盆,沥干水后重重地敲在大理石台面上,令她身后偷偷摸摸看过来的两个人形顿时一抖,随后就发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衣领——

    “你俩在这儿鬼鬼祟祟地想干什么?”G36放大的脸出现在视线里,一直皱着的眉头与不善的语气令56-1和FNC顿时缴械投降。

    “停!我只是来帮忙的!”56-1高举双手申明自己的无辜。

    “我……我也是来帮忙的!”FNC急忙附和道。

    “……”G36露出了怀疑的眼神,“我看你们俩只是来捣乱的吧。”

    “怎么会呢!”56-1不开心了,“俺可是个老实人!”

    “……”被说中的FNC无力反驳,冷汗直流。

      拎着衣领的手一松,两人坐倒在地上,身后的女仆长站起身来拍拍围裙,瞥了她们一眼,扭过头去。

    “算了,这次就放你们一马,赶紧过来帮忙。”

    “等等!”56-1伸出尔康手,“我有自己想做的菜!”

    “咦?56儿你会做菜?”抱着两袋面粉进来的64式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并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补上一刀,“你不是一直负责吃的么?”

    “噗……谁谁谁、谁说的!”56-1捂住心口,恼羞成怒地反驳道,“虽然我吃的时候比较多,但我也是会下厨的!”

    “而且就算做的不那么好吃,也比你那咸味腊肠好吃多了!”

      说着她就从屁股兜里掏出了一张折起来的纸抖开,“再说了——我这儿可是有食谱呢!才不会像霍克那样尽做些黑暗料理!”

      64式靠近去看了看,眉头一挑,“56儿,这个配方……怎么……”微妙的眼熟啊。

    “哎呀反正做出来肯定好吃你就别管了!”56-1缩回手,“所以给个灶台不?”

    “……唉。”G36揉了揉太阳穴,“算了,反正现在还有两个空着的灶台,挑一个用吧。”

    “诶?”“好嘞!”64式和56-1同时出声。

    “等、等等啊G36小姐,你忘了去年中秋的时候56儿的月饼把多少人搞进修复室了么?”

    “……我知道。”G36捂住自己的眼睛,吐出一口气,叹道,“反正劝也劝不回去,干脆就让她做吧。”

    “到时候在菜边上放个牌子示意下是谁做的就行了。”

说完G36就拎起脚边的一篮鸡蛋走向正缺鸡蛋的春田,64式看了看可怜兮兮躲到厨房门口的FNC和已经燃起斗志把厨具搞得乒铃乓啷响的56-1,翻了今年的第一个白眼。

 

      厨房于是得到了短暂的安宁。

 

      然而不出半小时,木质门框被“咚咚”敲响,FAL略显生硬的声音在厨房门口响起——

    “不好意思,你们有看见菲儿么?”

    “……”

    “……”

    “……”

    “……”

 

    “……抱歉打扰一下。”面对突如其来的沉默,FAL有点茫然,只好打了声招呼便在厨房中四处巡视起来。

    “嗯?不是在那儿么。”WA2000的视线首先往春田所在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水池中漂浮的小白貂,伸手指给FAL看。于是FAL闻言顺着她的手看去——

    “菲儿?!”

      WA2000只感觉到身旁一阵狂风,紧接着就看见FAL已经到了水池边上捞起了自己的貂猛烈摇晃。

    “喂菲儿,没事吧!你们对它做了什么?!”

    “……没事的FAL,我们只是给它清洗了一下。”看见FAL如此紧张,造成这一场面的“罪魁祸首”春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它掉进了奶油盆……”

    “诶……?”FAL惊愕地抬头看向春田又看向手中瞪着眼看她的小白貂,“啊……醒了。”

 

      ……

 

    “抱歉,菲儿给你们添麻烦了。”FAL让雪貂趴在肩头,微微俯身道歉。

    “没事的!下次小心点就好。”春田走上前摸了摸小白貂的头,温言安抚道。

      被摸了头的小白貂顿时回忆起先前的惨痛经历,瑟瑟发抖,双爪捂眼不敢直视春田,然而FAL并未发觉自家宠物的不对劲,直起身来再三道歉后就带着小白貂走了。

      众人目送着FAL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充满了对小白貂的同情——节哀吧,惹到春田算你倒霉。

      正挥着手送走FAL的春田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回首便看见了自家妹妹好看的脸,顺便听见了一句她这辈子都不想听见WA2000说的话。

    “我也来帮忙吧。”

      春田已经不想数这是今天第几次僵住了笑容。

 

    “诶……WA酱。”春田艰难地握住了WA2000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转身,“厨房人手已经够用了喔,WA酱今天好好休息就行了。”

    “没事。”WA2000偏过脸,目光闪烁又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总不能就看着你一直忙。”

      噗——

 

      真、真可爱。

 

      即便妹妹别扭却又关心自己的神情让春田内心受到了莫大的治愈,但这并不能改变WA2000是个“厨房杀手”的事实,春田内心的天平在妹妹和厨房之间摇摆不定,这一抉择困难得令她几乎吐出一口老血。

      G36静静地看着一本正经地手持大刀剁猪骨的56-1和已经在烤箱边等苹果派出炉的FNC,又瞥了眼在门口僵持不下的WA2000和春田以及不知何时自说自话抱着奇怪的瓶瓶罐罐占用了一个灶台的92式,终于放弃再掺和进这场闹剧之中,面无表情地继续手头的工作。

      最后春田还是败下阵来,允许WA2000使用最靠进门口的那个灶台以免她出点什么意外导致整个厨房都要遭殃,于是厨房里四个真·厨师、一个厨房杀手、一个吃货、一个黑暗料理制造者以及一个不定因素首次达成了共存。

      四个真正会下厨的人形胆战心惊地各自按计划准备菜单上的食物时,56-1式一脸轻松地开火、倒油、下葱姜蒜,爆香后再哗啦啦倒进去一堆螺蛳,操作熟练得像个大厨,看得64式一愣一愣的,还以为这次56-1终于不会再搞什么五仁螺蛳出来了,正准备松一口气,就瞅见56-1自信地掏出一个密封罐,“啪”地打开——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顿时弥漫了整个厨房。

    “56儿你这是要做什么?!”首当其冲的64式捂着鼻子,几乎要晕过去,“要做螺蛳粉为什么不早点讲!”

    “哈?不就是臭了点儿么!”56-1毫不在乎地扬了扬手中的铲子,“吃的时候你们肯定会感谢我的。”

    “不要说吃了,现在就给我把这个生化武器丢出厨房!”G36紧紧捂着口鼻,露出了今天最凶狠的表情闷吼道。

      FNC和M45已经晕了过去。

      WA2000手上的刀掉落在被她砍得破烂不堪的砧板上,原本应该在砧板上码好的食材现在都成了碎末,而她本人则捂着鼻子以战时撤退的速度迅速地逃出了厨房。

      现场除了56-1以外唯一一个没有捂住口鼻的春田沉默着走到正欢快地炒着酸笋的56-1身后,右手臂迅速勾住56-1的脖子,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将左臂顺势压上,用力一收——“呛啷”一声,锅铲落地,56-1也软软地趴在了地上,春田利索地关了火,拎起56-1和她装有酸笋的密封罐一起丢到了门边,拍了拍手,微笑着回望众人。

    “那么我们继续吧。”

    “等等。”G36皱着眉走了出来,将手上的东西递给春田,“你忘了绳子。”

    “啊啦~谢谢。”春田带着愉快的笑容,唰唰两下给昏迷中的56-1来了个五花大绑,又在她头顶上方贴了张纸:扰乱厨房者后果如下。

    “这下总算能好好做饭了呢。”春田抚着脸笑道,环视着厨房里的众人形。

    “……”躺在地上的FNC突然打了个冷颤,醒了。

      92式依然冷静地往烧开了水的汤锅里下面条。

      WA2000还警惕地躲在厨房门边上等待气味散去。

      64式和G36则一脸习以为常地摇醒了晕倒的M45继续工作。

      春田抬手看了看表,微笑着合掌道,“好,那么大家饿了的话就先吃点我放在餐厅桌上的三明治吧。吃完以后回来继续。”

    “再不快点就赶不上晚上的庆功会了呢。”

 

※6月21日 13:15

 

    “她们应该还在忙吧。”

      刚刚从外面的餐厅吃完饭回来的97式和95式各自抱着一大袋慰问饮料走向厨房。

    “是啊,就是希望56儿不要因为捣乱被扔出来才好。”

      97式苦笑着回应姐姐的话,然而下一秒她的脚就踢到了一个不明物体,险些被绊倒。

    “哇!什么东西……”

    “咦?56?”

      听到姐姐的声音,堪堪站稳的97式回头一看,顿时瞪圆了双眼。她看到了什么?56-1被五花大绑在厨房门口示众??

    “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97式翻着白眼,“还真被丢出来了啊。”

    “咦?”64式从厨房里探出头来,“95、97?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送点慰问品。”95式从怀里的袋子中摸出一罐可乐递给64式,“来。”

    “所以这家伙怎么回事”97式努努嘴,“而且总觉得这里有点奇怪的臭味……”

      64式“啪”地打开可乐,划破了一根手指,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就淡定地从兜里掏出一枚创可贴贴上,咕咚灌了一口可乐又朝56-1翻了个白眼后才答道。

    “56儿在厨房里做螺蛳粉,刚掏出酸笋就被生气的春田给丢出来了。”

    “噗——哈哈哈她居然在厨房里做螺蛳粉?!”97式顿时笑出了声,“怪不得这儿老有股那什么的味道哈哈哈……”

    “好啦97,别笑得太过分了,56只是贪吃了一点而已。”95式用胳膊轻轻地撞了一下97式,抱着饮料进了厨房,“赶紧来把饮料分一分。”

    “来了来了。”

    “64,别拿那边的罐装可乐了!还是喝瓶装绿茶吧。”

    “……”

 

    “那我们就把这家伙带走啦。”97式与64式打了声招呼,便拖着56-1的领子和95式回寝室去了。

 

 

※6月21日 15:35

 

    “FNC小姐!”一向轻声细语的M45难得大声说话,“那边的巧克力包不可以吃!”

    “唔呣唔呣……”FNC努力咽下口中的面包,紧张地捂住了M45的嘴,“别这么大声啦!被春田她们发现就糟了。”

    “啊啦~什么被我发现就糟了?”春田透着怒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FNC一惊,背后顿时冷汗直流。

    “春、春田小姐……”FNC机械地转头,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解,“这个、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吃……喔……”

    “嘴巴旁边沾了巧克力酱喔。”春田微笑着伸出手在FNC嘴边轻轻抹了一下,刚刚淋过水的微凉指尖在她脸上划过,激起FNC一身鸡皮疙瘩。

    “帮你擦掉了喔。”春田此刻的温言软语在FNC耳边已经无异于恶魔的低语,她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终于一闭眼大喊道,“非常抱歉!我再也不偷吃了!”

    “乖孩子~”春田拍拍FNC的头顶,笑意盈盈,顺手指了指窗外,装作不经意道,“FN-49好像在找你呢。”

    “我马上就去!”FNC一边大喊着一边从窗户口跳了出去。

不一会儿窗外就传来了某不知名人形的惊叫声、撞击声以及各种混杂在一起的声音。

    “啊啊啊啊——”

    “噫呀啊啊——!”

    “好痛!你干什么从上面跳下来啊!”

    “呜呜呜呜呜……”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

 

      ……

 

      路过的马卡洛夫看着一片混乱的人形们,无言地望了望头顶敞开着窗户的厨房,转身离开了。

 

 

    “嗯?你去哪儿了?”RO635在大厅里指挥着自己的傀儡人形装饰楼梯,一转头就看见马卡洛夫从门口进来。

    “去拿点装饰用的东西。”马卡洛夫答道,“虽然人手少了点,但我现在觉得指挥官让我们来布置会场真是太好了。”

    “啊?”

    “没什么,快准备吧。”

 

 

6月21日 18:00

 

    “咳咳,我现在宣布——庆功会正式开始!”指挥官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在众人形的热切目光下宣布了庆功会的开始。

      人形们的喧闹声几乎一瞬间就淹没了整个大厅。

      指挥官在宣布完以后就被几个毛子人形给拖去疯狂灌酒,不一会儿就醉醺醺地趴在了桌上。春田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轻轻地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微笑着看向狂欢中的人形们。

    “不去吃点东西?”G36示意跟在自己身后的G36C去找其他冲锋枪人形,自己则拿着一杯红酒走向春田。

      春田抿嘴笑了笑,“毕竟一个下午都在试吃呢。”

    “也是。”

      P7愉悦地穿梭在人形间,时不时突然伸手抽走某个贪吃人形正在大快朵颐的巧克力包,又悄悄躲在桌后把步伐缓慢地寻找吃食的G11绊了个狗吃屎,还偷偷摸摸地把准备吃点凉面的AAT-52和司登手边的冰水兑了辣椒酱再放回去。

      于是没过一会儿AAT-52的惨叫声几乎掀翻了屋顶,司登抓起手边的杯子就往她嘴里猛灌,灌到一半才发现拿的是辣椒水,而AAT-52已经躺在地上翻起了白眼,嘴唇红肿得像两根香肠,画面惨不忍睹,而作为罪魁祸首的92式却津津有味地吸溜着面条,丝毫不在意自己队友的死活。

      P7感到快活极了,想要搞更多的事,于是她想起据说被春田一怒之下丢出厨房的56-1,坏笑着开始搜寻目标。56-1此时正被NZ75和97式霰一边一个胳膊架着走,她被绑了几个小时,现在一想起春田的脸腿肚子就有点发软。

    “哎呀要我说你就是作孽,做什么不好你做螺蛳粉,做就做吧你还要在春田眼皮子底下做,活该被绑。”97式霰一边架着56-1一边数落她。

    “就是啊你做啥都行,咋能做螺丝粉呢。”NZ75附和道,“幸好春田把你绑了,要真做出来这一屋的人形今晚都得出去露宿。”

    “呸。”虚弱的56-1依然保有作为吃货的尊严,“那不是臭!那是香!你们这些没吃过螺蛳粉的愚蠢人形是不会懂的!”

    “你还是留着自己享受吧,反正我俩是享受不来。”

    “哎哟,是春田!掉头掉头,瞅见她我就有点害怕……”

    “你咋恁多事儿!”

    “唉……走吧走吧。”

 

      P7张望了半天,终于在门口附近发现了56-1,于是她兴致满满地从一大堆人形中间钻了过去,然而走着走着却撞上了一对丰满的胸部,她捂着脸退开两步,不满地抬起头刚想骂人就看见春田挂着渗人的微笑看着自己。

    “……你、你想干嘛。”

    “没什么。只是我听说今晚有庆功会的事情……是你告诉56-1她们的?”春田半眯着眼睛,祖母绿的眼瞳中透着危险的光。

    “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庆功会的事的呢?”

    “我……我……”P7心里有些发怵,她还是挺清楚惹火了春田会有怎样的后果的,因此她的目光不断游移着,试图寻找逃跑的机会。然而一只搭上了肩膀的手彻底断了她的后路。

    “我也想听听看呢。P7。”G36难得在不戴眼镜的时候露出了“温柔”的笑脸,在她身后说道。

    “我……”

      眼看着两个高大的人形挂着恶魔般的笑容不断逼近,P7终于醒悟到——搞事,是会有报应的。

 

 

※6月22日 10:00

 

      指挥官神色萎靡地拖着脚步走进指挥室,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抱头感受宿醉带来的剧烈头痛,打心底里发誓再也不要和毛子人形们一起喝酒。

      春田敲响门扉,推门进来,脸上依然挂着温柔的笑容。

    “早上好,指挥官。”她说,“向您报告,昨晚的庆功会已经清扫完毕,一切顺利。”

    “啊啊……辛苦了,春田。”指挥官勉强抬起了沉重的脑袋,“没遇到什么麻烦事吧?”

      春田眯了眯眼,被洁白布料包裹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眼波流转。

    “谁知道呢~”

      她歪了歪头,嫣然一笑。

 

      这个夏日到来的第二天,自厨房展开的大作战终于落幕。


FIN.

评论(14)

热度(29)